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w4v精品都市小说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四章 平平無奇鑒賞-471pu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在刘财福跟向坤寒暄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周锐却忽然看到了院中坐在石桌旁鼓捣茶具的李洋,愣了一下,忍不住走进院门两步,出声道:
“李教授?”
李洋愣了一下,看向周锐,笑道:“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上过我的课?抱歉啊,我可能年纪大了,记性不大好。”
“真的是您!”周锐脸现惊喜之色,又走进两步说道:“我不是您专业的学生,不过我经常旁听您的课,呃……大多数时候是看的网课视频。我非常喜欢您的那两本书,看过好几遍了,我大一的时候其实就想过转专业……噢,对了,我本科的专业是……”
周锐跟看到偶像的小迷弟似的,滔滔不绝地述说着自己的景仰之情,然后又自报家门,把自己入学的时间、专业,大学时的经历,后来研究生时做的课题,发过的文章,参与写过的书等等都一股脑兜了出来。
不知不觉,周锐已经在石桌旁、李洋身边坐了下来,李教授甚至还操弄着向坤刚找来的茶具给他泡了杯茶。
这情况,不需要刘财福再介绍什么了,向坤也将站院门口面面相觑的李仕玶和叶冲请进来坐。
向坤可以从周锐的身体反应、各种感官信息判断出他的真实情绪——这哥们的性格和行事风格,他和老夏都再了解不过了。
所以向坤知道,周锐这番表现,倒不是虚情假意或刻意为之,而是真的发自肺腑。
周锐认识李洋教授,这向坤在当初刚刚通过梦境里的蛛丝马迹,靠网络搜寻到他信息时,就已经有过猜测了——他本科所上的学校就是李教授工作的学校,而且是同一个学院。
后来爱丽丝掌控“神行科技”秘密部门专线网络,并且控制方苹芳的调查小队所有人的电子设备、家中的电脑后,也知道了周锐电脑里存有李洋的网课视频,JD的购买记录里有李洋教授的书,有认出李洋的可能。
在连说十几分钟,喝了三杯茶后,周锐终于是把话题拉了回来,问起那个在建的研究基地:“李教授到这边来,是不是和那边那个养殖研究基地有关?咱们学校也有参与?”
“噢,这倒不是,我来崇云村,是带女儿过来找朋友玩的,你说的那个研究基地,就是我这位向兄弟做的……”李洋笑着跟周锐介绍向坤。
向坤很热情地跟周锐打招呼,然后便是一副知无不言的架势,对他提出的问题,都是很“诚恳”而“细致”地回答。
向坤在崇云村后续还会有很多的“大动作”,而方苹芳的调查小队侧重点都会在崇云山、伍舒山一带,自然不可能会对这些“动作”视而不见,向坤需要他们、良先生,以及“神行科技”其他注意到这边的人,按照他需要的方式去思考,所以干脆引导着他们进行“发现”。
在和周锐的交流中,向坤把那个“养殖研究基地”想法出现的契机归于他和游猛在铜石镇合伙的“游珑饭店”,本来只是单纯为了给饭店提供更优质、实惠的兔肉而弄个养殖场,但后来结合他原本互联网从业者的经历,又融入进了一些新的概念,有了新的想法,在其他朋友包括刘财福等人的推动下,不知不觉这么个“研究基地”就诞生了。
向坤在讲述这些事的时候,刻意把自己的“知识库”限定在一个30岁互联网从业人员、程序员、烹饪爱好者、“美食家”的范围,涉及到基因工程、分子生物学相关的内容时,故意地用很自信的语气说些有漏洞、带偏见的观点,加上旁边刘财福和李洋不时的纠正或附和,让他的话显得更加的可信。
别说周锐了,就是李洋、刘财福,以及在旁边听着的夏添火,都觉得这些就是向坤的真实想法。
周锐没有和向坤接触过,不像刘财福、李洋,天然对他有一种靠谱、稳重、做事能力很强的认知,不论他做什么都会给他加层“靠谱”滤镜。
所以仅从这简短的闲聊来判断,周锐觉得,向坤就是个有热情、有想法、有创意,但是对要做的事情缺乏足够了解和知识储备的理想主义者。
不过向坤看起来不缺钱,到时候请专业人员来做事就是了,这种研究基地能过审批,肯定有相关学术机构合作,向坤又是李洋的朋友,这些门路不会缺,用不着担心。当然,万一他们以后说不定做不下去,被“神行科技”一收购,成了他们在崇云山区相关任务的备用实验室,那也挺好。
