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j优美都市小说 明天下討論-第一六四章我不想當豬分享-kqpn4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六四章我不想当猪
云昭本来想在辽东建立一个大磨坊的。
在这个大磨坊里有建奴这扇磨盘,有李弘基这个磨盘,再加上李定国这个磨盘,任何势力一旦进入了这个血肉磨坊,只能落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现在,李弘基这扇磨盘不肯乖乖的留在原地转动,而是选择了逃离,而且他逃离的方向不受云昭控制,所以,磨坊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挤压机,建奴是一个面,李定国是一个面。
在巨大的压力下,吴三桂终于还是走上了老路,剃掉了头发成了一个建奴,不过,他没有留金钱鼠尾的辫子,而是真的剃光了头发,成了一个大光头。
如同李弘基预料的那样,被蓝田抛弃的郝摇旗成了他献给建奴的礼物。
仅仅三天,军心涣散的不成样子的郝摇旗部,便被吴三桂吞吃的干干净净。
他没有杀太多的人,或者说,他只杀了郝摇旗。
其余部众,被他一口吞吃了。
李弘基走了,吴三桂去了赫图阿拉城,李定国自然轻易的收复了抚远,松山,杏山,以及锦州。
多尔衮对李定国进占这些地方没有任何意见,在见识了蓝田军队的强大之后,他立刻就做出了以土地换时间的战略。
即放弃土地,远离蓝田军队,让蓝田军队在远征辽东的时候,耗费更多的物资与国力。
大明已经被打烂了,无论如何都需要休养生息,假如云昭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的话,他就该知道,在这个时候花极大地代价彻底征服辽东是不划算,也不理智的。
尤其是当建州人全部撤退到了辽东深处的时候,攻打辽东就显得更加不明智了。
为了让云昭不至于被大明国内要求收复故土的呼声所绑架,多尔衮甚至主动放弃了锦州一线,以方便云昭安抚国内要求收复辽东的呼声。
云昭暴怒!
因为云显自己偷偷地从宁夏跑回来了……还是藏在张贤亮先生车队里回来的。
等到车队离开了宁夏镇之后,他就跑到张贤亮先生面前声称,如果先生把他送回宁夏镇,下一次,他就准备一个人跑回来。
于是,他就被张贤亮先生从宁夏镇给带回来了,亲手交给云昭之后,就迅速离开,他亲眼看到云昭的一张脸是如何先是变白,然后变红,最后变成铁青色的。
最要命的是,云显这家伙才见到父亲就杀猪一样的大喊大叫,趁着父亲跟先生说话的时候,一溜烟的跑回云氏大宅,躲在祖母的房间里打死都不出去。
云昭问母亲索要这个逆子的时候,却被母亲呵斥了一顿,声称他现在处于暴怒之中,不能教训儿子,免得弄出什么不忍言的事情。
想要教训儿子,必须先冷静下来之后再说。
钱多多,冯英也很担心,毕竟,她们从来没有发现丈夫会被某一个人给气成这个样子。
“他是怎么想的?”
云昭气咻咻的问钱多多。
“很简单,他觉得宁夏镇不好,所以就回来了。”
钱多多心虚的瞅瞅丈夫,然后小声道。
“宁夏镇哪里不好了?别的孩子都能待着,他为什么不成?”
“他与别的孩子都不同,从来就没有吃过苦。”
“为什么云彰就能留在那里?”
“因为云彰是长子,他不敢回来。”
“谁说的?”
“你儿子说的。”
听钱多多这么说,云昭就瞅着她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云显逃跑回来的事情?”
钱多多叹口气道:“张先生在路上就派了快马送消息回来了,妾身见夫君这几天忙碌,就没有说。”
云昭瞅着钱多多那张满是担忧之色的脸无奈的道:“慈母多败儿,这句话真真是不错。”
话说完,云昭就对冯英道:“告诉云彰,他要是敢跑回来,我会打断他的腿。”
冯英摇头道:“彰儿来信说,他喜欢宁夏镇。”
云昭叹了口气,揉搓着被气的发麻的面孔道:“总算是没有丢人丢到家。”
冯英摇头道:“这有什么好丢人的,云氏子弟在宁夏镇能待住的多了,显儿从小就不愿意吃苦,你非要逼着他去宁夏镇,也未必就是好事。
彰儿这孩子脑袋不如显儿灵活,只有通过吃苦来弥补自身的不足,显儿那样的孩子,你送到宁夏镇我还担心被教坏了。
放在我们姐妹身边也好。”
云昭摇摇头道:“不是这么一回事,吃苦对他有好处。”
钱多多在一边低声道:“吃苦只会把孩子吃坏的。”
云昭看看钱多多摇摇头就离开了内宅。
才回到书房不久,钱少少就匆匆赶来了。
云昭抬头看看钱少少道:“怎么,着急了?”
