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54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十億次拔刀 鋼金-第六百一十九章 你們該關心的是自己展示-ct2fr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师傅,怎么了?”
此时,邪月已经来到了赤阳仙君的身旁,然后和赤峰一样,显得有些困惑的问道。
不过话音未落,随着邪月的眼帘中,天际瞬间阴云密布,出现仿佛世界末日似的可怕场景。
她立刻说道:“天劫。”
“他要渡劫了!”
此刻,赤阳仙君一脸凝重的看着立与天际的沈侯白,然后喃喃说道:“如果这小子渡劫成功,那就是百年不到的天尊。”
赤阳仙君不说,邪月都快忘记了沈侯白的真实年纪。
“百年不到的天尊。”
默念这句话的同时,邪月突然双眼一圆,然后说道:“师傅,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什么?”
闻言,赤阳仙君问道。
“沈侯白会不会是某个神祗的转世?”
“否则的话,就算他打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而且……他刚才还说,三年让无相宗从仙神界消失。”
“就算是我赤阳宗倾巢而出也做不到三年吧。”
“如此……”
说到这里,邪月停了下来,然后看向了赤阳仙君。
“徒儿,你倒是提醒为师了。”
“我观察沈侯白这小子也有一年多了,但为师怎么观察都感觉他根本不像是一个不过三十左右的人,他或许真是的一名神祗的转世。”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一切都就说的通了。”
闻言,邪月点了点头,然后玉手扣住自己的下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又会是哪一位陨落神祗的转世呢?”
就在邪月和赤阳仙君言语的时候……
赤阳宗的上空,已经完全被劫云所笼罩了,甚至赤阳宗周围一两百公里的范围内也被劫云给笼罩了,由此可见,沈侯白的天劫应该又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天劫。
劫云滚滚压顶中,透着一股子压抑的气息,使得赤阳宗内,那一名名赤阳宗弟子,脸上全部呈现出了骇然之色。
“这是什么鬼。”
“为什么我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不止是呼吸,我的胸口也好闷。”
“该死,我快喘不上气了。”
“师哥我好害怕!”
“师妹,没事的,有师哥在。”
“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了?”
“天劫?”
“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天劫……”
……
正当整个赤阳宗人心惶惶的时候,天际的沈侯白终于有了反应,他低下了头,然后看向了赤阳宗那一个个抬头望着他的头颅,接着脚下仙气涌动中,沈侯白飞向了远处,看样子是准备将天劫引开。
对于自己的天劫,沈侯白很清楚,那是比普通天劫可怕上万倍的天劫,就算赤阳宗有守宗的大阵,或许可以在天劫下保护赤阳宗,但就算最后成功了,相信赤阳宗也不会好到哪去,所以沈侯白便选择了引开天劫。
“师傅。”看着沈侯白快速飞离,邪月立刻便又看向了赤阳仙君。
闻言,赤阳仙君仿佛松了一口气,随即如释重负般喃喃说道:“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知道将天劫引开。”
说完,赤阳仙君脚下一沉,御空而起中追了过去。
作为一名仙格强者,赤阳仙君在沈侯白的天劫中还是有自保能力的。
所以,他便追了过去,一方面是想亲眼见证沈侯白的天劫,另一方面是如果有必要,他会出手帮助一下沈侯白,帮他度过这次天劫,因为如果邪月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假以时日,沈侯白不说必然回归神位,退一步讲成为一名和他一样仙格强者应该不成问题吧。
遥想现在的沈侯白就可以秒杀一名天尊级,一旦他成为仙格强者,那么就算成不了神,估摸着也可以和神一较高下吧,那时候……赤阳宗搞不好就能跻身到顶级宗门的行列了。
这样的诱惑,就算是赤阳仙君也不可能抵抗的了。
“你来干什么?”
就在赤阳仙君追赶沈侯白的时候,邪月也一同跟来了。
看到师傅赤阳仙君脸上露出的不悦,邪月不假思索的说道:“徒儿也想去看看!”
闻言,赤阳仙君忽然一笑道:“真的?”
“难道不是因为担心沈侯白这小子?”
听到赤阳仙君的调侃,邪月凤目一翻,然后面庞微微一红中说道:“师傅,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越来越讨人嫌了?”
