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650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489章 時間線索【爲萌主迷失與迷離加更】相伴-hvvmv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秋夫很喜欢画画,这些应该是他在绑匪那里画的,”燕健三拿起那两张画,手指摩挲过蜡笔痕迹,叹了口气,放下画后,从怀里拿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递给池非迟,“这是今天早上被塞进信箱里的……”
池非迟将恐吓信放到身前的茶几上,接过纸。
纸上还是用报纸剪下来的字,拼成了一个瑞士芳科贝尔银行的账户。
想从瑞士银行查用户信息,根本不可能。
瑞士作为一个银行国家,就是靠用户保密制度恰饭的,严格对客户信息保密,国际组织出面都不好使。
“燕爷爷,绑匪有没有打过电话?”
“一共打过两个,”燕健三道,“一个是在昨天下午4点左右、收到恐吓信的时候,对方打电话过来说不许报警、不许走漏风声,否则秋夫就会有生命危险,一个是今天下午2点左右,对方打电话过来说,写了账户信息的纸在信箱里,如果我同意支付赎金,就准备好100万日元现金,他会在一个小时后打电话过来……”
池非迟转头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下午3:31了。
10亿日元搬运起来很麻烦,对方既然有瑞士银行的账户,肯定会要求打到瑞士银行账户上去。
这100万日元,对方很可能不会去拿,只是为了观察燕氏财团有没有诚意、以及是否报了警。
燕健三注意到池非迟的举动,也转头看向时钟,“100万日元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对方也应该快打电话过来了。”
“电话能不能让我来接?”池非迟从口袋里翻出录音笔,“我带了录音笔,可以顺便录下来,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您应该知道,就算不报警,也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劫匪身上。”
燕健三考虑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大概三分钟后,屋里座机电话的铃声响起。
池非迟打开录音笔,接通了电话,又按了免提。
用了变声器的男声机械怪异:“钱已经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想先确认秋夫的安全。”池非迟道。
“你是谁?”能听出对方情绪明显紧张起来。
燕健三比绑匪更紧张,盯着电话,大气不敢出。
“真池集团的继承人,秋夫平时会叫我哥哥,”池非迟继续道,“今天我登门拜访,发现燕先生愁眉苦脸,追问之下,他就告诉我这件事,这事只有我和集团东京分部负责人知道,我们就在燕家,没有人报警,赎金也可以给你,不过只有两张画,不足以确认秋夫的情况,这也可能是秋夫以前画的,我想听秋夫说说话。”
“可以!”电话那头的男人道,“现在让人将100万日元送到米花泉地公园后门,平铺放在通往后门的地上,只准一个人过去,不许报警,不许派人跟着!等看到了你们的诚意,我会再打电话过去,让你们听听小孩的声音。”
“嘟……嘟……”
电话被挂断。
池非迟拿起录音笔,关了录音。
燕健三转头看向身后的秘书界重吉,“重吉,你将钱送过去吧。”
“您放心!”界重吉正色点头,拿起沙发上早就准备好的一纸袋钱,转身出门。
池非迟看了看桌上的画,拿出手机,发邮件让米花町的乌鸦出发,去米花泉地公园去找一个跟小丑有关的人,找到后注意追踪。
画上有一个像是马戏团小丑一样的人,站在一个孩子身旁,两人似乎电视机前在打游戏。
画是燕秋夫画的,这一点燕健三应该不会认错,那这副画很可能是燕秋夫在画这两天的经历。
跟小丑一起打电玩!
“非迟……”燕健三看向池非迟。
“您别担心,”池非迟放下手机,“秋夫之前有没有说,在其他地方看见过小丑?”
燕健三想了想,“前几天,他好像说过幼儿园外有个小丑给小朋友们发气球。”
池非迟思索了一下,看着燕健三,低声道,“刚才电话那边有风声和树叶声,绑匪应该已经到了米花泉地公园附近,而他说等确认我们有诚意之后,再让我们听秋夫的声音,说明秋夫现在不在他身边,再加上他没有提到‘我们’这类字眼,只说了‘我’,绑匪很可能只有一个人,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我绕路过去将他抓住,逼他说出秋夫的下落,第二,将希望放在绑匪身上,破财免灾,指望他拿到钱后会放了秋夫,第三,一边锁定绑匪的位置,让人去追踪,一边想想秋夫可能会被关在哪儿,等摸清情况之后直接救人,您觉得呢?”
燕健三闭了闭眼,“第一个选择不行,我不敢赌……”
第二个选择看似稳妥,但绑匪拿到钱后直接撕票也不是不可能。
第三个选择看起来是好,不过,要是跟踪劫匪被发现了,秋夫会不会有危险?他们又怎么去找秋夫的所在地?
每个选择都有风险。
池非迟没有勉强,看向桌上的画,指着纸页一角的奇怪图案,“上次秋夫给我看的画,留署名的地方好像是东京铁塔,这次为什么是这种图案?”
“秋夫会把画画时周围最醒目的建筑,当作署名画上去。”燕健三解释。
大山弥凑近看着,“也就是说,秋夫少爷在这建筑附近,不过这是什么建筑?东京好像没这种奇怪的建筑吧?”
