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禦九天笔趣-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相伴

禦九天
小說推薦禦九天御九天
刚才是天顶抗议,这下瞬间就换玫瑰抗议了,原本决定两大圣堂生死的严肃比赛,生生弄成了闹剧一般。
帕图站在栏杆上,眼睛都瞪得快要充血爆出来:“这尼玛比赛是来搞笑的吗?不让巫师用巫术?你们怎么不让武道家不许动呢?”
“荒唐透顶!”宁致远一拳砸在护栏上,震得那护栏嗡嗡作响,还带着一股电流,电得另一侧措不及防的天顶支持者们鸡飞狗跳:“没见过这么荒唐的比赛!我们抗议,这样的比赛没有任何意义!”
“玫瑰的可快别叫了!”天顶圣堂的人乐了,刚才都差点绝望了,可现在简直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王峰是很强没错,简直是强得可怕,可一个巫师如果被禁止使用巫术,那他还能做什么?那不就等于是农夫没了锄头、裁缝没了剪刀吗?你还能再牛逼一个给大家看看?!
“我们都没嫌弃你们鬼级打虎巅,你们还要怎么的?”
“就是,那个王峰的本职业不是魂兽师吗?鬼级魂力飞天,十八只冰蜂还配轰天雷呢,咱们都没喊不公平,你们喊个毛?”
眼看两边马上又要吵成一团,安南溪一声爆喝制止了所有的声音。
“这场比赛的规则均得到参赛双方的自愿承诺,绝对有效,现在,请双方上场,比赛立刻开始!”
他说完就飘身退到一边,不再给观众们反驳和争议的机会,而是将赛场直接让给了参赛双方。
或许是被安南溪的吼声给震住,也或许是知道了结果已经无可更改,玫瑰的人有些悲愤的看向场地中,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不使用巫术?刚才校长们叫王峰上去就是为了谈这个?大家好不容易走到这里,难道又要屈服于天顶的权贵脚下?
对得起重伤的范特西,生死不明的温妮吗?
看了一下子的妹妹,李家两兄弟显然眼神露出杀机,如果是为了利益输了这场比赛,他们一定会让玫瑰和相关人员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李家从不怕死,最忌讳的就是背叛!
再听听四周玫瑰的嚷嚷声、甚至包括天顶圣堂那些支持者们一副捡回一条命的声音,这还真是……

叶盾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精芒,还真是被人小瞧了啊!
涅槃医妃:拒诊双面邪王 二首君
不等台上的王峰下来,叶盾已然缓步入场,白色的衣衫相当干净,并没有因为之前和玛佩尔那一战而留下任何的痕迹。
四周嗡嗡嗡嗡的低议声此时还在持续,有玫瑰的人在赌咒叫骂的,也有天顶的人在暗自庆幸的,可一个清脆但却嘹亮的声音,却用平缓的语调让全场都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天顶的兄弟姐妹们,我,叶盾。”叶盾的脸色是平静的,目光却隐藏着一丝淡淡的锐意:“一直以身为天顶的弟子为最大的荣耀,而今天……”
他双手微微一分,从下往两侧缓缓分开:“我发誓会用生命来捍卫天顶的尊严!”
天顶圣堂的人们微微一静,玫瑰的人却是一听就都要吐了,都他妈禁止王峰使用巫术了,你还捍卫个屁的荣耀呢?
说实话,刚才能安静下来可不是玫瑰服气了,而是感觉其实还是有的打,大家生气只是因为被双标对待了而已,否则真以为不用巫术就对付不了叶盾?王峰队长怎么说也是鬼级,大家可从来就没听说过有虎巅可以赢鬼级的,别的不说,只要往天上一飞,你个小虎巅跳起脚来能锤到我们王峰队长的膝盖?何况还有冰蜂和轰天雷呢!一会儿轰死你个装逼犯!
可下一秒……轰!
一股魂力却突然从叶盾的身上迸发!
天蚕变!
嗡嗡嗡嗡~~
他乌黑的头发、眉头,乃至皮肤颜色,在这瞬间竟然变为了剔透白玉般的色彩,泛着一阵阵白玉的光泽,叶盾本就是那种长的很清秀很帅的类型,此时全身皮肤变得宛若白玉一般,银发飘飘,更是帅出了天际!
帅显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身周的魂力化为了一股螺旋的气流,竟托着他的身躯轻飘飘的悬浮起来。
能飞?鬼级?!
