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ca9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討論-第181章 給困惑者解題分享-fa8o7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
对于一线分厂疑惑的问题,远峰召开会议。参加者,为这些分厂的管理人员,包括调度员。
看郑晓海在办公室里。
远峰约了郑晓海一同去会议上。
原本也是要叫花可南的。
花可南告诉,他要去二分厂熟悉情况。
“那你去吧。”对于花可南最近的表现,远峰看在眼里。
能够感觉到,花可南已经热衷于到生产现场,这是好事情。身为常务副总,不熟悉生产现场,是个很糟糕的事情。
远峰和郑晓海来到小会议室。
两办已经把应该到会的人员通知到位。
会议开始,远峰让大家畅所欲言。对于不明白,想不通的,可以直白地说出来。
远峰听了几个分厂厂长说到的难处,一一做了笔记。
等大家把疑惑的问题提出来后,远峰开始解答这些问题。
在解答这些问题前,他问了新产品分厂陈庭中一个事。
“你们分厂,与成安配件厂有合作,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合作的?”
陈庭中说:“远总。这个事,你知道的呀。你也去过成安配件。”
“我去过,不代表其他人去过。你说一说,你们分厂,是怎么处理这个外协合作的。”
陈庭中把这中间的操作细节说了。无非是成安配件加工好,拉到远程进了新产品分厂后,单独走账。这样,便于远程公司和成安配件的单独核算。
远峰在陈庭中说了这中间的操作细节后,拿这个当案例解剖。
“我们就要组建的子公司,在大家看是难点的,就在这里。其实,很好处理。”
远峰举这个例子解说了后,又举A品分厂来说。所不同的是,当A品分厂被单列为单缸泵公司后,这个品类为内部主生产产品,其它在这里加工的,就是外协件,为其它分厂做外协加工。
这,只是考核做计划时的不同,各个工段,包括班组,生产上的一切照旧。今后以单缸泵的销售资金回笼,考核这个公司的效益。其它品类的外协加工,按另一套考核方法进行。
子公司内部考核,分主件,即你是哪个品类的公司,分附件,即外协件加工。
这样剖解后,困惑诸位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其实,就是一回事嘛。”
賴家有神明 南離火
宅門似錦 天幻雪
“开始,听说,以为要做多大的调整。其实,就是没有调整,就是一个机构的变化。管理层上的变化。”
最终的变化,只有远峰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解决了这个迷惑一些人不解的问题,远峰脸上滑过一笑。
三國之占山為王
郑晓海敏锐地发现了问题。
这样调整后,机关的一些部门,似乎闲置起来,无事可做了。
这,正是远峰下这一步棋的目的所在。
随着五个子公司的分列出来,原先设置的部门,没有必要存在。原先在程颂手上对应市府部门设置的一些部门,可以合并,甚至撤消,多余人员,分流。
郑晓海新设立的几个部门,也就寿终正寝了。
这些在座的生产一线分厂厂长,现在对远峰的态度,可不敢像从前那样了。
自从主管局的局长华令虎成为远程公司的董事长后,大家很识时务,明白了大的趋势。
即使哪一天,华令虎不当这个董事长,那后面接替的人选,不用明说,就是远峰。华令虎在职工代表大会上说了,他这个董事长,是个临时的。
至于郑晓海,想也别想。要是郑晓海能成为董事长,也就不会华令虎出面,把郑晓海的董事长挪成副的。
随风倒,是很正常的自然现象,也是职场现象。
我的红警我的兵 捕秋
萌寶令,警長爹地我要了 年小西
尤其像陈庭中这样的人。之前,跟紧郑晓海,是因为郑晓海比程颂年轻。现在,郑晓海的势头,已经过去了。再跟着,不是傻,就是呆。
“远总。现在,经你这么一解释,什么都懂了。”陈庭中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郑晓海可是不爽了。什么玩艺,早先,怎么没看出来,这家伙拍马屁,一个抵两。
树倒猢狲散啊。郑晓海不无感叹。他再次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以前的人,跟着一个人,可以为老大两肋插刀。可现在,只是一个董事会的改组,就让这些人现出了原形。
雪狼傳說之女狼人
看出了这些人的真面目,又能怎么样。只能看着憋气。
郑晓海的眼睛投到窗户那边。窗户外,热浪滚滚。好在,大会议室里的几台吊扇在转动着,不至于把人热出汗来。
总装分厂的厂长方元与陈庭中唱起了反调。
“远总刚才的解释,反而让我越发糊涂。每个分厂都这样弄,需要增加财会人员吧。要不然,这个账,不好做啊。这反而加大了分厂的工作量。”
远峰告诉,“这个问题,后期会解决。”
方元居然杠上了,问:“增加财务人员,分厂多出来吃闲饭的人。”
A品分厂的厂长杨小余有了提醒,“方厂长,你这就是有意抬杠了。远总已经说了,后期会解决。再说了,财务人员属于吃闲饭的吗?”
郑晓海的目光投到杨小余的脸上。
杨小余感觉到郑晓海投过来的目光,把头低下了。
郑晓海的目光可是犀利。嘿,又跟上一个拍马屁的。
陆少的前妻 香水百合
说起来,杨小余之前也是跟郑晓海的人。现在,也变化了。转向真快。
……
星期天,在另外一个地方。
极品复制
“毒。远峰这一手,毒啊。”郑晓海对柳姗发着牢骚。
柳姗笑笑地看着郑晓海。这个男人,最近的状态,已经不佳。
“晓海。你可是说过的。男人,无毒不丈夫。”
可见亦斑 黄猫猫
郑晓海这就郁闷了。不亚于落魄的他,就连身边的女人,也有小瞧他的举动。
今天约她过来,柳姗先是说身体不舒服,后来,总算是答应过来。过来后,却说出这种让他听了胸口添堵的话。
柳姗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重了,过来,贴着郑晓海,说:“不要生气了。我想知道,远峰的这一手毒,表现在哪里。”
郑晓海告诉,远峰这样一折腾,正好可以重新洗牌,把对他不利的人,全部靠边站。
“用几个子公司形式,把他想用的人,全部用起来。我们的人,一个不留地,撸下去。这招,真够狠的。”
“不会吧。远峰不会这样傻。他要是真的这样,意图过于明显,给人话柄,不利于他今后的管理。”
“你以为,远峰很善良。”郑晓海说了这话,伴着一个摇头。
柳姗问:“真要是这样,你怎么办?”
郑晓海说:“还能怎么办。干瞪眼呗。不过,我要看看,以前跟着程颂的人,远峰能动几个。”
柳姗问:“你预估着,远峰会对程颂的人,手下留情?”
郑晓海摇头,说:“估计,程颂的人,也不会留下来。”
“这么说,我也要做好挪位的准备了。”
郑晓海说:“她不敢动你。在远程公司,没有人可以替代你的位置。”
“你笃定?”
郑晓海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