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tyr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帶着農場混異界》-第一百八十九章 親疏讀書-uil5r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校尉站了起来,冲着阳山一抱拳道:“大人,我们营中能称之为高手者,其实并没有几个,而且这些人,全都是老兄弟,如果真的在这里战死了,怕是也没有办法对公子交待,但是现在我军中不是有两人吗?他们两人的实力应该不弱吧?如果我们把他们两人推荐上去,我想将军定然会同意的。”
众人一听他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那些人马上就明白那个校尉说的是谁了,他们全都是两眼一亮,随后他们都转头看着阳山,而当他们看清阳山脸上的表情时,他们的心里全都是一松,因为阳山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虽然很快这丝笑容就敛去了,但是他们刚刚却是看的很清楚,阳山确实是笑了。
阳山这一笑,那些校尉的心里全都是一松,他们知道阳山怕是同意他们的计划了,随后一些聪明的校尉,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今天议事,阳山并没有请盛兕前来,如果是每天议事,不管商议的是什么事儿,他们都会请盛兕前来,但是今天阳山却并没有把盛兕请了,那是不是说,其实校尉早就想要如此的对付盛兕了?
阳山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而是沉声道:“好,你们的这个提议不错,也罢,那也就只能麻烦盛先生了,你们下去吧,来人,去请盛先生来我大帐。”那些校尉都冲着阳山一抱拳,然后转身离开了,同时也有传令兵,去请盛兕去了。
不一会儿盛兕就领着谢强来到了阳山的大帐这里,阳山站在那里迎接盛兕,盛兕一看到阳山,马上就冲着阳山行了一礼道:“都尉大人有礼了。”盛兕脸上虽然还是带着笑容,但是他在低头行礼的那一瞬间,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浓烈的杀机,不过血杀宗的功法,就是可以控制杀气的,所以谢强并没有感觉到他的情绪。
盛兕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杀机,就是因为,他早就听到了阳山的话,阳山今天请那些校尉去议事,盛兕如何会不知道,别看他呆在帐篷里,但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可是一清二楚,所以阳山叫那些校尉去议事,却没有叫他,就已经让他感到十分的奇怪了,所以他就注意了一下大帐里的情况,阳山他们的话,他自然全都知道了。
阳山却并不知道,他连忙还了一礼,随后对盛兕道:“先生快请坐,今天把先生请来,是有一件事情要跟先生商量。”盛兕也客气象一翻,然后就坐了下来,一听阳山这么说,他连忙客气道:“将军太客气了,有什么话,就请吩咐就是。”
阳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盛兕,接着开口道:“先生,是这样的,今天刘向荣将军下令,命各营选出高手,前往他那里听用,听说是要把这些人编入到斥候队中,对付那些影族的骑兵,但是先生也知道,我营中除我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高手,而我又不能亲自前去,派一般的人去,怕是会受到刘将军的处罚,如果不派人去,也会受到刘将军的处罚,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是请先生你出面了,请先生代表我军,前去高先生那里听用,不知先生意下如何?”说完这话,阳山就两眼定定的看着盛兕。
盛兕皱了皱眉头,在那里思考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道:“这一战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对于公子来说更加的重要,如果我们不派人前去,刘将军要是怪罪下来,怕是会连累到公子,这是万万不行的,这样吧,我同意前去,但是以什么身份前去,这却是一个问题,都尉可想过这个问题?”
