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lqw优美言情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笔趣-第四百三十一章 魔僧棺槨?(第二章)看書-0q7xd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金佛古洞。
陈宣动用了那枚金色钥匙,再次开启了最深处的传承古洞,一龟一龙和一人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被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带着,进入到了一个古朴的洞府内。
“混沌祖液!”
龙龟和赵日天看到眼前的金色池子后,全都眼睛中放出神光,兴奋无比,而后不约而同扑了下去。
扑通、扑通!
两货直接跳了下去,在里面洗澡。
“龟哥,你要是在敢在里面拉屎,我灭了你。”
陈宣威胁,紧跟着跳了下去。
世界异变将至,他要尽快着手突破才行。
“放屁,这是咱们自己的东西,我怎么会乱拉,又不是别人的。”
龙龟在里面游泳,不断地喝着里面的液体。
赵日天也是兴奋的嗷嗷大叫,四肢扑腾,留下了一片又一片水花。
“我要在这里闭关,你们不要打扰我。”
陈宣开口,进入到了最深处。
整个池子极其广阔,他上次吸收了三分之一都不到,想要给吸收完,没有几年的功夫想都别想。
从【苏醒境】到【法身境】看着简单,实际上修炼起来极其困难,陈宣也不指望自己能进入法身,能修炼到哪一步就修炼到哪一步。
他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修炼天才。
只是一个带着半灵不灵作弊器的挂壁罢了。
“震天封魔诀我已经练到了第五重,马上就要进入第六重,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更进一步。”
陈宣暗道。
就在他准备盘膝坐下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道青色光幕浮现而出,一行行字迹闪烁不停。
‘天地第三波异变已经到来,束缚这片天地的最后一重枷锁将要打开,群雄争霸,仙神复苏的时代或许到了,古老的遗迹将会为这片大陆招来难以想象的大敌。’
‘主线任务激活:突破法身境界。’
‘支线任务激活:找到金佛古洞深处隐藏的机密。’
“嗯?”
陈宣忽然眼睛一闪,露出异色。
找到金佛古洞隐藏的机密?
难道这金佛古洞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魔僧不会还活着吧?
他猛然向着四面八方看去,整个古朴的洞府一目了然,除了这方巨大的金色池子,再也没有其他物品。
“龟哥、赵日天,这片区域有古怪,你们帮忙找找。”
陈宣喊道。
龙龟和赵日天正在远处游泳,听到陈宣的话语后,顿时脸色一怔。
“有古怪?什么古怪?”
龙龟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们先找,我要闭关。”
陈宣开口。
他不再理会龙龟,而是走到深处,盘膝坐下。
龙龟它们能找到最好,找不到的话,等他醒来再去寻找也是一样。
轰!
陈宣盘坐之后,立刻运转起了【震天封魔诀】,体内的五个气旋同时旋转起来,化为一道道恐怖的漩涡,开始将外面的混沌祖液能量,向着体内牵扯而去。
一股股无形的可怕能量,浩浩荡荡,迅速汇聚而来。
他上次在这里吸收了大量的混沌祖液,使身体达到了一种饱和,如今在外面过去了这么久,体内的混沌祖液早就被消化干净。
所以这一次,可以肆无忌惮的吸收。
在陈宣开始修炼的时候,龙龟和赵日天全都练练咋舌,能明显感觉到这池子的液体,在源源不断的向着陈宣那里汇聚而去。
一片片恐怖的精气如同沸腾一样,铺天盖地,呼啸而过,化为一层层金光,消失在了陈宣体表。
“这小子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好变态的吞噬力。”
龙龟吃惊道。
“龟哥,这地方真有古怪,不会他故意骗咱们吧?咱们先喝混沌祖液。”
赵日天说道,继续开始狂饮起来。
龙龟也立刻反应过来。
两货在远处的池子疯狂牛饮,咕嘟咕嘟作响,腹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起来。
上次吃下菩提果好不容易才瘪下去的肚子,这一次再次开始鼓了起来,肉乎乎的像是两个皮球一样。
到最后这两货彻底喝不下去了,感觉到身躯将要炸开了一样。
“不行了不行了,老子再喝就要爆体了。”
龙龟连连摆手,浑身圆鼓鼓的,龟壳都被撑大了,向着池子的一侧靠去。
赵日天也是被撑得圆乎乎一坨,只露四个小短腿在外面。
“嗝!”
