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ns9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承包大明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九章 在坐的都是小學生讀書-dpce2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当一诺牙行的员工,见到寇涴纱还是如往常一般出现在牙行时,他们唯一的反应,那就是认真工作。
这总裁有孕在身,尚且都继续工作,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工作。
他们甚至认为努力工作就是对寇涴纱最好的恭喜。
但是半天之后一诺牙行就陷入狂欢之中。
因为总经理办公室贴出告示,今年一诺牙行的年终奖将发放三个月的工薪,而且是以银子得形式发放。
这当成是对他们与牙行共患难的奖励。
毕竟有那么几个月,牙行是以一些生活用品当做工资发放给员工。
郭淡在股东分红上决定增股,而不发红利,原因是因为他担心那些股东会将银子藏到被褥底下,而他对员工却增发银子,其目的其实也是一样的,就是要促进消费。
那些大地主、大商人什么都有,不需要花钱,而员工需要花钱。
同时他也对外公布了今年的财物报告。
这一份报告是非常漂亮。
各种业绩上涨。
同时他还透露,今年年底将会增股,以及将部分股份放到南京挂牌出售。
大家皆是震惊不已。
这股份还能去南京卖呀?
牙行的股价立刻上涨。
道理很简单,如果可以去南京卖,买得人肯定是变多了,价格自然会上涨啊!
股价一上涨,股东们对于增发股份自然也就没有异议啊!
他们只嫌增得太少了一点。
但他们还未意识到,一旦一诺牙行的股份可以在南京挂牌出售,那么大峡谷的股份自然也能够在京城、南京出售。
一时间,一诺牙行是赚足眼球。
几乎人人都在议论。
而朝廷自然而然就陷入了尴尬之中。
要知道之前就已经传出消息,户部今年税入将锐减三成。
这输家不言而喻。
但话说回来,一诺牙行的财务报告上面,并未涉及到四府,因为那是万历的钱,而今年万历在四府亏损上数十万两。
好在海外计划又给挣回来了。
等于表面上,一诺牙行是成为最大赢家。
这真是难以接受啊!
官员们甚至都有些质疑这份财务报告,因为当时都把一诺牙行整的休克,结果就这么三四个月,一诺牙行不但活过来,反而还赚得盆满钵满。
讲点道理好么?
好在郭淡如今是大明财政顾问,不再是朝廷公敌,你既然有这本事,那自然不能放过,户部也邀请郭淡来参加财政会议,帮忙改善财政。
今日财政大臣齐聚户部,包括御马监章印太监高起,太仆寺卿徐梦晹,还有阁臣王锡爵、王家屏、沈一贯,以及监察御史张鹤鸣。
他们都望着最坐在最末端的郭淡。
郭淡放下手中的资料,看向诸位老爷们,笑道:“我明白各位大人的意思,其实要算出一个最合理的数目来,这应该是可以的。”
王锡爵不禁面色一喜,正欲开口询问时,又听得郭淡指了指自己刚刚放下的资料,笑道:“不过凭借这个是根本不可能的。”
李三才问道:“为何?”
这份资料就是他准备的。
郭淡张着嘴,又迟疑了下,然后问道:“李侍郎可知道我们马赛一直都在支助一些寺庙、道观搞教育,专门教那些贫苦家庭得孩子读书。”
李三才愣了下,然后点点头。
王家屏、王锡爵等人也是面面相觑。
这话题跳得太远了一点吧。
郭淡又拿起那份资料来,道:“这份资料基本上就相当于他们的算术毕业考试,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
气氛仿佛在一瞬间凝固。
什么意思?
说我们就是小学生水平么?
大太监高起道:“你小子口气倒是大得很啊!”
郭淡笑道:“高公公息怒,也许我言语上是有些不妥,但是在账目问题,我向来就是有一说一,因为在账目上撒谎,损失可能会是巨大的。”
李三才道:“那本官洗耳恭听,究竟有何不足之处?”