钱少少笑道:“姐姐怕把姐夫给气坏了,就打发我过来劝劝姐夫。”
云昭哼了一声道:“我现在不生云显的气了,改生你姐姐的气了,就在刚才,她居然说吃苦只会把孩子吃坏了。”
钱少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道:“这句话没错。”
云昭笑了,背靠着椅子背道:“看来你是来给你姐姐解扣来了。”
钱少少捧着茶碗笑道:“姐夫,你觉得我跟我姐两个人吃的苦多不多?”
云昭淡淡的道:“所以你们才有今日的成就。”
钱少少笑道:“我宁愿没有眼前的这一切,也希望我不要在小的时候吃那么多的苦。”
云昭道:“总比先享福后吃苦要好。”
钱少少笑道:“姐夫,这两者没有必然性,云显这个孩子不是不能吃苦,只是他不喜欢远离爹娘祖母,去宁夏镇吃苦。
人生不过百年,能承欢爹娘膝下的时光不过十载,云显就想留在爹娘身边,这没有什么错。
再说了,姐夫之所以把云彰,云显送去宁夏镇也并非全是为孩子着想,以身作则的用处可能更大一些,我就不信,宁夏镇的先生果真就比玉山的好?
云显性子跳脱,不愿意受这些规矩约束,姐夫又何必非要云显遵循这套老规矩呢?”
云昭笑了,指指钱少少道:“你读过书,那么,你怎么看《触龙说赵太后》这篇文章呢?”
钱少少道:“故纸堆里的东西,不听也罢。”
云昭指着钱少少道:“既然你觉得你外甥是一个不用吃苦就能成才的天才,那么,我把这个天才交给你了,我倒要看看你的这一番屁话到底能不能培育出一个好的皇子来。”
钱少少笑道:“我皇族只需要出好人就能千秋万代,至于狡计百出的恶人,自然有旁人来做。”
云昭瞅着钱少好疑惑的道:“好人能斗得过恶人?”
钱少少冷笑一声道:“这些年也算是见识了一些所谓的恶人,现在看来,他们其实弱的厉害。”
云昭笑道:“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太强大的缘故?”
“我们是好人!”
云昭笑道:“我是好人。”
钱少少就道:“我也是好人。”
虽然明知道钱少少是来给他心爱的外甥解围来的,不过,云昭心头的怒火还是被钱少少的歪理邪说给成功的化解掉了。
云昭自己不怎么信寒门出贵子这样的说法,因为,很多时候,吃苦吃着,吃着就真的成专门吃苦的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本性又是懒惰的,趋利更是人的本能,一边吃苦磨砺筋骨,一边还能积极向上的人堪称凤毛麟角。
云显很显然不是这种人。
他从小的时候就不是一个能吃苦的人,小的时候生病,喂药的时候都比给云彰喂药更加的艰难,他怕痛,怕累,只要是能偷懒,他一定会走捷径。
这一点,不论冯英如何板正,都没有法子扭转过来。
好在,这孩子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读书上虽然不怎么用功,却比用功的云彰还好些。
现在,他跑回来了,云昭也没有一点办法,因为他还知道,这个孩子是一个念头一生就会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他不是不能吃苦,只是不愿意为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吃苦。
既然钱少少愿意揽下云显的事情,云昭也没有什么不愿意的,他相信,钱少少一定不会把云显带到歪路上去的,因为,他们的命运其实是相连的。
晚上,云昭再次回家的时候,云显就跪在他的卧房外边,耷拉着脑袋,显得有气无力的。
云昭问道:“为什么跑回来?”
云显抬头看看父亲,谎话在嘴里咕哝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说实话。
“哪里的风沙太大了。”
“风沙太大了?”
“对,总是弄脏我的衣衫,同时,也会弄脏我的脸,一天洗八回脸都不管用,还是像从土里挖出来的一般。
爹爹,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脏了,更讨厌脸上一天到晚黏糊糊的,为了节约用水,六天才准洗一次澡,还是好几百号人一起光溜溜的在一起洗。”
云显这孩子有洁癖云昭是知道的,听他这么说,叹口气道:“有人会说你是因为怕吃苦才从宁夏镇逃回来的。”
云显咬着牙道:“我才不管他们怎么说呢,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成了。”
云昭将云显从地上拉起来摇摇头道:“其实啊,外人对你的看法,对你来说很重要,因为你是皇子,皇子就该能忍人所不能忍之事!
而后,才能成就大业。”
云显瞅着父亲道:“包括不洗澡?爹爹,我是您的儿子,您征战一生的目的难道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忍着不洗澡?
您去宁夏镇的宿舍去闻闻,那根本就不是宿舍,是猪圈!
我不想当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