它打了个饱嗝,身躯忽然不受控制的迅速下沉,赶忙大叫道:“龟哥救命。”
它四个小短腿拼命扑腾,但是身躯实在太沉了,在迅速向着池子里面坠去,吓得它魂飞魄散,不会被淹死吧?
龙龟一阵无语,懒得鸟它。
堂堂龙族要被淹死,那才叫见鬼了。
“有什么东西在拉我,快救我,咕嘟嘟…”
赵日天大叫一声,迅速沉入了池子底,池子中开始迅速往外冒出气泡。
龙龟脸色微变。
这池子不会真有古怪?
它立刻扑腾四肢,迅速游了过去,钻入池子底部。
只见赵日天被一股无形的吸力扯着,迅速下坠,坠到最深处的时候,直接将池子的下方撞出了一个圆洞,身躯嗖的一下被吸了进去。
龙龟大吃一惊,赶忙迅速游了过去。
被赵日天撞出来的圆洞虽然看起来不小,不过比它的龟壳还小了一些,它想钻进去,钻了半天也没有任何效果,赶忙将脑袋伸长了,向着里面望去。
“卧槽,什么鬼地方?”
龙龟脸色一变。
“龟哥,救命,救命则个。”
赵日天惊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一个面色煞白,四肢被牢牢锁住的和尚,一脸诡异笑容,在死死的盯着赵日天,伸出猩红猩红的舌头,向着赵日天身上一遍又一遍舔去。
刷刷刷!
赵日天被舔的浑身鳞片都倒竖了起来,惊恐无比,四肢在胡乱扑腾,但却像是有一层诡异的力量束缚住了它的身躯一样,让它再怎么扑腾都始终扑腾不出。
“救命啊龟哥…”
赵日天连连嚎叫,回头看向那和尚,惊骇大叫:“你舔尼玛啊,别舔老子了…”
龙龟看到那和尚的面孔顿时吓了一跳,打了个冷颤,赶忙缩回脖子,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它想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但那和尚却看向了龙龟,露出诡异笑容,嘴巴一张,发出一股吸力,笼罩住龙龟,将它也迅速袭来。
龙龟吓得寒毛倒竖,赶忙缩入龟壳中。
砰!砰!砰!
龟壳一次次的撞在池子底部,发出闷响。
龙龟赶忙迅速的扑腾着四肢,向着外面狂逃,惊骇大叫:“麻蛋,别吸老子,老子不好这一口!”
它疯狂扑腾,龟壳上爆发出一片片璀璨的神光,终于从这股吸力中逃窜了出来,惊骇无比,迅速向着池子外面钻去。
终于,脑袋冒了出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赶忙向着陈宣那里逃去。
不过刚靠近陈宣,忽然脸色一变。
“不好,这小子说不定在最关键的时候,现在还不能打扰他,完了,赵日天要死了,这可如何是好?”
它急得来回乱转,忽然平静下来,徐徐的吐了口气,脸色平淡。
“赵日天死就死吧,管我什么事,老子不知道,老子没看见。”
它挺着个大肚子,向着岸边迅速游了过去。
“龟哥,救命哇,麻蛋,别舔老子了,你舔你自己。”
赵日天大骂的声音依然从池子下方传来。
龙龟索性往龟壳里一缩,两只手堵住耳朵眼,当做没听见。
“不是老子不救你,而是老子也没辙啊,老子过去了,也只是多条人命而已,你放心去死吧,老子会给你报仇的。”
龙龟暗道。
赵日天的哀嚎大叫声音源源不断的从池子下方传来,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伴随着阵阵大骂声音,似乎急的都快哭了。
“狗日的龟哥,你怎么不来救我?”