阳山一听盛兕这么说,不由得大喜,赵海同意了他的话,这对于他来说,可绝对是好事,省得他多费口舌了,所以他连忙道:“先生就以军中客卿的身份前就就可以了,我们军中是允许有客卿存在的,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盛兕其实十分的清楚,别看阳山一口一个先生意下如何,其实根本就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也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只是在等着他答应罢了,所以他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冲着阳山一抱拳道:“如此最好,却是不知道我要何时前去将军帐前听令?”盛兕十分的清楚,事情已经定了,就没有他反驳的余地,不然的话,他以后在这军中也没有办法呆了。
阳山连忙道:“现在就请先生随我前去吴旅帅帐前,在由吴旅帅送先生前往刘将军处,先生请随我来。”说完他就站了起来,盛兕和谢强也全都站了起来,三人往外走去,到了外面,阳山摆了摆手,很快就亲卫牵着马过来,阳山三人上了马,直向吴一鸣的大帐那里奔去。
不一会儿三人就到了吴一鸣的大帐那里,随后阳山就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军士自然就放他们三人进了大帐,等到他们进了大帐,阳山就是一愣,因为现在大帐之中,除了吴一鸣他的亲卫之外,就在没有别人了,看样子其它团那里,还没有选好人送上来。
不过阳山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他冲着吴一鸣一抱拳道:“以见旅帅。”盛兕和谢强也冲着吴一鸣行礼道:“参见旅帅。”而吴一鸣这个时候,其实也愣了一下,他是知道盛兕和谢强的,之前在行军的时候,他远远的看着过盛兕和谢强几次,后来在知道血杀宗已经投靠他们之后,他也让人联系过盛兕,所以现在他对于盛兕并不陌生。
但是吴一鸣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盛兕竟然会跟阳山一起出现在这里,在见到盛兕的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他很想知道,阳山是不是已经知道他们与血杀宗之间的事情了,所以今天特意把盛兕给他送了过来。
但是他转念一想,就又觉得不对,如果阳山真的知道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把盛兕给他送过来,而是送信回阳家,让阳家将计就计,早做准备,所以他一定不知道,那他把盛兕送过来,这可就有意思了,看样子阳山是真的没有把盛兕当成自己人。
一想到这里,吴一鸣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笑意,不过很快就隐去了,他接着开口道:“不必多礼,阳山,你身后的两人是谁?我好像没有见过?”吴一鸣身为阳山他们的旅帅,对于阳山他们团中的人,还是认识一些的,所以他说没有见过盛兕和谢强,这到也说得过去,阳山也没有怀疑吴一鸣的话。
所以阳山连忙道:“回旅帅的话,这两位是我军中客卿盛兕先生,与盛兕先生的弟子谢强,盛兕先生虽然是我军中客卿,但是他的实力却是很强,旅帅让我将军中高手送来听令,我军中实在是没有什么高手,所以也只能请盛先生前来旅帅这里听令了,还请旅帅见谅。
吴一鸣一听他这么说,也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原来如此,好,既然是军中客卿,那自然是没有问题,那就请盛先生和令徒留下,你下去吧。”阳山应了一声,随后他站了起来,冲着吴一鸣一抱拳,又冲着盛兕一抱拳,这才退出了大帐。
不一会儿大帐外就传来了一个马蹄声,想来阳山是已经走了,吴一鸣这时开口道:“来人,阳都尉是不是已经回去了?”门外马上就走进来一个亲卫,冲着吴一鸣行了一礼道:“回旅帅的话,阳都尉确实是已经回去了。”
吴一鸣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好,你们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要是其它都尉也送人来前,就让他们在帐外等一等。”那亲卫应了一声,随后吴一鸣摆了摆手,他就退出了大帐。
等到那亲卫退出了大帐,吴一鸣就看着盛兕,接着微微一笑道:“先生想来已经收到了贵宗发来的信了,却是不知先生是何意思啊?”吴一鸣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盛兕,他想要看看盛兕是什么样的反应。
盛兕站了起业,冲着吴一鸣一抱拳道:“回旅帅的话,宗门的信,在下确实是已经收到了,从此以后,盛兕自然是唯旅帅之令是从,但是现在我却还不能为旅帅这里听用,毕竟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那一定会引起阳家的怀疑,要是坏了城隍大人的大计,那可不是我所能吃罪得起的。”
吴一鸣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不只是你吃罪不起,我也是一样,不过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阳山竟然会把你送到我这里来听用,这一次你们这些被选出来的人,确实是要送到斥候军里去的,却是不知先生是什么意思?”
盛兕沉声道:“我们血杀宗与影族人交战日久,对于影族人还是很了解的,这一次影族人派出来的骑兵,是他们精锐中的精锐,却是不想刘将军竟然想出了这样的办法,用这个办法对付影族的骑兵,确实可行,我虽然实力低微,却也比一般的军士要强得多,所以我愿意前去刘将军帐前听用。”
吴一鸣一听盛兕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随后他想了想,接着沉声道:“盛兕,你竟然对你的实力有信心,那就最好不过了,这一次你要加入斥候军,如果真的遇到了影族人,不要留手,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影族人,最好是能立下一些功劳,这样我就可以用这个当借口,直接就把你调到我身边来听用了,这样的事情,以前在军中也是经常会有发生,所以料想阳山也不会起疑,到时候你就可以呆在我军中了,我们进行计划之时,你们的安全自然也就有保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