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9du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世子很皮笔趣-第八百章 俺朱棣纔是真命天子!讀書-xbg6c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一场惨烈的血战再度开始。王忠与李远为永世做官,为家族得永世富贵,那叫一个拼命;燕兵为营救燕王,也都奋不顾身,各个通红着双眼英勇冲锋。
南军方面被袭的部队,回过神来后,也拼死展开反击。双方都要争取时间,燕军必须赶在燕王亲军崩溃之前冲入南军阵中,把燕王救出去;而南军外围兵马要做的,就是死死缠住王忠和李远,坚决不让他们突破外围的防线。只要拖到燕王被擒/被杀,眼前的这些敌人必将丧失勇气,全线崩溃。
王忠部在南军背后,他那里的战况道衍一时不好判断;而李远部直扑南军正面,他的进展被道衍尽收眼底。李远的突进速度很快,一会儿工夫,仓促截击的南军外围已经出现松动,防线也逐渐凹陷进去。
“传令,跟贫僧进攻!”见李远进展顺利,道衍脸面兴奋,亲自带兵冲击。如今这种情况,南军将领的注意力都在阵中的燕王身上,照李远的冲击速度,只要自己再率兵从后面压上,将燕王救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道衍蓄势待发之时,道衍的后方却突然奔来一名哨骑。这名骑兵的背上插着一支箭矢,一看就是被人射伤的。
“南……南军!”哨还没奔到道衍身边,那名哨骑便支撑不住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出自己发现的敌情后,便“噗通”一声从马上跌下来,落马身亡!
虽不过寥寥数字,但哨骑的话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南军不都在前面吗?怎么后方也有兵马?
“敌军还有兵马!?”
道衍内心也是惊骇不已。他下意识地掉头瞭望,不多时,地平线上便冒出一大群黑点。真的是一支大军!
“天要亡我!”道衍身子一软,几乎从马上栽倒下来。而在南军那边,指挥位置上的蒙鉴早已远远瞧得兵马旗帜,当即欣喜若狂地击掌大笑起来:“杨文不辜我望!”
这支突然出现的兵马自然是南军的帮手,而且人数不少,共计五千余人,领头的也不是别人,而是先前被燕王托以重任为其把守后方的的杨文!
杨文乃开国的洪武朝老将,与徐辉祖是铁哥们情谊,且一心忠于朝廷,先前投降燕王乃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建文下落不明,朱柏登基已经是事实,当蒙鉴兵临城下,又手持徐辉祖亲笔诚恳地请他反水相助新朝时,杨文自然应命。
蒙鉴率军抵达战场前,便考虑到抓捕燕军重要人物之事,早就派杨文先行一步,搭乘华夏海军的运兵船,从海路绕道永平城附近,以为埋伏。此时杨文一路疾行,终于在燕王身陷重围,道衍准备倾力一救的关键当口赶到了战场!
“阻敌!阻敌!”在经历短暂的惊骇后,道衍声嘶力竭地大喊。现在他救援燕王的计划正是最要紧的关头,而杨文却从后方杀至,若不将其阻挡,别说救援燕王了,恐怕自己这一部都要被杀得干干净净。
道衍周围的兵马出现骚动。杨文部的出现,不仅让道衍部措手不及,更加剧了燕兵心理上的恐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道衍命令兵马急匆匆调转枪口之际,五千骑兵已冲到了阵前。杨文一马当先,领着五千精骑直冲阵中,所过之处道衍部人仰马翻,立时陷入混乱。
“燕军残部构不成威胁,弟兄们步步为营,把逆王朱棣擒下!”指挥阵地上,蒙鉴挥舞着长刀对着阵中的燕王放声大喊。朱久炎给蒙鉴的命令虽是“可杀燕王”,其中的尺度全凭蒙鉴自己裁量,蒙鉴此刻认为若是能够活捉燕王那便最好。一来洪武皇帝有不许杀害宗室的祖制;二则燕王可是皇帝的亲哥哥、太子的亲叔叔,若是杀害于新朝的名声不利;三方面便是,通州的朱高炽仍旧不可小觑,若是活捉了燕王到了通州阵前,朱高炽与其手下燕军,必定投鼠忌器,到时,天下一统在即。
“活捉逆王朱棣!活捉逆王朱棣!”负责包围燕王亲军的将士们当即齐声高呼,但他们仍旧维持着纪律,并未因此展开冲锋。这也是蒙鉴部署好的。他明白,燕王亲军铁骑骁勇,逼迫困兽,徒增伤亡。因此蒙鉴并不急于让将士们一涌而上,那样反而会给予燕王逃脱机会。只要稳扎稳打,逐渐缩小包围圈,燕王束手就擒只是时间问题。
燕王此时的处境十分凶险。他的护卫亲军,有大半都被蒙鉴的兵马冲杀切割开来。在更外围,受道衍之命救援燕王的王忠部也被平安和盛庸率领的兵马围攻,王忠被平安砍杀当场,所部被盛庸带人俘虏。由于杨文的意外出现,道衍人马别说冲进来救援,道衍自身难保。仅靠冲进来的李远部兵马,不仅难以冲破防线,反陷进去都很有可能。
燕王感受到了被擒的威胁。他把能集结的亲兵都集中了起来,不断尝试突围。可冲了几次,不但没能将缺口打开,自己的活动范围更被压缩到方圆不到两里的范围内。随着时间的流逝,身边亲兵也越来越少,此刻围在他身边的亲兵已经不满五百人,将领只剩术士出身的袁拱,不可谓不讽刺。
在又一次的亡命突围受挫后,燕王率领的这几百人已全部被蒙鉴压缩在一个小土丘上。趁着李远部在外围冲击过来的当口,穿着铠甲的“天下第一术士”袁拱焦急地对满脸绝望的燕王道:“王爷,坐以待毙只会被擒,到时一切都没了!您有太平太子之相,上天绝对会庇佑您的,咱们还得拼上一把,尽全力和外面的援兵会和!只要到了通州,凭借您的本事和世子手中的兵马,燕军必将再起!”他的后背已中了一箭,虽然有将领级铠甲保护,但箭头仍嵌入其中,鲜血将铠甲染得通红,却根本没有时间处理箭伤。
原本已经失去斗志的燕王,在听到袁拱的“太平太子”之言,稍稍打起了谨慎,他环顾四方。袁拱言下之意,实际上是在劝他改变前几次一击不中,改寻他处突围的试探冲击方式,下定决心拼死一搏。若成功,自然可以杀出重围,要是再不得手,深陷南军阵中,便再无侥幸之理。先前燕王一直不肯孤注一掷,是相信道衍肯定能动员周围的燕军残部冲破包围,将自己营救出去,可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形势,燕王知道寄希望于外面的援兵已不可能,可这最后一次突围若是失败……上天真的会庇佑俺吗?
燕王自我怀疑的当口,猛然间,天色突然黑了下来,天空之中也刮起凌厉的北风,北风呼啸着扫过整个平原战场,将成片的南军军旗吹得东倒西歪……起风了!天也瞬间变黑了!!上天真的在眷顾俺!!!上天真的在帮俺!!!俺朱棣才是真命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