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klz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起點-第四百三十九章 寒江城暗子分享-orzgg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离开聚贤庄的林平之没有停留。
他不敢去怡红院。
也怕练清商知道自己就是苏明月,让她伤心。
毕竟她喜欢的,似乎是魔尊重楼,而不是苏明月。
最起码,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魔尊哥哥,咱们接下来去哪啊?”
练清商眨着大眼睛,捏了捏林平之的大手,昂头问道。
逆命天尊 三千道
林平之也没有再可以将魔尊重楼的高冷,给练清商。
“去开封。”林平之轻声道。
血红的双眸中,满是宠溺。
对于练清商,林平之彻底地改变了态度。
极品驯兽师:扑倒妖孽国师
起先因为知道练清商是受百晓生的命令潜伏在福威镖局。
所以才对练清商的态度冷冽。
可是现在练清商,却为了救自己,差点死在聚贤庄。
林平之怎么能不感动?
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就连中原一点红那样的杀手。
都能认楚留香和自己这个朋友。
柯南之肥宅侦探
何况林平之这多情之人?
距离与西门吹雪的比剑,还有两个月。
去开封找平一指救了阿朱,再回华山也不迟。
练清商鼓起嘴巴,虽然好奇去开封做什么。
但是她不会质疑林平之的决定。
“开封,我还没去过开封呢。”练清商嘀咕着。
林平之笑而不语。
他牵着着练清商,到达一个渡口。
一侧的石碑上面写着三个字:鲲鹏渡。
在鲲鹏渡的石碑一侧,依靠着一个人。
他头上带着的斗笠微微下压,看不清容貌。
嘴角叼着一根杂草。
双手环抱胸前。
一身劲装将他身上虬起的肌肉都展现出来。
林平之也不知他是何人。
雪色鬼语者
轻瞥一眼,林平之便收回目光。
练清商对那人根本不关注。
她的眼里只有林平之。
“魔尊哥哥,咱们为啥在这不动呢?等啥啊?”练清商轻声问道。
林平之嘴角浮起一丝无奈的笑。
创世游戏法典
这丫头,真的是啥都不懂。
这是要坐船去开封啊。
夜行
他正想说话,先前那神秘男子却先开口。
“他在等船。”
林平之目光瞬间变得凶狠。
他眼中满是杀意。
右手已经握在冷月鬼刀的刀柄上。
经过先前聚贤庄一战,林平之不确定这人是敌是友。
毕竟,这还是在杭州的地盘。
只见那人双手从胸前拿开,随意地将头上斗笠轻轻掀了一下。
林平之才看到他的样子。
这张脸,看上去颇为年轻,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只是原本俊朗的脸上却有着一条疤痕。
想必先前他定经过一场生死大战。
这条疤痕,倒让他显得更加勇猛。
林平之冷冷地望着他,嘴唇微张。
“何人。”
冷月鬼刀已经随时准备出鞘。
练清商感受到林平之冰冷的态度,也跟着瞪大眼睛,瞪着男子。
只是她心中虽然想要凶狠一些,可看上去却一点凶狠的感觉没有。
男子没有回答林平之的问题,望着练清商的目光,带着一丝痞意。
“哟?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琴魔?这么可爱,怎么会被人说成是魔呢?依我看,叫琴仙最合适不过。”他轻浮地说道。
对于男子的夸奖,练清商一点都不感冒,她皱了皱鼻子,朝着男子瞪了一眼,然后就不再看他。
林平之冷冷地望着男子,他不想再多废话。
“锵!”
冷月鬼刀被林平之拔了出来。
男子见到林平之拔刀,立刻脸色一变。
“诶诶诶,魔尊大人不要这么急着动手啊,咱自己人,自己人。”男子脸上带着笑意,朝着林平之说道。
林平之冷漠地望着他,吐出一个字。
“讲。”
“咳咳。”男子轻咳两声,正色道,“在下李嘉一,受曲盟主之命,在此等候。”
林平之愣了一下,他对这人没有任何的印象。
寒江城在他的印象中,他只记得几个人。
而且曲无忆为何知道他会在这?
此事有蹊跷。
李嘉一似乎看出了林平之疑惑。
他连忙笑着解释了起来:“是这样的。”
“曲盟主命人在杭州境内都安排了人手,我就被安排在这,负责给魔尊安排船只。”
林平之这才明白。
原来不是曲无忆知道自己会在这。
逆皇
而是她在所有地方都布好了人。
现在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
别看曲无忆外表清冷,实际上,她的心还真是善良。
“船呢?”林平之态度好了些,但依旧冰冷。
毕竟现在这身份,要营造一种高冷的感觉。
李嘉一拇指中指合起放在唇间。
“吁!”
一声口哨声响起。
从远处有一艘大船行来。
见到船来了,李嘉一笑着起来。
“魔尊大人,船很快到,你还有其他什么吩咐么?”
他对林平之是挺感兴趣的。
寒江城中知道他身份的人,很少。
作为暗子,便是做一些寒江城不方便做的事情。
平日里接触最多的,就是曲无忆。
所以李嘉一对曲无忆也了解。
他对那个整天黏着曲无忆的笑道人不是很感冒。
倒是头一次见,曲无忆竟然会对一个男人这么上心。
特别是他们那种相似的冰冷。
李嘉一觉得他们还挺般配的。
林平之摇了摇头,收回冷月鬼刀。
接下来只要静静等待船只便好。
就在这时,江面上突然出现几艘小船。
小船的速度比李嘉一呼唤来的大船,要快上许多。
林平之的目光瞬间冷冽起来。
他的手握紧了冷月鬼刀的刀柄。
李嘉一的目光也变得深邃起来。
萬界聖尊 聖空之翼
曲无忆安排在鲲鹏渡的人,就他而已。
怎么可能还有船过来。
在他心中,已经认定,现在来的船,是敌非友。
船来的很快,上面俨然站着一排排穿着苗家服饰的女子。
其中一人肤若脂玉,眉眼之中带着几分媚意,年纪看上去比林平之要大上几岁。
她的嘴中还用苗疆话唱着民歌,林平之听不懂她唱的什么。
“会是她么?”林平之心中暗想。
回忆断却,爱已成殇
但是他并不敢确定。
“岸上的,都是魔尊重楼哥哥?”女子朝着岸上大喊道。
林平之还没有回话,李嘉一却面色狰狞。
“想动魔尊重楼,先过我这关!”李嘉一脚下一点,直接小船掠去。
小船上那位苗族女子,确实嘴角浮起一丝不屑。
“哼!你这蛮人,倒是好生无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