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g6p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七百四十章:那時釋迦摩尼還活着鑒賞-wtqho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这些魔子虽然看上去邪性的很,实力其实并不算很强,大概也只是在灾灵上品的水准。
但自己有时间之火和五行钟,对付起来并不难。
可眼前密密麻麻的数量,还是令他头皮发麻,更麻烦的是,此时他很担心再引来什么别的东西。
这座大雷音寺实在太邪乎了,特别是自己看到的那尊石佛,简直邪恶到了极点。
这里是否还有更可怕的东西,他不确定,但总觉得多留在这里一分钟,自己心里那种不详的预感,就越发越重。
“不管了,先杀出去再说!”丁小乙心一横,打算放手一搏。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
“砰砰砰砰……呼毕勒罕……呼毕勒罕……”
身后的喇嘛还在不断对着周围尸体磕头,对于这些魔子根本视而不见,丁小乙见状,已经彻底放弃让他来帮忙的念头了。
“嗖!”
忽然一名魔子安耐不住心中杀意,飞身迎上丁小乙面前。
右掌忽然间黑气蒸腾,一时各种杂念、低语、以及某种不可描述的喘息声,从黑气中涌动出来。
光是这种诡异的声音,就让人心神不稳。
紧接着又一名魔子出手,同样的招数,却是从另一侧攻杀而至。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只见黑影重重,这些魔子纷纷出手。
显然,他们并不打算如电视剧里那样,一个个上去送人头,直接以群殴的方式碾压过去。
丁小乙见状,嘴角抽搐了几下后,却并没有因此露出惧色,悍然一拳迎上去,同时把第二元神当做盾牌横档在胸前。
“轰!”
一拳击出,打在了那只满是黑雾手掌上,周围地面瞬间炸裂,穹顶开始颤动,大量的碎石坠落。
这名魔子显然在力量上远远不如丁小乙,身体顿时横飞出去。
但丝丝黑雾,却是沿着丁小乙的拳头快速蔓延全身。
一时间各种诡异负面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
然而还不等这些负面情绪侵蚀到他的理智,丁小乙伸手一把抓过另一名魔子,一口浓痰就将这些负面情绪全部吐在这货脸上。
同时右手挥动第二元神,此刻第二元神骂骂咧咧的,把脑袋与四肢缩回了龟壳里。、
坚实的龟甲上,五口火炉掀开。
赤、青、金、黄、紫。
五色交缠,五种不同的火焰,燃成一团火球,正面将另一名魔子撞飞出去。
五种火焰瞬间在魔子身上爆燃开,混合了时间之火的火光,令这名魔子身体转瞬间被焚烧成类似金属一样的雕像,笔直的落在地上后,“咣”的一声摔的粉碎。
一场群殴混战,在狭窄的地窖里爆发。
狭窄的空间根本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站人的缝隙。
换做一人只怕这时候早就要被这些魔子以人海战术淹没掉,但奈何遇到了丁小乙这个满身神装的家伙。
特别是第二元神,因为变大了之后,被丁小乙直接拿来当做盾牌,且不说九天玄龟的龟壳有多硬。
仅仅是上面熊熊燃烧五色火焰,就令这些魔子靠近不得。
等丁小乙抽出【黄泉】的时候,这些魔子心里骂街的念头都有了。
反观丁小乙,仗着自己有煌鲸传承【吐故】的能力,面对群殴,直接横冲直撞的往里面冲。
不时张嘴一口浓痰吐在他们脸上,令魔子腐蚀心神的能力也起不到作用。
看着这家伙在自家兄弟里犹如MT一样左冲右突,后面的魔子神色就不善了。
只见几个魔子趁乱中,往后退去。
事实上,丁小乙心里也是一阵骂街。
他发现这些魔子远比他想想的更难缠,自己的分解之力对他们无用。
即便黄泉锋利,能够轻易劈杀他们,但他发现自己劈成两半的魔子肉身,居然会被其他魔子吞噬掉。
吞噬之后不仅仅势力大增,还变得特别狡诈,不时绕着自己背后玩阴的。
即便是借助五行钟,把这些家伙全部震开,可真正能起到致命打击的,还是自己的第二元神。
这样一来,自己和第二元神的消耗,不可为不惊人。
不时要往第二元神的嘴里塞进去几颗灵能丹,照这个速度下去,如果不能尽快突围杀出一条血路,自己也未必能撑太久。
可麻烦就麻烦在这里,这些魔子不惧生死的往自己身上扑,好像自己就像是浑身散漫了鱼饵,掉进了鲶鱼池里一样。
一路冲杀了半天,居然还在原地踏步。
这时,丁小乙忽然听到一种若隐若无的禅唱。
初时,他以为是错觉,但佛音渐渐浩大起来,在整座地窖中缭绕,如黄钟大吕在震动,庄严、浩大、高妙、玄奥。
目光一扫,就见后面,十余个魔子站成一排,口中默念着经文,一缕缕黑色的烟云升腾,透过周围的缝隙,朝着上面的佛殿钻去。
见到这,他心中猛的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一种强烈的直觉告诉他,不能让这些魔子继续念诵下去,不然这座寺庙里的某种生物会被他们唤醒。
当即唤出五行钟。
“咚咚咚……”
一连三声巨大的钟鸣声爆响,混合着五行之力,将周围魔子震开。
然而这些魔子似乎心意相通一样,连成一排,将五行钟的音波生生格挡下来。
也在这时,后面十余魔子诵经声越来越响彻。
但经文传入耳中,却不复方才那般神圣庄严,反而是给人一种神圣到极致的堕落,从庄严中渗出的邪恶。
欲望从枷锁中渗出,就似是戒烟许久的人,再次迷恋上尼古丁的快感,只会抽的更加猛烈。
恍惚中,这座古老的寺庙,似乎从沉睡中醒来一样。
丁小乙耳边传来轻盈的呼吸声,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逐渐总睡梦中醒来。
顿时,他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想到那尊似佛似魔的石佛,瞬间心头就炸毛了。
若是那尊石佛醒来,自己就算是有翻天的本事也难逃一死。
“要想办法跑出去!!”
