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愛下-第871章 長孫無忌的野心展示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李世民下令取消了衡山公主跟魏征长子魏叔玉的婚约!
李世民下令推到了魏征的墓碑!
这两个消息,立马就传遍了长安城。
一时之间,长安城的气氛莫名的有了些变化。
魏征可是曾经的当朝宰相,天下闻名的人物。
如今死了都被人推倒墓碑,下令的还是当今天子。
要知道,李世民的一言一行,都有人去揣摩。
“德立,你跟那杨本满,曾经是御史台的同僚,听说陛下这一次事后处罚魏征,是杨本满告的状?”
东宫之中,高季辅跟张行成在说着话。
同是李治的东宫属官,高季辅跟张行成的关系比之前要亲近了许多。
至少在李治登基之前,两个人的目的是非常一致的。
牵我的手不要走 浅笑安颜
“季辅,现在这个局面,不管是谁弹劾导致的,追究起来意义都不是很大了。魏征这个人,我们大家其实都还算了解,客观的说,他对大唐是有功劳的。虽然他的劝谏有点投机取巧,但是事实上确实是起到了约束陛下的作用。
光 之子 小說
不管是哪个朝代,不受任何人和规则约束的帝王,其实是非常危险的。英明勇武入汉武帝,晚年也一样犯了那么多错误。并且,越是声名煊赫的帝王,犯错的时候给国家带来的后果是越严重的。
如今魏征走了,朝中已经没有哪个人会再像魏征那样劝谏陛下。那么今后的朝局会向什么方向变化,还真的是很难说。但是,伴君如伴虎,大家对这句话的体验,肯定会越来越深刻。”
张行成也是当过御史的人,知道朝中要出现一个魏征这样的人,还能有一个容忍他的帝王,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权利需要平衡,不能一家独大。
不少大臣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谁也不愿意冲到最前面去挑战削减帝王的权利。
“贞观十七年才过了一半不到,就已经出现了这么多大事了。先是魏征去世,接着齐王造反,再就是太子殿下谋反,一个接一个,都不简单。我担心坊间会有一些人兴风作浪,不知道会不会波及到谁呢。”
高季辅也是世家出身,有着自己的各种消息渠道,对于长安城中发生的一些消息都能比较早的获得。
最近几天,坊间似乎有一些人在散播谣言,让人感到充满了阴谋。
“确实如此,这段时间最好我们就低调一点,就在东宫里头好好的教导太子殿下,不要掺和太多的其他东西,也让太子殿下尽量保持低调,避开现在的风口再说。”
张行成如今已经是太子少詹事,等到李治登基,至少也是一个六部尚书的位置。
所以他打算好好的辅助李治,熬个几年再说。
到时候,贞观朝的老臣都已经慢慢去世,朝中太子党的影响力,自然会慢慢的上去。
……
就在张行成跟高季辅交流着魏征墓碑被推的事情的时候,长孙府中,长孙无忌也在给长孙冲传授着自己的为政经验。
“冲儿,魏征也算是一代名臣了,结果却是落到了这个结局。你想到了什么?”
“阿耶,魏征能够成为一代名臣,是因为陛下需要这么一名劝谏之臣的存在来衬托自己的胸怀广大。要是换成了其他的帝王,那么魏征只能早早的告老还乡,甚至被当庭杖毙。”
长孙冲作为长孙无忌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再怎么草包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他的这个见解,倒也不能说错。
不过,显然是不能让长孙无忌满意的。
“你这个分析没有问题,但是你还看到了其他的问题吗?”
驯夫记:将军请别乱来 珑女
“其他的问题的话,那就是这次魏征是因为劝谏有私心,想要自己名传千古,所以干出了把所有劝谏的奏折都整理成册子保存,并还送给了起居郎观看,所以才触怒了陛下,让陛下知道了魏征的劝谏也不是真的一心为国,而是有许多私心在里头。再加上刚好不巧的碰到了他推荐的侯君集和杜正伦都涉及到了太子谋反大案,最终才会有今天的结局。”
以长孙家在朝中的势力,这件事背后的来龙去脉,显然是可以比较清晰的掌握的,所以长孙冲才能有的放矢的进行分析。
“还有吗?”
