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六百七十一章南家有多髒看書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南意棠觉得不寒而栗,她们才是小丑,年纪轻轻的南意扬早就已经纵览全局,操控一切了。
“父亲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早就知道。那个家比任何地方都恶心,父亲算什么,亲妹妹又算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自己的人生。要后悔的人,也是自己做错事的人,我没有必要为了他们做什么,我没有义务阻止,也不想阻止。”
南意扬在提起那两个人的时候,神情始终是不屑的,“而且,我也亲手让他们自己解决了他们之间的恩怨,不是吗?”
“南方宁死的时候,你也在现场?是你让南秋怡去的?”南意棠怔怔的看着南意扬,他怎么能这样的淡定,那是他的父亲啊,他竟然连自己父亲的性命都可以如此的轻贱吗?
“我没有去看他是怎么死的,我在那里,等着的人是你。你那么伤心我很心疼,可是,那个该死的家伙,看着他抱着你离开的时候,我真想弄死他,让那个混蛋有机会染指你,是我最恨的事情。”
若非秦北穆那个人奸诈狡猾,让他的计划出了错,南意棠又怎么会跟秦北穆在一块,甚至,爱上了他。
那错的一步棋,是南意扬悔恨一辈子的事情,让他就这样失去了南意棠。
“所以,让南秋怡去杀了你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是你的计划?就为了误导我,让我恨秦北穆?”
“我没有让南秋怡那么做,我只是给了她一个报仇的机会,她是可以选择不那么做的。那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无论是父亲做的事情,还是南秋怡做的事情,那都只能怪他们自己。”
“你太可怕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连自己的亲妹妹和父亲都能利用。他们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可怕的亲人,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父亲死前的时候,都不知道南秋怡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是对他的仁慈了。若是他知道的话,只怕是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宁了。”
‘你父亲对你不算差吧?你为何要这样?’明明南意棠记忆中的南家是那样其乐融融的一家子,为什么她记得的所有美好,在其他人眼里都是丑恶的,只有她不知道,一直被蒙在鼓里。
“棠棠,其实一切原本就都是丑恶的,只是我们都不想让你看到那些丑恶而已。”
南意扬的神色和言语中,对于那个家也都是没有任何的留恋的。
“你恨南家,恨你的父亲?”
“是的,我憎恶那里的一切,除了你。”
南意扬如此轻描淡写的诉说着他对那个地方的仇恨。
“为什么?为什么?”
“我是南方宁唯一的儿子,他对我不差。可是我还是厌恶他,厌恶他肮脏的真面目,他不过是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他以为他伪装的很好,可是被骗过去的人只有你一个啊,我的傻妹妹。我从小,就是目睹着这一切丑恶长大的,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地方,怎么可能喜欢那些所谓的亲人?”
黑暗国术
南意棠怔怔的看着虽然带着平和的笑容,但眼中满是恨意的南意扬。
“你知道我的亲生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不是病死的吗?”
南意棠记事起,就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母亲,全都是靠南方宁和南意扬的描绘,那是个很温柔的女人,家里有关于她的照片不多,但南意棠见过一次就忘不掉,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温婉的东方女人的气质,笑起来的时候,脸颊有个浅浅的梨涡。
南意扬就是完美的继承了来自于母亲的梨涡,所以笑起来的时候,都带着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
“不,她是被南方宁,也就是我的父亲给害死的。母亲跟南方宁是商业联姻,他并不喜欢母亲,哪怕是有了两个孩子,他的眼里却始终龌龊的盯着自己弟弟在外面养的女人,甚至不择手酸的强取豪夺,要了自己弟弟的命。你以为他做的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吗?我知道,我母亲也知道。”
“母亲是个传统的女人,哪怕自己的丈夫如此冷落自己,她还是没有任何怨言的抚养我和妹妹长大,努力的去做一个尽职的妻子,包容丈夫的一切凉薄。在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了得到一个女人,想要自己弟弟的性命的时候,她坐不住了,她是个善良的女人,不想看到无辜的人死去,更不想让自己的丈夫一错再错。她出言劝阻了多次。
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很小,总是看到母亲因为这个跟父亲吵架,吵的很凶,有一次,父亲还动手了。母亲很委屈,偷偷的一个人在房间里哭,然而,看到我的时候,又会默默的把眼泪擦干,告诉我没事,不用怕。如果我知道父亲会杀了我母亲的话,我一定会在他之前动手,杀了他。”
“你亲眼看到了一切?”
“是,我亲眼看到了我亲爱的父亲是怎么残忍的杀害我的母亲的。因为父亲不听劝阻,但是母亲受不了内心的折磨,决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被父亲发现了之后,他掐死了我的母亲。我当时太胆小了,竟然藏在门外不敢进去,我永远都无法忘记母亲看我的眼神,是那么无助和惊恐,最后归于一片死寂。那个时候的她,是不是也在后悔,在想,她嫁给了一个禽兽不如的丈夫,然而她养大的儿子,却不敢在这样的时候挺身而出救她,是不是她的儿子跟父亲一样,都是个混蛋。”
有凤来仪 青木源
南意扬的语气是平和,目光是淡漠的,甚至都带着淡淡的嘲讽的意味。
“或许是的,我的骨子里流着那个禽兽的血,从本质上来说,我们是一样的人。我比他更加冷血,所以那个禽兽也没想到,他会死在自己亲儿子的手上,而且至死不知,他不过只是我手上的一枚棋子罢了。”
“那个时候,你们告诉我,母亲是因为突发疾病,从楼梯上摔下来去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