现场瞬间一片死寂,不管是天顶的人还是玫瑰的人,霎时间就全都看呆了。
尽管没人解说,可叶盾那鬼级的魂力威压、那鬼级标志性的悬浮姿态却是实实在在的落入了所有人眼中,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在短暂的惊诧后,立刻便已爆发出了最激烈的欢呼声。
鬼级的速度型武道家!天克那个王峰啊,就算对方用巫术都不一定能赢,何况对方还不能使用巫术,这绝对是送人头了!
“鬼级!叶盾队长是鬼级!”看台上那些人可不在乎什么真身不真身,他们不懂也不想懂,但就像玫瑰的人看到王峰是鬼级一样,天顶圣堂支持者们在这一刻的情绪终于是被调动起来了,激动得狂喊大吼。
“能打!鬼级的速度型武道家,绝对能与之一战!不不不,我们绝对能赢!”
“天顶圣堂万岁!叶盾万岁!”
刚才还有点焉吧吧的数万人瞬间疯狂的齐声呐喊,一个个都激动的站起来在看台上挥舞着手臂、挥舞着衣服,又吼又跳。
有戏!鬼级的武道家对一个不能使用巫术的巫师!这结果还用说吗?
兴奋而疯狂的喊叫声,玫瑰这边却是彻底哑了火。
鬼级?真的是鬼级吗?
“不,他是虎巅。”黑兀凯的眸子闪亮,脱口而出。
靠着魂种的特性,得已用虎巅之躯暂时迈入鬼级的境界,这样的事儿并不稀奇,他的鬼夜叉真身如此,隆飞雪的天人降临也是如此,不过……叶盾这个似乎不太一样。
此时的叶盾全身正在微微颤抖着,显然对这鬼级的力量还并不是十分适应,就好像是第一次踏足这一步一样。但这就很奇怪了,刚才他迈入鬼级力量的过程相当顺畅,若要说是开战前随便吼一声就突然突破,那未免也太夸张了些。
连心泪之峰回露转 娇龙潜水
“天蚕种,九天异闻录百大魂种之一。”隆京缓缓开口,对此时台下的叶盾显然极有兴趣:“据说天蚕种一生有三次变化的机会,若是变化成功,那将在短时间内直接跨越一个大境界,以助修行者踏足更高的领域去体会和摸索……如此神异的特性,若是用来冲击龙级境界,那三次龙级境界的体会说不定真能让这块大陆多出一个龙级强者来,以叶盾的资质,按部就班的修行突破鬼级根本就不是障碍,却为一场比赛浪费掉一次变化的机会……可惜了!”
“隆京兄博闻强记,连这么生僻冷门的魂种都了解如此之深,佩服。”圣子微微一笑:“不过有一点隆京兄说错了。”
“哦?愿请教。”
“这可不是什么浪费……”圣子笑了起来:“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圣堂的荣耀不是帝国思维所能理解的。何况若是能在今天跨过王峰这座山,对叶盾来说,那心理成长的所得,可也未必在这次变身机会之下!”
两人都笑了起来,交谈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四周却都可以听得清楚,坐在不远处的霍克兰直接是听得心都冷了。
天蚕变?三次变身机会?卧槽!
要是不给王峰设置任何限制,或许他还是有办法击败叶盾的,可现在不能使用巫术的情况下,面对一个鬼级的武道家,王峰还能怎么打?招牌的飞天扔轰天雷战术,直接就没用了啊!
霍克兰简直是惊呆了,此时再看看周围傅长空、赵飞元等人一脸早知如此的笑容,老霍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上当了!被这帮畜生养的算计了啊!