对此,赤阳仙君无语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接着说道:“你这丫头,还要死撑到什么时候。”
言语间,不过短短数十秒的样子,赤阳仙君停下了脚步,因为此时的沈侯白也停了下来……
随着沈侯白一口气飞出数百公里,劫云的目标因为是他,所以便跟着转移到了沈侯白此刻所在的地方,使得此时的赤阳宗已转危为安。
停下的同时,赤阳仙君不禁眉头一皱,“这小子想干嘛?”
“那是……”邪月跟着说道。
因为当沈侯白停下的同时,那里并非只有一个沈侯白……
“臭小子,你……”
沈侯白追上了无相宗副宗主等人。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截住自己去路的沈侯白,无相宗副宗主显现出了一抹惊讶。
惊讶的同时,他身后的弟子们全部看向了天际,因为沈侯白的天劫已经在此处凝聚了……
看着无相宗副宗主看向自己的目光,沈侯白目光平缓中透着冷澹道:“我刚才说了,今天特别想杀人。”
“其次,你觉得我会让你们回去,放虎归山吗?”
“所以……你想杀了我们?”
无相宗副宗主目光一敛,杀气再次涌现道。
“咔。”
沈侯白手握神霄的,拇指顶开了刀格,同时语气森冷道:“显而易见。”
远处……虽然隔了有数千米,但赤阳仙君还是听到了沈侯白与无相宗副宗主的对话,一时间……赤阳仙君露出了一抹吃惊之色。
因为他没有想到,沈侯白的杀心这么重,竟然要赶尽杀绝。
不过要说沈侯白做错了吗?
赤阳仙君倒是不这么认为,甚至很认同沈侯白的说法,放虎归山,这确实不是一个明智选择。
只是,让赤阳仙君困惑的是……沈侯白出于什么心理,又或者说自信可能杀掉一名主宰级的存在?
“宗主,我们要不要?”
同样听到对话的邪月,此时对着赤阳仙君说道。
“你这丫头,还说不担心沈侯白这小子?”
不等邪月说些什么,赤阳仙君又道:“先静观其变,若沈侯白这小子不行,为师在做出手也不晚。”
赤阳仙君当然可以直接出手,但出手也就意味着直接和无相宗撕破脸了,因为对于他们这些仙格强者才说,只要出手,必然会留下他们出手的痕迹,到时候稍微一查就能查到他的身上,所以如果能不出手,赤阳仙君是轻易不会出手的。
回到沈侯白……
看着沈侯白身上显现的杀气,无相宗副宗主微微眯缝起了眼眸,然后低声说道:“你能杀的了我的两个徒儿,就觉得连我都能杀了?”
“玄叶,与本宗一起,将这小子直接轰杀。”
闻言,无相宗副宗主的身旁,那名与邪月相亲的主宰级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臭小子,刚才在赤阳宗本座不好有什么动作,但是现在……”
“哼,敢坏本座好事。”
“本座不将你抽筋剥皮,碎尸万段,都解不了本座的心头之恨。”
看着这玄叶扭曲的脸庞,沈侯白歪了歪脑袋,然后说道:“你的样子可真丑陋。”
“可一点不像你在赤阳宗的时候。”
“不知道邪月长老看到你现在这样,会是什么表情。”
“表情?”玄叶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你真以为我喜欢邪月那个女人,我不过是奉宗主之命罢了。”
“除此之外,我也没有玩过主宰级的女人。”
“说真的,你们赤阳宗的邪月长老长的确实不错,本座第一眼看去,就想把她就地正法了。”
“不过也不迟,等本座把你杀了,本座就向宗主请求,让他出面,到时候……你们赤阳仙君就算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也得卖我们宗主一个面子,到时候……邪月那女人依旧是本座的囊中之物,本座想怎么亵玩就怎么亵玩。”
随着玄叶吐露心声……
不远处的邪月,一张俏脸已经涨的绯红了。
“你休想。”邪月近乎咬牙切齿的喝道。
说完,邪月看向了一旁赤阳仙君道:“老头,如果他真让无相宗主出面,你会因为有所顾忌,答应他吗?”
闻言,似故意逗邪月,赤阳仙君露出一抹严肃的表情道:“如果你肯帮师傅搞定沈侯白,那自然没话说,如果不行,可能……”
“老头,你……”
邪月一双明眸已经瞪圆了起来,只因她没有想到赤阳仙君还真有可能把她卖了。
不过就在这时,赤阳仙君似知道有些过头了,便立刻又道:“徒儿,为师和你开玩笑呢!”