它痛苦嚎叫,“麻蛋,都说不要舔老子了,呜呜呜,不要吃我,我不想死,我还年轻啊…”
龙龟继续当做没听见。
角落里的陈宣此刻功力运转到了极致,体内的五个气旋在飞速旋转,呜呜刺耳,一阵阵恐怖的能量不断被牵引而来。
五个黑色气旋中开始冒出丝丝黑烟,这些诡异的黑烟开始向着中间汇聚,隐约形成了一个新的气旋虚影。
新的气旋出现之后也开始迅速的旋转起来,并越转越快,牵引到了更多的能量过来。
就这样,时间迅速度过。
陈宣的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体内的气旋之中,转眼间七八天过去了。
岸边龙龟依然将脑袋缩入龟壳中,连头都不冒一下。
赵日天的声音隔三差五的嚎叫一声,从下方传来。
刚开始叫唤的还挺凄厉,但渐渐的已经变得有气无力,叫的也没有之前那么勤快,似乎也早就叫唤累了一样。
龙龟不由得暗暗纳闷。
这赵日天到底遭遇了什么?
不会是被分尸吃的吧,一天吃一口,吃了七八天,所以到现在还活着?
想到这里,龙龟顿时打了个冷颤,更加坚定,不冒头,不出头,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转眼又过去了七八天。
这片金色池子陡然间开始沸腾起来,咕嘟嘟作响,无数的精气向着陈宣的位置汇聚而去,密密麻麻,转眼间整个池子的池水瞬间在原有基础上减少了一半。
龙龟内的龙龟陡然间伸出脑袋,瞪大了眼睛。
随后,它赶忙看向陈宣。
这一刻能明显感觉到陈宣的气息在迅速攀升,如同坐火箭一样,一路狂飙。
“这小子…实力又提升了?”
龙龟吃惊道。
刷!
忽然,陈宣张开了双目,一股灿灿的紫芒从他的眼睛中闪烁而出,如同紫色的闪电,犀利慑人。
震天封魔诀第六重(0/14000)
他眼睛中绽放出丝丝精光。
法身境突没突破他不知道,但震天封魔诀绝对是突破了。
陈宣立刻打开了面板。
内力:52000年(正常两万年)
体力:6800000(正常两百万年)
气数值:100
“又减少了200点气数?”
他眉头紧皱。
现在的气数值在闪烁红灯,颜色看起来极其妖异,就像是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在等着他一样。
不过有过之前的经历,陈宣现在倒是一点也不紧张。
反正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现在再紧张也不可能让气数值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现在过去了多少天了?”
陈宣忽然从池子中长身而起,目光向着一侧的岸边看去。
“嗯?赵日天呢?让你们找的古怪,你们找到了吗?”
他问向龙龟。
龙龟将脑袋彻底钻了出来,连连摇头,叹息道:“天道不公,赵日天不慎身死,陈宣,你要节哀顺变。”
陈宣脸色一变。
赵日天死了?
“我没死,陈宣,救命啊,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赵日天的声音忽然从池子下方传来。
陈宣的目光豁然间看去,精神力穿透池子,一刹那看到了池子底部的一个裂缝,裂缝的另一端则是一片漆黑。
明显,那里存在结界,精神力穿不过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宣眼神一凝。
龙龟也一脸诧异,看向池子底部,大喊道:“赵日天,你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被吃的只剩脑袋了?”
“放屁,他没吃我,他还在舔我,他添了我十几天了。”
赵日天怒喝。
“到底怎么回事?”
陈宣沉喝。
“下面发现了一个诡异的通道,里面有一个和尚,把赵日天吸下去了。”
龙龟说道。
听到赵日天没被吃,它顿时放下了心来。
“什么?”