丁小乙有些着急了,目光左右扫视中,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目光一扫,忽然发现地窖里的那些干尸大片大片的歪倒在地上。
而这些干尸双手所朝拜的方向,却是齐刷刷的指向一个地方。
他循着方向望去,那是一面石头堆砌成的石墙。
不同的是,在石墙的缝隙中,夹杂着一颗很嫩绿的青草,寥寥三两根青草,像是顽强的小强一样,在夹缝中生长出来。
丁小乙一呆,目光看着青草微微晃动的影子,心头猛的一振,一把抓起还在磕头的喇嘛:“别磕了,你家祖宗显灵了!”
说着也不顾喇嘛反抗,抓着喇嘛的胳膊,一个健步冲到石壁前。
靠近石壁后,果然一缕很微弱,几乎无法感受到的清风从石壁缝隙中钻出来。
“果然是出路!”
丁小乙见状,瞧准了石壁上那一缕微小的缝隙,一脚踹上去,厚厚的石壁轰然倒塌。
露出一个窟窿出来,一股寒风沿着窟窿涌入,后面那些魔子瞬间炸锅了,眼见到嘴的肥肉就要这样溜走,他们当然不会甘心,疯狂扑上来,想要阻断两人的去路。
可丁小乙根本不给他们机会。
催动五行钟,只见钟体发出一声恢弘巨响,一圈五色霞光,从钟体内迸发出来,将扑上来的魔子直接轰飞出去。
趁着机会,他赶忙拉着喇嘛往窟窿里一跃跳出窟窿后,沿着前方雪地就跑。
狂奔中丁小乙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那些魔子没有追出来,汇聚在洞口,不时发出愤怒的尖叫声。
看起来他们只能待在寺庙里,这不禁令他松了口气。
突然,这些魔子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神色变得惊恐起来,刹那间被什么东西给吸了回去。
很快,偌大的古寺有悠扬钟声传出,像是佛音在缭绕,让人心神宁静。
远处太阳升起,金光辐照在这座巨大的寺庙上,令寺庙的泥瓦覆上金碧辉煌的光芒,涤尽污垢,洗尽凡尘,沐浴在一片神圣祥和的光芒中。
此刻喇嘛噗通一声匍匐在地上,朝着身后这座古寺五体投地的跪拜。
只是血泪却是止不住的流出来,悲伤的大声哭嚎着。
仿佛他们一行人来此的目的只是为了朝圣,但哪佛早就圆寂,传说中的大雷音寺里已然没有了佛,只剩下了魔。
丁小乙站在一旁看着,不禁皱起眉头,这座寺庙是将一座山头直接挖空建造。
从正面看大气磅礴,但从背面看更像是一口巨大的棺材,此时金光璀璨,佛光耀目,很难说这座寺庙的存在,是否是在镇压这里面的魔物。
他拿出手机拍摄下张照片,打算等回去找胖胖询问一翻。
“行了,走吧,这地方也不是人待的地。”
他说着一转身,哪想却见喇嘛跪在地上,人居然已经化作一具森森白骨。
“怎么会这样!!”
丁小乙大吃一惊,方才还好好的人,怎么忽然就变成了白骨,然而等他走上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接触到对方。
显然时间线在两人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重新分裂开。
“哎,真可怜!他生的太晚了,若是早个千百年,或许还能赶上大雷音寺千万人朝拜的圣景。”
一声叹息声传来,丁小乙猛的感觉肩膀一沉,回头看去,发现居然是鬼公主。
“怎么看到我是不是特别失望!!”
对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丁小乙嘴角一抽,心里大呼特别特别失望。
但脸上还是强颜欢笑道:“哪能呢,哦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
他立刻岔开话题,向鬼公主问道。
“熟……”
鬼公主眉头微挑,目光看向那座淋浴在金霞中的寺庙,像是回忆着什么,目光短暂的失神后,低声道:
“是挺熟,小时候来过几次,那时佛主释迦摩尼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