在知道“游珑饭店”也是向坤他们弄的后,周锐对他们的好感又提升了不少,倒是希望这个什么养殖研究基地不要占用他们太多资金,千万别影响到那饭店,他可太谗那边的兔肉了,现在只要有空,就会各种蛊惑方博士,让调查小队一起去“游珑饭店”用公费聚餐。
因为还要进山,所以周锐他们也没在这边待太久,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告辞离开,不过离开前周锐倒是加了李洋教授和向坤的微信。
在向坤跟周锐、李洋、刘财福等人喝茶聊天的时候,杨真儿、唐宝娜、小苹果三人在院子另一边打牌,院子很大,两边离得够远,倒是不会互相影响。
她们用的这副扑克牌是特制的,正面一角有可触摸识别的记号,可以让盲人一起玩,这是唐宝娜知道小苹果要来后,提前在淘宝上买的,昨天上午刚刚收到。
在出牌的时候,她们也都会把牌的信息说出来,方便小苹果进行判断——虽然小苹果现在其实已经可以通过爱丽丝借助院子里的摄像头来“看牌”。
看到周锐等人离开院子后,杨真儿小声道:“那三个人估计有问题。”
唐宝娜奇怪:“有什么问题?那个人不是李教授的学生吗,看起来不像有问题啊?”
“你没觉得,向大厨跟他们说话时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和在忽悠我的时候一模一样吗?”杨真儿眯着眼睛小声说道。
唐宝娜笑道:“我没觉得。”
“娜娜,你还是太年轻,太单纯啊~!”杨真儿摇头,看了眼坐在客厅门口的夏离冰说道:“不止向大厨,你没注意到么,那三个人刚进来的时候,老夏在看平板,连头都没抬!”
“那怎么了?别说老夏了,我也不习惯跟陌生人招呼啊……”唐宝娜笑道,“我们不也一直在打牌?”
“不一样,以前咱们带老夏出去玩,虽然她也不怎么说话,但只要是新出现的人,她都一定会先默默观察,所以我想看一个人怎么样,直接问老夏就行。可这三个人,老夏连看都懒得看,要么说明她早就认识这三个人,已经看明白了,要么说明这三个人有问题!老夏肯定不可能认识这三人,那就只能说明这三人有问题!”杨真儿眉头紧锁,一副本宫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说道。
“你这逻辑不对啊,如果觉得这三个人有问题,老夏更应该仔细观察啊?”唐宝娜说道。
“因为……因为吧……老夏觉得他们在演戏,不真实!观察了也没用!”杨真儿说道,“你想想,正常人谁会跑到崇云村来做什么调研啊,这三个人还要进崇云山,太可疑了!而且你看那个人……一进院子,就迫不及待地去跟李教授拉关系,明显是有备而来,绝对有图谋!我估摸着,他们是因为咱们那游戏大火,查到了向大厨身上,知道他有钱,就想通过研究基地跟向大厨搭上线,然后骗他的钱!而这一切,已经被向大厨给看破,所以故意在忽悠他们,在钓鱼,等着抓到足够证据,把他们送进监狱!而老夏就是知道向大厨已经看破了他们,所以懒得观察,因为不需要……”
唐宝娜听得忍不住笑起来:“好呀杨老三,你刚刚一直在这开脑洞呢,难怪老是出错牌!”
而刚好走过来想看他们打牌的夏添火听到了那些话,笑着回头对正跟李洋聊天的向坤说道:“向坤,杨老三说你看破了周先生他们三个是诈骗犯。”
“诈骗犯?什么诈骗犯?”向坤一脸懵逼——当然,杨真儿说的那些话他其实每个字都听到了。
虽然最后的判断歪了,但杨真儿的判断方法倒还真不能说错。不过老夏没有抬头看他们,不是懒的观察,是因为她已经提前得了爱丽丝的通知,正在用平板电脑看爱丽丝给她传来的“神行科技”内部的秘密档案。
周锐等人肯定不会想到,当他们在院子里和向坤聊天的时候,离他们几米外那个绑着马尾的漂亮女孩正在用平板看着他们三个详细资料、他们近期上传的各种数据。
听到这话,向坤是在演戏,李洋却是认真道:“周锐怎么会是诈骗犯,他刚给我看了他们的毕业合照,他之前确实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这个没法伪装的,我只要查一下问一下,就马上能确定。”
杨真儿有些尴尬,瞪了一眼表哥,赶紧对向坤和李洋说道:“我没有!我没说!不是我!我这打牌呢,大块头污蔑!对吧,小苹果。”
小苹果笑道:“我只听到真儿姐说向叔叔钓鱼很厉害,估计是她想吃鱼了,向叔叔,你不是说这边有池塘可以钓鱼么?”