陈宣眼神惊疑。
他再次想到了之前的那个支线任务,从袖子中取出了【落阳刀】,立刻跳了下去,龙龟仔细想了想,也紧跟着跳了下去。
一人一龟很快来到那个裂缝入口的位置,陈宣将脑袋伸出去观看,不由得脸色一变。
一个脸色煞白,面带诡笑,四肢被粗大锁链锁住的僧人,盘坐在最里面的同道中,伸出猩红的舌头一遍又一遍的舔着赵日天。
赵日天悬在他的面前,已经被禁锢十几天了,之前还嚎叫不停,但现在连叫都懒得叫了,只觉得还蛮舒服的。
“陈宣,你快来救我,他没吃我!”
赵日天大喊道。
陈宣挥动【落阳刀】,将下面的口子再次破开了一分,容许一人通过,立刻向着里面钻了进去。
龙龟立刻跟了过去。
整个同道之内,阴气森森的,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冰冷。
陈宣手持【落阳刀】,脸色警惕,远远地看着那僧人,道:“前辈到底是何人,为何要禁锢住我的朋友?”
那僧人诡笑不停,却是丝毫不答。
“前辈,请恕晚辈无礼了。”
陈宣双手一抱。
弄不清楚这僧人实力的情况下,他也不想贸然为敌,只是五指一曲,一股真气缠绕住赵日天,将它迅速拉了过来。
赵日天被一股强大力量直接给扯了过来,立刻吓得向着陈宣的后背钻去。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那僧人看到赵日天被拉走,顿时发出一阵阵奇特的声音,向着陈宣张牙舞爪,嗬嗬叫着,似乎极其不满。
忽然,他嘴巴一张,再次发出一种可怕的吸力,向着陈宣笼罩而去,陈宣脸色一变,当即感受到了一股恐怖莫测的吸力,让他浑身衣衫稀里哗啦乱飞,身躯就要忍不住直接飞过去。
他再也顾不得其他,厉喝一声,挥动【落阳刀】,一刀向着那僧人劈了下去。
咔嚓!
恐怖的刀罡劈在僧人的身上,直接迸溅出了一片片的火光,像是劈在了神山一样,恐怖而又妖异。
陈宣脸色彻底变了。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变态?
以他现在的功力,催动【落阳刀】居然都劈不动对方?
这是妖孽!
呼!
忽然,陈宣感觉到手中【落阳刀】不受控制,被一股强大吸力笼罩,直接被吸了过去,让他脸色再变。
那僧人一把抓住【落阳刀】,伸出舌头,向着上面舔了起来,一下一下又一下,和刚刚舔赵日天一样。
“小子,他好像喜欢舔东西?”
龙龟惊疑道。
陈宣也发现到了这一幕,原本还想过去抢夺【落阳刀】,忽然脸色稍缓,从袖子中取出了一根大人参出来,一脸笑眯眯的,道:“前辈,想不想吃这个?这个可比你手中的那玩意好吃多了,要不要来一口?”
他说着很是认真的向着人参上面tian了起来,无比陶醉。
那僧人脸色一怔,看向陈宣,随手将【落阳刀】丢了,一把夺来那根人参,一遍遍的舔食了起来。
陈宣暗凛,赶忙将【落阳刀】捡回来,迅速装入了袖子中。
这是个疯子不成?
他向着僧人的身后看去,只见其身后的区域,一片漆黑,存在了一个巨大的通道,不知通往何地。
陈宣再次想到了之前的【支线任务】。
这【支线任务】让他弄清楚金佛古洞的机密,莫非就在这通道里面?
“龟哥,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陈宣问道。
“小子,你不要命了?”
