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i0c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笔趣-第1390章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和小脾氣相伴-61hkn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爸爸,老师说又要有运动会了哟。老师让我问,还参不参加?我还想得第一呢。”
“去年你们都代表学校去参加区里运动会了,还没跑够啊?”
“哼哼哼,去年,去年区里运动会,我们俩都没拿到第一名。”
“肯定的呀,区里运动会只分高低年组,你们和三年级学生一起比,跑得过才怪。再说跑过就跑过,跑不过就跑不过嘛,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要得第一名。”
“那是你想得就得的呀?人家年纪比你大,身体也比你棒。等你们再长长,再长大点再跑吧,好吧?到时候你们就不怕别人比你们大了。”
“为什么?”
“到时候咱们就三年级了呗,就比别人大了。”唐豆豆听懂了。
“欺负小孩儿?”张小悦瞪大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到时候咱们就第一了。”唐豆豆点了点头,头发甩啊甩的。
“可是,可是等咱们四年级了就又要被别人欺负了呀,也跑不过六年级的。反正都是要挨欺负。哼。”
“所以体育锻炼就是个兴趣,我们要有一个好身体,至于比赛什么的,能不能拿第一并不重要。明白吧?
除非你们像张秋霞艾军他们的爸爸一样成为专业运动员,那时候大家都一样了,没有谁比谁大,可以好好比一比。”
张彦明抓住时机对两个闺女进行思想引导,消除她们的一些非常规好胜心理。
“啊?我才不要,那么,那么胖,还要打针。我才不当,专业运动员。你要啊?”张小悦扭头问唐豆豆。
唐豆豆飞快的摇头:“不要。我要唱歌跳舞,才不要去当运动员,变成大胖子。”
下午,两个小丫头写完了作业,就跑到张彦明这来找他玩儿,爬到他身上爷三个聊天。
这个时候的小学生作业应该是历史上最少的时候,一般在下午的自习课上就写差不多了,回家占不了多少时间。
礼拜六日两天的作业也用不了一个小时。
这个时候老师还是老师,学生也只是学生,家长的义务就是保证学生正常去学校上课,正常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然后按时参加家长会。
后来慢慢的,作业越来越多,家长要辅导学生了,要负责教孩子,老师成了检查者,督促者。
家长成了学校和老师的提款机,学校成了高盈利垄断型公司,老师们都是业务专员,还是相当强势霸道的业务专员,大抵相当于银行职员。
学生,只是一个收费的媒介。
喊的最响的总是做的最差的。这条理论完全覆盖我们国家的各行各业。再穷不能穷教育嘛,所以就都致富了。
要想知道我们生活中哪些方面最不尽人意,就看新闻里的各种口号就行,特别准。
“那我们还,跑不跑?报不报名?”
“要报,去年都报了的呀,你忘啦?咱们,咱们不和大学生比不就得了。”
“好吧,咱们就比二年级。二年级咱们肯定最快。那得不了第一了,怎么办?”
“得不了就得不了。”张彦明在女儿粉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下:“重在参与,咱们参加了就说明咱们很勇敢了,跑不跑得赢没什么,关键是努力了。”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啊?”
“嗯,差不多,就是那么个意思。你们跑第几都是我的好宝贝。顶顶厉害。”张彦明又去唐豆豆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那我们明天上学就和老师说了哟,就说,我们跑跑意思意思吧,就是那么个意思,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张彦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感觉女儿简直太可爱了,估计老师听了这话会一口老血喷出老远出去。
“参加了还是要努力的,结果不重要,但过程重要,明白不?得努力。”
“知道了呀,我又不笨。张小欢和张小乐才笨,笨的要死,说什么都听不懂。”
好吧,做为八岁了已经小学二年级的大姐,确实可以鄙视三岁两岁的弟弟。
“你们的小同学小朋友怎么不到家里来玩了呀?”张彦明转移话题。
“哼,还问呢,家里还有啥?滑梯呢?秋千呢?没了吧?船又不能划,还能干啥?让她们来,来吃饭哪?”
“你们可以……玩丢手绢。可以下跳棋还有军棋。”
张小悦看傻子一样盯着张彦明看了几秒钟,从张彦明身上爬到地下抻了抻衣襟:“走豆豆,咱们去看大狗吃饭,让他,让他在这丢手绢吧。”
“我要给大狗刷毛毛。”唐豆豆也跳到地上,低着头整理衣服。两个小人儿对仪容仪表可上心了,真是爱美不分年龄啊,女人。
“我一个人丢手绢啊?”张彦明被冷落的相当意外。
“那我们五个人丢手绢啊?哼。妈妈小弟再见。”两个小丫头头都不回牵着手出去了。
哎哟,这小脾气。不过也难怪人家小人儿生气,不管是丢手绢还是跳棋军棋,都不适合五个人玩儿。
张彦明挠挠下巴,感觉应该在院子里增加点什么给孩子们玩的设施了,确实没什么可玩的。马上张小欢和张小乐也大了。
孙红叶抱着张小怿靠在卧室的门框上看着张彦明笑,看完了张彦明被两个小丫头鄙视嫌充的全过程。
“你笑个屁?”
“嗯。”
屁,不是,张彦明恼羞成怒,纵身就要扑过去,然后张小怿就被塞到了怀里。打吧,使劲儿。
嘿嘿,张小怿冲着爸爸呲起两颗雪白的大门牙。
“找个地方建个游乐场怎么样?平时有时间了孩子们有个玩的地方,小同学也可以一起。咱家这就五个了,再加上小颖栓子她们,总得有个玩的地方。”
“专门给孩子?儿童乐园?”
“差不多吧,从几岁到十几岁,初中左右。那个时候她们就有主观意识了,自己就能找到玩的东西。
现在京城这方面确实少,也就是个动植物园,孩子们说实话是没有选择,不一定喜欢。其实全国都一样。”
“收费还是免费?”
“这个肯定要收费,不过不会太贵,咱们不能和国外的比,人家在自己国家也是相当优惠的,在国外才贵。”
孙红叶想了想,看向张彦明:“这个地方不太好找,不能太小,也不能离城区太远,交通必须得方便,还得保证安全。”
“安全没什么问题,头疼的是游乐项目。其实这个想法早就有,一直没去考虑细节。”
“就像红空那个?那个建了好几年了吧?真慢。”
“可以借鉴。从乐园的角度来说,迪丝尼确实做的比较好了,各个方面都比较完善。但也只是借鉴,必竟东西方文化差异摆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