要是早知道叶盾有鬼级的战力,今天就算是说破了天,他也不可能同意让王峰不使用巫术!这帮狗娘养的,先是用拖延一天时间的说法来打掩护,引导自己往歪处想,以为叶盾真的不怎么样,结果……
“卧槽,你们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老霍也是豁出去了,彻底撕破脸了,去他妈的狗屁风度,坦白说,此时此刻他和这两个人拼了的心都有了,这他妈自己是被人当成白痴耍了啊:“鬼级武道家对鬼级巫师,居然还要想一堆有的没的,先限制我们家王峰用巫术……”
“你看,这人又在气急败坏的骂人了。”赵飞元笑着说道:“骂人不好,老霍,骂人是不对的。你怎么说也是教书育人的玫瑰校长,要以身作则啊,要讲究素质!当心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歪你MB……
“老霍,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傅长空也微微一笑:“不使用巫术这话是王峰自己说的,可不是我们强逼的。再说了,鬼级武道家这说法也不对,刚才圣子殿下与隆京殿下的话你也听到了,叶盾只是虎巅,天蚕变不过是让他暂时体会一下鬼级的境界而已。”
“就是,老霍,叶盾的天蚕种早在上一场比赛时你就已经知道了,没听说过天蚕变只能说是你自己孤陋寡闻,怎能怪罪到别人头上呢?”赵飞元笑着说道:“再说了,天蚕变一生只有三次机会,那本是人家叶盾准备用来突破龙级的,用在这里可是一个太大的牺牲了,你却说是老傅算计你?你问问老傅,他要是知道叶盾会浪费一次天蚕变的机会,怕是连上场都不会让叶盾上!”
“绝对不会!为人师长者,怎能把一场比赛胜负看得比人一生的前途更重?”傅长空微微一叹,摇了摇头:“可惜现在说也已经迟了,叶盾这孩子还是胜负心太重,是我考虑不周……唉。”
这两人一唱一和,霍克兰哪里是对手,根本插不进去话,只能张大了嘴巴听着,心里翻江倒海。
唉?你唉个毛啊你唉?卧槽,得了便宜还卖这种乖,节操呢?!
老霍简直是气得快要吐血了:真是去你吗的,老子当时就不该答应把王峰叫过来!对了,王峰呢?
他这才想起王峰,然后就看到王峰正好走到了下方的赛场上站定。
相比起叶盾那悬空的霸气姿态,老王就要显得平静多了,似乎要比赛的不是他,此时的王峰正在最后时刻检查自己的冰蜂。
事已至此,玫瑰的人们此时也只能将精神强行一震,队长还没有放弃,队长要放冰蜂了!
果然,只听‘嗡嗡嗡’声一响。
几只晃晃悠悠的冰蜂从老王的袍袖里钻了出来,可还没等排列成队。
啪嗒!啪嗒!啪嗒!
几只晃晃悠悠的冰蜂集体栽地,显然先前和天折一封战斗时伤得不轻,还没缓和过来,老王咧了咧嘴,本来还想逗逗这帮人,看来还是算了,这些冰蜂以后还要用的。
老王是无所谓,可玫瑰圣堂的看台上却是瞬间清风雅静,下巴都掉了一地。
大仙商 月舞天涯帅
我捡垃圾能成宝
这、这……
看到老王摇着头,不得不又把冰蜂塞回去的样子……再对比一下对面那飞天造型、元气满满的叶盾,气势上就已经先输了一大截。
想想也是,刚才和天折一封一场大战,那些冰蜂可是全都受到了天折一封的攻击,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恢复得过来?
无形脑补最为致命,只是霎时间,一个不能用巫术,还不能使用冰蜂的魂兽巫师形象瞬间就已经是跃然于所有人眼前。
人家放狠话总是‘折我一臂’,这特么是两只手都折了啊!这还打个毛?
“小蜜蜂,嗡嗡嗡,飞在花丛中!”
天顶的人笑得肚子都快疼了,玫瑰的人却是瞬间就彻底绝望了。
“终止比赛!必须终止这场不公正的比赛!我们抗议!”法米尔在看台上率先喊出声来。
紧跟着,玫瑰的看台上立刻就爆发了一阵震天价般的吼声:“天顶圣堂是幕后黑手!肯定是用什么无耻的方法逼迫王峰师兄了!这样的比赛结果没有人会认同!”
“哪有连着两场车轮战的道理?休战!不就是防护罩坏了吗?等修好再打,那就不用限制巫术了!”
“对,场地是天顶圣堂挑的,本就该他们负责!让王峰师兄来背锅算什么道理?!”
