6ilqp有口皆碑的小說 奶爸戲精 麪包不如饅頭-第兩千九百七十四章 再累也得拉上他們跑相伴-rwbrd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关荫刚到一家银行门口,关二的电话过来。
“啥时候转去?”关二问。
关大道:“我昂到银行门口。”
“那我比你们厉害,一早上就转过去了,当然,用的是你们给我的钱。”关二理直气壮呢,“我寻思,你给我的那就是我的,我凭啥不能当我挣的花呢?”
挨骂了?
昂!
“妈说我是死皮不要脸,我反正不管。没钱,就找你们要,你们要没钱,那咱一起挣钱去。”关二道,“我就是提醒你一下,这事情咱们不能荒废,每个月都要及时。关三那小子,蹲部队里出不来,借他们大队长的手机,刚也把钱转回来了,比上次多了点,估计补贴高。”
关荫道:“那你不要管,我挣的钱那就是咱仨挣的钱。”
“我又不脑残。”关二道,“就通知你一下,一直都是你提醒我,这几天估计你太忙了。那我忙去了啊。”
忙啥?
“跟人掐架呢,十八个掌门有十七个想造反。”关二手里的苗刀抖得哗啦响。
那还有个呢?
“早被我给灭了。”关二道。
主要是勾结外贼,试图推翻总掌门的宝座。
这就给关二极大的理由下死手。
“公家的钱,门派的钱,一分也别要,咱不要工资。”关荫提醒道。
关二很震惊:“那五个娘娘一周给我好几个红包我凭啥要别人发工资啊?”
关荫想了下,给老妈打电话。
不能忽略小妹的功劳。
“她有啥功劳,一天除了吃喝就是跟人去掐架,前两天还把个相亲的给打了,还把人家告到上头了。”关妈很无奈。
关荫奇怪道:“又咋回事啊?”
原来,关二一同学,特别要好的那种,刚结婚,找关二吃饭,顺便带了个什么朋友,还是在知府府上班的,用意很明显。
关二原本不搭理,可对方老把那块劳力士往她面前凑。
这不是欠抽吗?
最欠抽的是,一听关二没谈个人事情的想法,他当面来了一句:“你家的感情是都被关大谈完了吧?”
关二刚抄起菜盘子那丫还来了一句:“听说队伍里几十个都是备胎……”
好嘛!
那一菜盘子下去,那孩子三天都没张得开嘴。
关二没再打他,但实名向知府府举报。
你一个号称祖上三代都是贫农的人,一个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的人。
你十八万的劳力士,还尼玛镶钻了。
你哪来的?
当然了,半步宗师出手肯定没那么简单。
“说谁都可以,说我哥,我让你这辈子都别想好过。”关二可不是善茬儿。
这事儿,知府府到现在也还没个处理结果呢。
表,是对方借的。
但话是他自己说的。
但这话又没构成犯罪。
咋处理?
倒是有人激动地想把那小子开除了。
知府把这件事压下去了。
没事,一个自以为喝了两杯,又有什么狐朋狗友,还有网线上网的小二逼,你闭嘴就可以了。
然后?
然后你还要什么然后?
你不是在知府府工作呢吗还要什么然后?
当然了,那帮女魔头要是跟你没完那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关荫一听还有这事儿,有点高兴了。
好啊,关二也能经常跟人掐架!
好!
“我转过去了啊,这次多转点,前段时间去央视参加节目,给了不少钱。”关荫说。
关妈叮嘱道:“给那老两口也要照顾点。”
咋照顾?
他们又不缺钱。
“我娃真瓜的么,将来有儿子,有一个肯定要过去的,你现在这么割裂,将来你儿女难道也割裂?再说,他们不欠你,为了你,人家付出的不比我们少,谁都没让你过去,但是你该照顾的不能少。”关妈说。
关荫只好答应:“这次回去就要他们工资卡。”
“你咋对待咱们,就要咋对待人家,娃,当年那两个人为你丢过一次命,不能再叫他们再丢一次命,要暖人,不要冷心,世上多个为你好的人,不易!”老妈谆谆善教就担心这铁头胡整呢。
逆反情绪可以有,但你必须努力克服去。
关荫只好答应,然后偷偷问:“妈妈小金库攒多钱了?”
关妈笑呵呵:“反正我一直存,估计现在也有几十万了,这笔钱,要给我孙女。”
啧!小可爱还给自己攒百宝箱呢奶奶给人家把几十万都攒到了!
关荫得意洋洋溜达着钻进银行,办事员一看有点奇怪。
你来干什么?
“找茬。”关荫背着手训话,“我看你们坐着一动不动,这是十分要不得的,你起来,走两圈,做五百俯卧撑,做不到,你就是没好好办公!”
办事人员哈哈大笑,这货一说话人就那么爱听呢。
“我们这不是网店,办事要到窗口来,那机器没法用,应付检查的。”人家也没瞒着他。
关荫过去往窗口一坐,这会儿正是吃午饭时间。
就他一个办业务的客户。
“转一万。”关荫把证件递进去。
办事员奇道:“这老卡,转给谁啊?”
“我老妈。”关荫笑呵呵说道,“就是电话短信一提醒,她心里能轻松一点,要不然,看着到发工资的时候人家都有工资,她买菜都得晚上才敢去,找最便宜的。”
办事员叹道:“跟我妈妈一样,老太太早上抢超市,她都不敢跟着,只有菜市场下班了都,才敢去买点最便宜的。老一辈,过的太苦,不过你提醒我了,这个办法好,我们兄妹七八个人呢,每人每个月给妈妈转一千块钱,老人家心里都能安稳一点,行,这招儿我就拿去不谢了。”
忽然,旁边传来当的一声。
一个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头发特别长,拿着个玩具电话,正不知跟谁说话的中年男子,把一把菜刀拍在另一个窗口。
“没事,你那才多大点事情,放心,我马上有钱,给你转一个亿过去,够用吧?没事,我办事哪会出过差错。”那人嘴里说,然后一声吼:“打劫!”
办事员忍俊不禁,关荫却看明白了。
这是精神有点差错的人啊。
可怜人。
但这个人天性绝不坏。
他明明可以过来挟持人,却跑到没人的地方虚张声势。
这是有故事的人。
“有事情做了。”关荫叹口气,起来过去把菜刀夺过来,让办事员先别报警。
他得问问,这位老哥到底出了什么事才变成这样子。
知府跟他汇报过,这里可是有一家专业的国立的疗养院。
怎么没有把这位老哥收进去?
他这个样子吃什么?
但对方的力气很大。
他好像对那把刀特别有依赖,竟丢下其它东西拼了命地去抢夺。
这不是一般行凶之人应有的反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