郭淡如实道:“不是不足,而是不行。这上面得数据都太过笼统,户部希望我计算出最合理得分配方案,可上面却连押送粮食得具体人数和具体天数,以及船只数量都没有。
这上面只有一个大概得损耗,而且是总损耗,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朝廷要求的尽量减少损耗,那么至少至少也得以州府为单位,以人为单位,以路线为单位,每个人损耗多少粮食,每段路线损耗多少粮食,每个州府损耗多少粮食,如此我才能够去计算。
还有,你们说得是赈灾,但是你们都没有将往年赈灾的具体情况写明,就这几条账目,我是不可能算得出,各地方应该存放多少粮食比较合适。
各位大人若是觉得我夸大其词,可以去净谷寺看看他们的毕业考试题目,真的是一模一样,我在这份资料上面,随便改一些字,完全当做毕业考卷,也可以去卫辉府看看当地的粮食购买的分析报告。”
尴尬呀!
郭淡这劈头盖脸得一顿讽刺,在坐得老爷们脸上是一阵红一阵青。
就连沈一贯都觉得郭淡有些过了。
但是郭淡作为分析师,这可是他的专业领域,要是在牙行谁拿这资料来敷衍他,当天必须走人。
郭淡道:“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可以帮助朝廷,这是我的义务,但是必须签订一份契约,表明是这事跟我没有丝毫关系,不管成功,还是失败。”
王家屏又问道:“这又是为何?”
郭淡讪讪道:“各位大人也知道,此乃我立身之本,不然的话,各位大人也不会叫我过来询问,这方面的名声对于我而言,那是非常重要得,所以……。”
王锡爵问道:“所以你认为我们一定失败?”
“当然不是。”
郭淡道:“只不过…只不过各位大人也都非常清楚,这数据只是起到辅助作用,因为这事在人为,预备仓没有粮食,可不是算术算错了,就算算错,也应该是有粮食的。”
大家是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郭淡在说什么。
数据算得在精确,官员若将粮食都给弄走了,那这数据有个屁用,他算得是一千公斤,可因为人为操作,就只有一斤,到时候又怪他算错了。
有些热!
老爷们都觉得有些热。
这特么可真是太尴尬了。
大明财政顾问太耿直了一点。
老说什么大实话。
这真是……!
王锡爵问道:“既然你知道问题所在,那你可有解决之法?”
“没有。”
郭淡回答的是干净利落。
他确实没有啊!
这吏治他又不懂。
王锡爵顿时生无可恋,再也不想开口了。
大明财政顾问参加得第一场财政会议,注定是不欢而散。
老爷们心里是万马奔腾,这真的是将脸送上门去让人扇啊!
下回可再也不请这小子来了。
郭淡心里也是这么想得,出来户部,他便狠狠骂道:“MMP!可真是浪费老子的时间。”
其它的事,他可以嘻嘻哈哈,敷衍了事,没所谓,但是在数据方面,他可是非常严厉得,决不能拿这事开玩笑,他觉得户部根本就没有准备好,然后就请他过来,还开这么隆重得会议,纯粹就是浪费时间、精力、公帑。
“咳咳!”
忽听得两声咳嗽声。
郭淡回头一看,只见徐梦晹站在其身后,不禁吓得一跳,“伯爷,您现在走路怎么都不带声音得?”
徐梦晹似笑非笑道:“是你骂得太入神了,没有注意。”
“呃…!”
郭淡讪讪一笑,又道:“伯爷,我只不过觉得他们是在敷衍我。”
“是不是敷衍,你小子不清楚吗?”徐梦晹道。
户部是很认真的。
但有些时候认真不见得就能够将事做好。
郭淡微微耸肩,又笑道:“伯爷,我们还是谈谈关于令嫒的问题吧。”
他宁可将时间用在徐姑姑身上。
徐梦晹一怔,道:“你有什么办法?”
郭淡道:“不瞒伯爷,其实我与令嫒谈过这个问题。”
徐梦晹皱眉道:“她是不是说老夫偏爱她哥哥和荣儿。”
郭淡笑道:“这是肯定事实,还用说吗!”
“……!”