龙龟吃惊道。
“对啊,里面说不定都是这样的疯和尚,我可不想再被抓住了。”
赵日天赶忙道。
陈宣眉头微皱,道:“应该不至于,就算有,也不会危险,大不了给他一根人参就是。”
“这…也好。”
龙龟剧烈犹豫后,答应了。
赵日天就算再反对,现在也没辙,被陈宣带着,向着前方走去。
正在舔食人参的僧人,忽然间挣扎起来,嘴巴中发出嗬嗬嗬的声音,双手接连比划,发出了一阵阵奇怪音节。
“危…危险,不…可…进…”
陈宣脸色一怔,看向那诡异僧人。
“前辈,你…你没疯?”
那僧人忽然呆滞下去,挠了挠脑袋,有些茫然。
龙龟和赵日天也惊疑不定。
“小子,他可能是神智混乱,还有菩提果吗,给他点菩提果看看。”
龙龟说道。
陈宣反应过来,取出一些菩提果交给了那僧人,那僧人一脸狐疑,一抓大把,开始舔了起来。
菩提果中自带佛性的光辉,具有佛家顿悟的力量,刚开始的时候,那僧人还没什么表现,但舔着舔着,忽然他脸色再次呆滞,有些茫然。
“前辈,你…是何人?”
陈宣试探性的问道。
“我…我…”
那僧人露出深深地茫然,用手掌抓了抓脑袋,喃喃道:“守…护者,守护者…”
他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这几个字眼。
陈宣一看有戏,立刻将更多的菩提果抓了出来,交给对方。
“前辈,后面是什么东西?我们能进去吗?”
陈宣继续问道。
那僧人呆滞的眼神忽然有了波动,隐含一丝大恐怖,连连挥舞、摇头,道:“恐…怖…恐怖…不可…不可。”
陈宣脸色变幻。
“到底是什么危险,我们就看一眼就行,可以吗?只看一眼,进去就出来。”
陈宣蛊惑,继续取出一把菩提果交给对方。
对方鬼使神差的再次接下了菩提果,脸色呆滞,眼神似乎出现了一丝丝淡淡光泽,喃喃道:“跟…跟着我…”
他拖着长长的锁链,向着后方的通道走去。
陈宣、龙龟、赵日天面面相觑。
这和尚没疯?
“陈宣,要不咱们还是别去了吧,说不定里面真有大恐怖。”
赵日天缩着脑袋。
“走,进去。”
陈宣极其果断。
一路走过,眼前的同道越来越黑,约莫往前走了数千丈,忽然来到一座巨大的山腹中,只见山腹内部,一具具尸体胡乱横陈,堆积得如同小山一样,死掉了不知道多久,但面孔依然栩栩如生,一片片猩红的血液照的整个山腹都一片璀璨。
在这群尸体的最前方,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椁静静横陈,亘古不动。
这僧人一路走到了这棺椁面前,呆滞的眼神似乎渐渐有了几分光彩,双手合十,向着这座棺椁再三拜了拜,
“前辈,这里面是什么人?”
陈宣好奇问道。
“师…尊…”
那僧人语气喃喃,眼神中似乎在追忆。
“师尊?”
陈宣脸色微变。
“乖乖,小子,这里面都是些仙神的尸体,堆积成小山,这铜棺内不会是魔僧吧?”
龙龟咋舌道。
“前辈,这里面是法天方丈?”
陈宣震撼问道。
那僧人眼神追忆,轻轻点头,喃喃道:“师尊的尸体有危险,不可接近,不可接近,有大恐怖…”
他忽然向后退去,将陈宣等人全都给挤得倒退。
陈宣等人也不敢过分待太久。
因为眼前这和尚随时能发疯。
他们迅速退了出去。
“魔僧死了?”
龙龟和赵日天震撼不已。
“小子,你说这魔僧的棺材里会不会有宝贝?”
龙龟问道。
“就算有,你敢去拿吗?”
“不敢。”
龙龟老实的摇头。
那位狠角色,哪怕是死了,尸体都绝对没人敢动。
这满洞的仙神尸体就是最好证明。

日常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