很显然,长孙冲的分析仍然没有说到长孙无忌关心的地方。
“再有的话就是魏征一生追随过五个人,这让大家对他难免有点看轻。哪怕是嘴上不说,心中也会这么想。”
长孙冲的话刚刚落地,长孙无忌脸上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冲儿,你有没有注意到,陛下下令取消了衡山公主跟魏叔玉的婚事,同时又让人把魏征的碑文给磨灭了,碑石给推到了。对于魏家来说,这算是天大的事情了。
对于大唐朝廷来说,这也算是一件非常大的政治事情,可是,你看看朝中这些天,有几个人站出来替魏征说话?虽然不能说一个都没有,但是说话有分量的人,那真是没有一个站出来给魏征求情,这背后的缘由,你考虑过没?”
长孙无忌作为大唐英雄榜排名第一的人物,虽然功劳主要是在玄武门之变的谋划上面,但是自身的水平和眼光自然也是不会差的。
并且,将心比心,跟自己差不多级别的魏征倒下了,他自然会想到有一天这样的场面会不会落到了自己身上。
“阿耶,有句话叫做人走茶凉。魏征虽然名气很大,也是曾经的大唐宰相,但是他已经去世了。除非跟他关系莫逆,否者没有人愿意冒着得罪陛下的风险站出来替他说话的。当然,这一次陛下的手段非常强硬,做法非常的激烈,大家也担心这个时候劝谏,不仅起不到效果,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长孙冲稍微思索了一下,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说的没错,但是堂堂一朝宰相,时候没有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钱财,也没有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人脉,你不觉得魏征这一生,其实很失败吗?”
将心比心,长孙无忌觉得自己不可能跟魏征那样。
一直到厌倦
同样的,站在长孙无忌的立场,他认为魏征的这一生是失败的。
虽然临时之前的那段时间,似乎过得非常荣耀,但是终究是没有荣耀多久,就迎来了沉重的打击。
“阿耶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在朝中多培养一些跟我们长孙家关系密切的官员?”
长孙冲这话一说出口,长孙无忌明显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蠢到无可救药。
“如今朝中跟我们长孙家关系好的官员,虽然也不在少数,但是离左右朝局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原本我是想着尽量控制这种步伐,免得引起陛下的戒心。
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可以适当的多拉拢一些朝臣,让他们成为长孙家的助力。经过魏征的事情,陛下应该会更加的信任我们长孙家和宗室子弟,这是我们长孙家的机会啊。”
“魏征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孤臣,所以陛下才能听得进他的劝谏,因为在陛下眼中,魏征的劝谏之语,是为大唐考虑而提出的,并不是为了某个小圈子的利益而提出来的。这个时候,哪怕是劝谏的话比较难听,陛下都可以忍下来,为的就是成全自己的美名。
但是正因为魏征是一个孤臣,所以在朝中基本上没有什么亲信,也没有什么至交好友。这么一来,等到魏征去世之后,魏家立马就垮掉了。”
长孙冲慢慢的明白了自己阿耶想要表达的意思。
长孙家是外戚,天生就不适合做谏臣。
这个时候,长孙家的做法自然不用跟魏征一样了。
多收门徒,多在六部安排人手,让朝中的大局掌控在自己手中,就是长孙无忌希望达到的事情。
“没错,除非哪一天陛下又想到了魏征的好,重新给予魏家厚赐,否者魏家想要在大唐翻身,那是很难了。冲儿,一步错,步步错,这就是政治啊。”
长孙无忌进来的压力也是很大。
一方面,楚王府对付长孙家的动作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不加掩饰,这让长孙无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不想李宽知道的事情,李宽可能已经知道了。
另外一方面,大明宫之中,关于后宫之主的争夺,已经演变的越来越激烈了。
一旦新的皇后出现,那么长孙皇后残留的影响力必然会快速的消散,这对长孙家的发展来说,可不是一个好事。
“观狮山书院在扩大规模,我们渭水书院也可以加快步伐,让更多的大唐读书人进入到我们长孙家的视野之中来,到时候为我们长孙家效力。另外,阿耶现在深受陛下信任,朝中一些官员完全可以争取过来,让他们支持阿耶您作为人臣之首。”
“渭水书院的扩建,为父没有问题,你负责跟郑家具体商讨就可以了。至于其他官员的争取,这个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结束的,但是为父肯定会去做。到时候雉奴哪怕是登基了,朝中大事他说了也不算。”
长孙无忌显然也是有野心的人。
李世民还在的时候,他肯定会是一个听话、让人感到信服的大臣。
但是到了李治的手中,他还愿意做一个听话的人马?
他的野心会不会爆发呢?
历史会说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