徐梦晹神情一滞,做不得声。
郭淡话锋一转,道:“令嫒之所以不愿回徐家,原因不是伯爷,而是她自己,她是因为愧对伯爷和小伯爷,才不愿意再回徐家。”
徐梦晹惊讶道:“她连这都与你说了?”
郭淡点点头,道:“她曾今的确想过自己继承徐家家业。”
徐梦晹愣了愣神,重重叹得一口气,道:“倘若真是她一人之错,那老夫又岂容的下她。唉…其实在她兄长在去世前,曾也与老夫谈及过此事,这事啊,还就他看得最明白啊!当初我夫人怀上凤儿时,我几乎是天天上庙求子,甚至都吃了大半年的素。
可惜天不遂人愿,偏偏是一个女孩,而我夫人也在产后不久便去世了。故此每当老夫看到凤儿时,总是感到十分遗憾,心里常常在想,这要是一个男孩,那该多好啊,但是我没有想到得是,她那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懂得察言观色。
而从那时候开始,她在任何方面都要与她哥哥竞争,哪怕是骑马射箭,她也绝不肯服输,而我当时只是认为这孩子生性顽劣,故而常常教训她。
直到他哥哥去世之后,我才幡然醒悟,我也曾想过补救,在有一段时间,我曾将她视作我最信任得人,不可否认的是,我能够当上太仆寺卿,她是功不可没,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助长了她的野心,而当我知道她对荣儿做得那些事,我实在是难以原谅她,也不可能再留她在徐家。
当时我是打算为她寻找一个好的夫家,但她却选择了离开徐家。”
郭淡摇摇头道:“我并不觉得是如此。”
徐梦晹错愕道:“难不成你比我还明白?”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郭淡笑道:“我认为令嫒最大的野心,不是要得到徐家,也不是要证明比谁更强,而是要弥补伯爷您心中得遗憾,因为伯爷您的期待,就是她是个男孩,然后将来能够继承家业,她争夺徐家家业,不就是伯爷您心中曾经的期待吗?”
徐梦晹双目一睁。
郭淡道:“我相信令嫒从小内心就充满着对伯爷得愧疚,她也希望自己是个男孩,但这是不可能改变得,可她不希望伯爷您再失望,她所做得一切,就是为了弥补伯爷您心中的遗憾,只可惜她太执迷于此,她一定要做到伯爷您期待得一切,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这么做,竟然让伯爷您更加失望,这才是她离开徐家的唯一原因。”
徐梦晹闻言,久久不语。
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他一直都想不太明白,为什么徐姑姑会有如此野心,她又不能当官,她也不是一个爱钱的人,他曾一度理解为徐姑姑是为了报复他偏爱徐继荣父子,因嫉妒而成恨。
他就没有想到过,徐姑姑当初所争取的一切,全都是他当初得期待和遗憾。
“嗨呀!”
徐梦晹突然懊恼得拍了下大腿,道:“这都怪老夫啊!这好好的一个家…..唉…..!”
郭淡笑道:“老价钱。”
徐梦晹一怔,道:“什么老价钱?”
“基本价,一千两。”
郭淡笑道:“伯爷给我一千两,我帮伯爷摆平此事。”
徐梦晹激动道:“你有办法?”
“我又不是那些户部官员,喜欢浪费时间,要是没有办法,我根本就不会提及此事。”
郭淡很不礼貌的勾了勾手指。
徐梦晹毫不在乎,赶紧附耳过来。
郭淡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徐梦晹突然惊呼道:“陛下。”
但说罢,他又心虚得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这才松得一口气,又小声道:“你这是甚么办法,这种事怎能惊扰陛下。”
郭淡苦笑道:“谁让令嫒那么聪明,陛下若不出面,怎么可能骗得了她。话说回来,陛下每次找你借钱,哪件事又是为了国家百姓,还不都是后宫那点事,这大家有来有往,下回合作才能愉快。”
徐梦晹想想也对。
肥宅找他,不是借钱买珠宝,就是借钱修宫殿,就没有一件正经事,那我为什么不能找肥宅谈谈不正经得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