画上的图案确实很奇怪,像是一个肚子上长了只大独眼的外星人。
“小孩子眼里的世界本来就千奇百怪,跟常人不太一样。”池非迟看着那个建筑图案,想了想,也没什么头绪。
非赤将头搭在池非迟衣领上,好奇探头看去,吐着的蛇信子顿了一下,才收回口中,“咦?主人,这个建筑我好像见过。”
池非迟低头看了看非赤探出的头,不动声色地站起身,对燕健三道,“燕爷爷,我去买张地图来看看,说不定能想起哪里有这类建筑。”
“去吧,”燕健三叹道,“还让你们跟着着急上火,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池非迟转头对大山弥道,“大山,你在这里陪燕爷爷,你的车先借我开一下。”
他今天没开车,坐大山弥的车过来的。
“好的,我在这里陪老爷子。”大山弥将车钥匙递给池非迟。
池非迟没再多说,接过车钥匙后,直接出门上车,发动车子出了大门之后,才低声问道,“非赤,你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图案?”
非赤从池非迟的衣服下溜出来,跑到副驾驶座去,“杯户町一丁目,就是那天主人跟鹰取一起去看新的地下训练场,房子还没盖好,我们就去附近转了几圈、了解地形,就是那个时候啊……”
池非迟回想着,非赤一直跟他待在一起,非赤都说看到了,那么他应该会有印象才对……
“那个信号塔?”
“原来那是信号塔啊,”非赤道,“秋夫画上那个外星人的肚子上的眼睛,就是塔中间挂的时钟嘛。”
“嗯。”
池非迟将车往杯户町一丁目开去,半路停车,去一旁的便利店买了张杯户町的地图,顺便买了一支油性笔,坐在车上整理头绪。
燕秋夫前几天在幼儿园见到过小丑,昨天也是在去幼儿园之后被绑架。
由于这是自己唯一的小孙子,燕健三每次都会让人将燕秋夫送到幼儿园门口。
那么,绑匪的整个行动应该是:
之前就扮成小丑接触燕秋夫,让燕秋夫觉得‘小丑是好人’。
昨天早上9点左右,燕秋夫被送到幼儿园,在司机开车离开后,看到认识的小丑在叫他,再次出了幼儿园。
小丑诱骗燕秋夫跟他离开,用的方式是小孩子喜欢的电玩,这一点燕秋夫的画上也有表现出来,那个小丑陪燕秋夫打了电玩。
为了不被人发现、尽快离开幼儿园,绑匪应该有车子。
上午9点半到12点左右,小丑带燕秋夫去了某个隐蔽的地方,为了哄秋夫,应该陪秋夫打过电玩。
之后,秋夫应该提出想要画画,小丑之前不可能想到准备蜡笔和纸,而中午两个人要吃饭,小丑就去便利店买食物、顺便帮燕秋夫买蜡笔和纸。
吃饭、看秋夫画画……
到了下午4点……不,对方打电话的时候,明显不知道他,以为他是警察,说明不知道他和大山弥的车进了燕家。
也就是说,绑匪所在的地方不在燕家附近,也观察不到燕家的情况,那么,昨天送信到燕家之前,绑匪应该还观察过燕家一段时间。
3点半左右将信塞进信箱,到了安全的地方,一边打电话,一边确认燕家将信拿回去,而抵达燕家的时间要更早,最晚也得是3点。
秋夫画两幅画,还是小孩子认真画,至少要一个小时,绑匪要等秋夫画完一起,将画送到燕家……
对方只有一个人,可以通过活动时间,分析出位置信息。
小孩子吃饭的时间……
去周围便利店的时间……
昨天上午9点、昨天中午、昨天下午3点、昨天下午4点、今天下午2点……
那个地方距离燕家的车程大概是40分钟左右。
池非迟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以燕家为中心点,将周围开车能在40分钟左右赶到的地方都圈在里面,又找到那座信号塔,画圈,将能看到信号塔的地方圈起来。
那座信号塔中央的时钟并不是挂在正中,而是挂在一侧,也就是说,只有一个方向,能让时钟看起来正好在信号塔中间。
池非迟又在信号塔和燕家的两个圆上,画上两道平行线。
另外,画上用的蜡笔线条,无论看起来的质感,还是摸上去的感觉,都不是劣质画笔能画出来的,看来秋夫那孩子要求还挺高。
便利店买不到这种蜡笔,不去专卖店买,至少也得是大一点的文具店……
再把时间理一下,除去吃饭、等秋夫画画、出门、还有观察门外情况等时间,对方去买便当、买蜡笔和纸的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
这些地方便当店、便利店、文具店、蜡笔专卖店的位置……
池非迟默默在地图上画了两条线路。
如果是开车去买,时间充裕,选择也多一点……
池非迟又默默在地图上画了六条线路。
还得考虑一点,那就是绑匪路上遇到什么情况,耽搁了时间。
池非迟再次在地图上画了两条线路。
排除一下,绑匪为了避免出什么意外,被发现、或者耽搁时间,看样子,秋夫也没有被绑住,绑匪大概也会担心长时间不回去,秋夫偷偷跑出去,所以,不会选很堵的路。
把那些容易堵车的路线排除……
在两个圆、两条平行线、其中一条线路重合的点,又被油性笔圈了起来……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