她其实是赞同杨真儿的部分判断的,有爱丽丝传输的信息,她知道这三个人的来头不一般,一进村子就放无人机高空巡查了一遍。而且从刚刚向坤跟他们的聊天,她也能听出来,向坤有很多事情是在刻意地露拙,说不定真是在忽悠他们。
“钓鱼的地方有啊,走走走,我跟楚哥最近正琢磨着弄个农家乐呢,有几个选址,你们一起帮我参考下。反正不管钓不钓得到,中午都能有鱼吃,当然,向老弟要是愿意下厨,我们就都有口福了!”刘财福接过话头笑着说道。
“下厨当然没问题,你们要吃烤鱼、鱼汤还是水煮鱼?”向坤笑道。
钓鱼的提议自然没人反对,他们本来到崇云村就是来玩的,于是大家开始准备起要带去钓鱼的器具,钓竿刘财福那里会准备,但其他一些东西却要他们自己带。
夏添火看着收起平板电脑,过去跟小苹果说话的老夏,想到杨真儿刚刚那些话,虽然知道是杨老三过度脑补,但他却忽然受到了些启发。
好像和她以前相比起来,老夏对于他在缅国被绑架遭遇的好奇心有点小啊?
正常来讲,对这种疑点极多、各种诡异玄奇的事情,老夏应该会更主动进行探究,应该对他这个亲历者他有更多询问才对?
或许,老夏对这件事已经有了比较笃定的判断,只是暂时不想告诉自己?
早上最后那个问题老夏还没回答,被突然出现的杨真儿打断了,看来回头还要再找个机会重新问一下。
他心里依然觉得,自己这次莫名其妙地从绑架中脱身得救,老夏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那海怪幻象、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传言,让他有种隐隐的期待。
……
和向坤、李洋道别后,周锐三人按原计划往崇云山而去。
“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以前学校的教授,哎,老李,我刚刚没有说什么违反保密协议的事吧?”周锐说着,有些担心地对前面开路的李仕玶问道。
“没有。”李仕玶简单地回道。
周锐放心地点了点头,又对身后的叶冲问道:“小叶子,刚刚一出院子就看你抱着平板在查,查到什么没?”
叶冲摇头道:“没有,那院子里的人,除了有几个暂时不确定身份,没有找到相关资料外,包括向坤、李洋、李俊、刘财福在内,资料都很正常。”
“我想也是。”周锐说道,本来叶冲也就是例行的查询,他们并不觉得向坤、李洋等人,或者那“养殖研究基地”会有什么问题,他们调查的重心,重来就不在人身上。
那个光头眼镜哥给他的印象也很好,不仅因为他是李洋教授的朋友爱屋及乌,也因为他说话做事的态度。
不过那院子里引他注意的人太多,不论是他十分景仰的李教授、那身高一米九多的夏先生、一直在玩平板没有看他们一眼的马尾美女,还有跟李教授女儿一块玩牌的那两个漂亮女孩,都不像是会出现在这个山村里的人,相比起来,向坤就要平平无奇多了,除了光头,并没有太多亮眼的地方。
周锐并不知道,叶冲查询的向坤资料,其实是被爱丽丝进行筛选和重制的。
虽然本来向坤的资料也没有什么明显问题,但为保险起见,向坤还是让爱丽丝进行了一些修补。比如他去年变异之前的照片,比如变异后某些时间段的行程记录,比如他在网上购买的各种书籍、器材记录,以确保没有任何会引起他们注意的疑点。
当然,就算有疑点,就算他们产生了什么怀疑,向坤也不担心,因为他还可以在晚上靠着老夏的“梦中梦”来对他们进行潜意识影响、催眠,帮他们强行“抚平”所有的怀疑。
以他们做为“神行科技”与他的最初接触,有他们的判断做背书,后续就算发生了什么事,“神行科技”的“目光”也不会在他身上多做停留。
正是有这套建立在“超感物品体系”基础上,爱丽丝对数字世界、老夏对梦境世界的强势掌控和影响的框架,向坤才这么有自信在崇云村、伍舒山,对“神行科技”的运作机制进行一次“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