“你是为师除了沈侯白这小子外,唯一的弟子,为师一直把你当女儿看,怎么可能把你往火坑里推。”
“不过这玄叶,倒是让本座没有想到……这人啊,真的是不能貌相啊。”
玄叶脸上狰狞不减中,似话没有说完,便又道:“是不是很生气?”
“还有让你更生气的。”
“你没瞧见,刚才你们邪月长老在我面前的时候,那小女人的模样,啧啧啧,真是有味道。”
沈侯白依旧完全没反应,但不远处的邪月早已气的双眼都快要冒火了。
“师傅,你就是这么给我安排相亲对象的?”
没处撒气的邪月又看向了赤阳仙君。
“还敢说把徒儿一直当女儿看。”
闻言,赤阳仙君却是无言以对,只能假装没有听到,免得自己尴尬。
亦就在这时……
“说完了吗?”沈侯白一脸冷漠中,终于开口说话了。
而就在沈侯白开口的档口,无相宗的副宗主冷冷说道:“玄叶,别和他说这么多了。”
说完,他的身上便爆发出了一股强劲的仙气。
相反……此时的沈侯白,不知为何,那已经顶出刀鞘的无影,沈侯白收回了顶起刀格的手指,让无影重新回到了刀鞘中。
见状,无相宗副宗主,看着落回刀鞘的无影,他不由得说道:“怎么……害怕了?”
“可惜,太晚了,现在不管你说什么,你得要死。”
闻言,沈侯白摇了摇头,然后语气清冷的说道:“想杀我,先问问我的天劫同不同意吧。”
“天劫。”
也就是这个时候,无相宗副宗主想起了脑袋上,此刻已经凝聚完毕的劫云,看着劫云滚滚中,云中不断闪现的雷光,他并不是赤阳仙君,所以他无法感觉出里面蕴含的可怕力量,便冷笑一声的说道:“区区天尊级的天劫,能奈老夫何?”
“是吗?”
说着,沈侯白看向了天际,接着声不大,但足够在场的人全部听到的说道。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话音未落,沈侯白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无与伦比的仙气,与此同时……一层,两层,三层……
沈侯白开始疯狂的叠加仙气护盾……
起初,无相宗副宗主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随着沈侯白仙气护盾越叠越多,特别是当他叠到一百五十层的时候,无相宗副宗主的双眼都看直了。
因为就算是他,也就叠个一百层而已,一百五十层,那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然而,更加可怕的是,一百五十层的仙气护盾似乎并不是沈侯白的极限,他仍旧在继续的叠加,一层套一层,仿佛永无止境似的。
“这……这小子……”
“徒儿,为师终于明白这小子为什么那么嚣张了。”此刻,看到沈侯白身上那叠加的密密麻麻的仙气护盾,饶是赤阳仙君,也不免咋舌了起来。
“换成其他人,能够叠加这么多层的仙气护盾,恐怕比他还要嚣张。”
当沈侯白的仙气叠加到三百层后,沈侯白终于停止了‘疯狂’……
使得远处一直看着的赤阳仙君与邪月,竟然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他在叠下去,沈侯白不疯,他们都要疯了,因为这个叠加的层次,就是赤阳仙君自己都无法做到。
“三……三百层仙气护盾,你……”
无相宗副宗主,此刻仿佛看到了怪物似的,一脸的不可置信。
但是……事实上就摆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而就在沈侯白将仙气护盾叠加完毕后,沈侯白冷冷说道:“我如果你是你们,就不会关心我的仙气护盾,你们该关心的是自己。”
“系统提示:宿主的灭世天劫将在十秒钟后落下,请宿主做好准备。”
“系统提示:宿主的灭世天劫将在九秒钟后落下,请宿主做好准备。”
……
“这……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沈侯白的灭世天劫即将落下,天际……劫云出现了变化,那被漆黑的滚滚劫云,此刻骤然发亮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毁灭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了开来。
气息之强,只可怕……沈侯白所在的区域,花草树木,仿佛生命力被吸取了一般,瞬间枯萎,凋零,更可怕的是……那流淌着的一条条河流,仿佛静止了似的,竟然停止了流动。
“师傅,这……这是怎么回事?”
邪月双目瞪圆中,小脸不禁煞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