玫瑰的人都快要气疯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天顶圣堂这么不要脸的!今天要是不闹个说法出来,这比赛也不用打了。
“肃静!”安南溪是真的头都大了,主持过无数的比赛,还真没有几次向今天这么难搞的,一个搞不好他就得身背骂名,只能说这参赛双方都太他妈能折腾了:“不使用巫术是王峰自己的意思,没有任何人强迫,也没有任何阴谋诡计,身为圣堂弟子,在这样庄严的地方,他要为自己说出去的话负责。”
王峰自己的意思?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场中的王峰,却见他居然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冲玫瑰看台的方向笑了笑……这明显是裁判没有说谎啊。
这、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玫瑰的人这下算是彻底哑火,下巴都快掉完,完全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才好,天顶圣堂那边却早是一片哄笑声。
“居然是王峰自己的意思?玫瑰真的是太狂了,这王峰更是狂得没边。”赵子曰笑着说道:“敢不用巫术去面对鬼级的叶盾,还真当他自己是神了,膨胀过了头。”
“赢了一场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皎夕开心了,有什么比叶盾哥大杀四方更让人感觉到愉悦的事儿呢,说起来,鬼级的叶盾好帅啊:“哪有我们叶盾哥这么低调?真正的高手才不会到处显摆呢!”
“小地方出来的人就这样,没见过世面。”麦克斯韦一边说着,眸子却是盯着玫瑰看台的后方,他看到了股勒,虽然穿着一身斗篷,可麦克斯韦对他太熟悉了,那身材就算闭着眼睛摸都能摸得出来,麦克斯韦舔了舔嘴唇,怪笑着说道:“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嘿嘿,那就等死吧!”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在满场的嘈杂声中,场中两人已然是各自就位了。
刚才的冰蜂只是一个小插曲,老王并没有要怠慢的意思,进入鬼级,天折一风和叶盾算得上强力的对手,也是王峰适应力量了解力量的重要途径,而且鬼级之战,疏忽大意可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魂力开始释放,叶盾的魂力反应更趋向于那种闪耀的银色,王峰的魂力也不断攀升,两人的气场已经发生了碰撞了,显然都是具备了强烈自信的存在,虽然是刚刚进入鬼级,但短时间内,叶盾就已经掌握了鬼级气场的对抗和压制,极具攻击性,天才,毋庸置疑,居高临下,叶盾在寻找压制和突破口。
老王不是霍克兰,而对魂种的了解之全面,恐怕更是这块大陆上独一档的存在。
这是天蚕变,天蚕种在一生中可以有三次变身的机会,说叶盾为了这场比赛牺牲太多,旁人或许觉得不就是一次变身机会吗?但老王却相当清楚……叶盾这次是下血本了。
天蚕种本身在魂种中就十分强悍了,平衡类型,在魂种特性的各方面能力都堪称水准之上的优秀,这样的魂种,但凡努力一点,想要修行到鬼级绝对是毫无障碍的事儿,而等到了鬼级之后,这三次变身机会是何等的珍贵?
鬼级,哪怕是鬼巅,对于各大圣堂顶尖的存在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像叶盾,资源充足,身边还有高人指点,成就鬼巅就是时间问题,甚至会成为鬼巅中的一流存在。
然而,那三次宝贵的机会,可是冲击龙级的。
鬼巅和龙级,半步之差,可真就是天壤之别了,一旦踏入龙级,那就是超凡的存在,哪怕上升到国家层面都要给面子了,超脱世俗之外,再大的势力都不愿意得罪的存在。
人类的巅峰领域……整个九天大陆目前明面上也就那么几个人,有这样的三次底牌,可想而知,叶盾身后的支持者会倾尽资源让他达到鬼巅,借助天蚕种的特性冲击龙级。
只见此时悬浮于场中的叶盾身着白衣、银发乱舞,他似乎已经慢慢适应了这股鬼级的力量,身体不再颤抖,银质魂力也变得更加稳定起来,整个人虽仍旧还处于锋芒内敛的状态,但在他身周那淡淡的气流中,酝酿出的却是一种可怕的魂压,非但没有丝毫初入鬼级的青涩感,甚至感觉其爆发力还在天折一封之上!
这就是魂种差别,同样是鬼初,但天蚕种是九天异闻录中历史百大魂种之一,这种资质一旦进入鬼级,对其他魂种就是碾压,不,是践踏。
叶盾张开双手,力量已经完全掌握,这就是鬼级的力量,有点过瘾,但没有意外,之所以使用如此宝贵的机会,当然不全是为了王峰,一方面天顶确实遇到了危机,如果让玫瑰带走胜利,会极大的影响天顶日后分配的资源,而这些资源都是给他的,其次,他更清楚,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既然圣子已经了解他的情况,天蚕种也没必要隐藏了,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曝光,这样的舞台在合适不过了,只要王峰别让他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