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g2a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123章 那就以身相許!看書-30p6d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丹七扶着额头苦思冥想,忽然欣喜地说:“宋长老,他一定还记得!”
关键时刻还是要靠宋紫云,丹七捏着传音符,不多时就有了回信。
宋紫云语气缥缈又悠远地说:“当年您带着我和陈远道一起去的,带着面具,还当场扔了飞镖射在舆图上,吓的一位仙界掌门哮喘发作了!”
原主当年这么虎?
真是威名在外,呼风唤雨的大反派呢。
苏青之的心终于落回肚子里,说:“此地不宜久留,我先撤。”
“咚咚!”
门外响起震天的敲门声,丹七脸色微变,低声说:“不好,那个疯子又来找我了。”
“如花,你见我一面,我有钱了,很多很多钱!”
门外的男子带着醉意,狂拍着门。
馨月的幻想鄉之旅 鬼醫
星戰歸途 曉華科幻系列
屋里的交谈声,让男子的声音更加怒气冲天。
他厉声说:“如花,我们说好要在一起,你竟然背着我陪别人?”
“咔嚓!”
门板被人生生拍碎,门口的男子东摇西晃着闯了进来,手持利剑喝到:“那个野男人在哪?给老子滚出来!”
“你从窗户走!”
丹七当机立断,一把将苏青之推出了屋檐,迎上前娇媚地说:“王公子,你喝醉了,我扶你。”
苏青之踩着屋顶的瓦片正猫着腰走着,不慎一脚踩空,她正惊慌间,就见有道白光飞来稳稳地接住了自己,带到了屋檐上。
真是好险,她惊魂初定,才看清眼前的年轻男子面容粗矿,眼眸深邃中带了几分霸气,仰头喝下一杯酒打趣道:“幽会美人被抓包了?”
这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太像现实世界里的父亲了!
一股强烈的酸涩涌上心头,苏青之喉头发紧,欲语泪先流。
“嗨,小兄弟,你咋还哭上了?”
男子凑上前,手忙脚乱地掏出一方帕子说:“瞧你跟个小丫头片子似的,没骨气!”
这声音真好听,连埋汰人都觉得是美妙的乐曲。
苏青之忍住要飙飞的眼泪,起了结交之心,微微一笑说:“多谢大侠相救,那个..这里风大,走,我请你进屋喝!”
推杯换盏之后,此人打开了话匣子,苏青之才知他是灵州国的世子,叫穆沉英,此次也是为了灵山的那件圣物来的。
听谭弟讲过,他的那头灵鹿疾风,就是机缘巧合下在灵州国得的。
虽然是潜在的竞争对手,但苏青之还是沉醉在他的嗓音里不能自拔,亲自为他斟了一杯酒说:“今日得遇穆大哥,一见如故,明日我们结伴而行入灵山可否?”
“那敢情好,这地界我第一次来也不熟悉,咱俩虽然头次见面,却相见恨晚,哈哈,喝酒!”
穆沉英松了松衣衫,爽朗笑着说。
这一夜相谈甚欢,李野循着足迹找来的时候,苏青之站起身恋恋不舍地说:“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我住呈阅客栈,不知穆大哥可顺路?”
“还真是巧了,我也住呈阅,是最后一间雅阁305!”
穆沉英深邃的眸子跳动着火焰,看得李野心里直发毛。
这..这…头一回见苏师弟对人这么热情,他俩这是啥情况?
你是仙君的人可晓得?
李野“哎,哎。”几声,拨开穆沉英想要搭上苏青之肩膀的爪子怒声说:“这是我小师弟,要守礼,不能勾肩搭背!”
苏青之狠狠地瞪了李野一眼说:“无妨,他是我的穆大哥,自是与别人不同。”
完了..完了..瞧苏师弟一脸崇拜地看着此人,眼里直冒星星,仙君的地位不保了!
此时呈阅客栈的厢房里,冷千杨正吩咐众弟子们在干活。
“七子香拿上次元庭送我的那种,两边都点上。”
“青果怎么还没取来,魔界幽冥城的品种最甜,这种不行,拿走!”
“膳房呢?需要的原料都备好没有,拿最好的鸡蛋,赶紧的!”
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冷千杨第五次踱着步子站在窗户边张望,还是不见熟悉的身影。
“仙..君..那个鸡蛋两百个够不够?多的再没了。”
当他第十次踱着步子走下楼梯的时候,掌柜的如惊弓之鸟,战战兢兢地说。
冷千杨满怀杀气的眼神一扫,身旁的弟子立刻接话说:“启禀仙君,一品居膳房的人警戒心太高..就..抓着一个,他只记得苏怀玉点了十六个人干活。”
已经亥时了,冷千杨淡漠的眸子扫到身后的弟子说:“给我找去!”
鸾凤错:公子如此多娇 绯羽夜
苏青之嘻嘻哈哈地进了大堂,迈进去的那只脚又赶紧给撤了回来。
大堂里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寒意,仙君八丈以内都没有能喘气的活物。
“铛!”
隔空飞来一个茶杯砸在苏青之额头说:“给我跪下!”
这凌厉的气势,寒意森森的眼神看的穆沉英两腿一软,不知怎么也想跟着跪。
武神培養系統 武道成神
这个人在三界的名头太响,是灵州国大祭司最崇拜的人物。
他按着手里的弯刀,沉思了几秒朗声说:“灵州国世子穆沉英,见过仙君。”
勾肩搭背,相谈甚欢,又给我勾了一朵烂桃花回来?
红缨记
你可真是能耐呐。
冷千杨淡漠的眼神瞥了他一眼,用灵丝绳将苏青之捆着掂了掂,说:“我不喜闲人打扰,阁下另寻住处。”
这..穆沉英还在犹豫就见掌柜的哈着腰说:“世子殿下,请到这边来结算银钱。”
风波城早就客满了,冷千扬分明就是仗势欺人,做事太狗了!
苏青之吃力地扬起脑袋,就见冷千杨警告地捏了捏自己的脑袋说:“想为他求情?”
这语调跟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分明在说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敢给我张口?
我的妈呀,惹恼此人下场绝对很惨。
对不起了穆大哥,你先委屈一会儿,等我给你斡旋。
厢房的门被人一脚踢开,冷千杨将苏青之提溜在案桌前,语调阴沉凛冽:“给我说。”
交代问题呗再简单不过了,此人吃软不吃硬。
苏青之一脸乖巧地说:“那年在平洲城大雪纷飞,我像一条狗似的蜷缩在悦来客栈门口,要是没有穆大哥给我两个鸡蛋,我早就..”
“您教导我们要知恩图报的,我要是成了白眼狼,被外人戳脊梁骨,丢的是您的脸面。”
她抽噎着鼻子,抠着指甲语带哽咽说。
真是好体贴,好会为我着想,奸滑的小贼子。
冷千杨凤眸微眯,看他跪的笔直如松,一双丹凤眼睁得老大扑闪扑闪地眨,很像是等待自己召唤的阿九。
态度还行,他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此人的鼻涕泡泡,转了转手上的茶杯说:”想叫我改变主意也不是不可以…”
潜台词我懂,都是有条件的。
苏青之一本正经地说:“仙君尽管吩咐,除了..以身相许。”
故意气我,冷千杨心里的邪火又窜了上来,咬着后槽牙说:“那就以身相许!”
我还想垂死挣扎一下,我不想变成一具尸体!
苏青之在心里咆哮着,抠了抠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