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22章 以不變應萬變閲讀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雅韵将车长驱直入进了庄园,保镖们看到沈雅韵的到来感到惊喜万分,保镖甲和保镖乙立马鞠躬,以表敬意,沈雅韵冲着他们一笑,说道:“这次不是来借你们的。”
芸解丝丝疑
保镖乙替她打开车门,毕恭毕敬地说道:“沈小姐,请。”
沈雅韵看了一眼车后的沈丹丹,熟睡中,对着保镖乙说道:“你轻手轻脚地把沈丹丹抱上房间休息,今天发生的一切,所有人都封口。”
青楼小妾 五月梅儿
沈雅韵拇指和食指紧捏在嘴上比划而过,做了个封口的动作,保镖乙心领神会,轻言硬道:“好的。”
沈雅韵便笔直走去花园中央,不远处便看到龚富旺盛气凌人,居高临下地在训斥人,从他口型看来,眼下和他谈论的胖老男人便是茂和酒店的老总了。
钱总苦苦哀求着龚富旺放了他儿子,就想看一眼钱峰是否安好,鼻涕眼泪模糊一脸。
沈雅韵走入他们风起云涌的战场,不,准确来说是龚富旺个人的专场。
“龚老先生,不需要如此大发雷霆的。”清脆的声音一出,眼光纷纷投向沈雅韵。
龚富旺漠然地说道:“这次事情你不要插手。”
“这不行,这件事我已经插手了。”沈雅韵已经对沈丹丹进行催眠了,如果这件事情不处理好,只会反弹。
跪在地上的钱总,认出沈雅韵的来头,跪行跪到她的面前,哀声求道:“沈总,求你大发慈悲让我见见我儿子,他是我的独子啊!”
沈雅韵细眉轻挑,直言不讳:“钱总,龚老的外孙女也是独苗,钱峰做这些的时候,想过后果吗?
今天的局面你的责任占大半,子不教父之过,钱峰今天的为所欲为就是有你在背后支持才肆无忌惮。”
钱总抹着眼泪,喘得不行,还不断断认错:“是,是,是的,我保证不会再犯了。”
沈雅韵看了一眼龚富旺,只见他傲慢的样子,她灵敏的鼻子闻到血腥味,仔细看着地面,地毯是新的,却有点渗红,她已然想到了,龚富旺刚刚肯定在这边收拾钱峰了,再拖下去应该凶多吉少。
她脑袋一转,对着钱总说道:“钱峰需要回炉重造,他犯的错需要法律来惩治,你教育不好就让人民警.察来教育他。”
紧接着她又说:“该有的赔偿你们也少不了,至于经济赔偿,我看你已经准备好将酒店和支票作为赔偿了,今后这件事情不准再提,否则你其他产业一并吞没了。”
钱总捋捋,频频点头,儿子落在警察手里,好过落在龚富旺手里,倍受折磨。
马上应道:“沈总说的是,我们一律照做!”
快穿系统:打脸女配啪啪啪
“你先回去,钱峰我会亲自送去警察局。”沈雅韵特意将话说得忒大声。
钱总跪久腿麻了,心情平缓下来,站立时再次摔落在地,一地的灰尘扑鼻而来。
沈雅韵无奈地摇头,钱总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出庄园,内心还是很感激沈雅韵的搭救,明则他失去了酒店和钱财,但是实则他保住了儿子。
龚富旺看沈雅韵葫芦里卖什么药,迟迟才开口,冷哼一声:“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敢来替我做主意了,这里是我家不是龚氏科技,你还没我家股份呢!”
沈雅韵才不稀罕他家股份,这件事情就当她多管闲事了,她缓缓地说道:“我知道你是个要脸面的人,倘若这件事情传出去,你怕是沦为A市茶余饭后的笑点,人你惩罚也惩罚了,钱也搜刮不少,沈丹丹我已经用催眠抹出她昨天的记忆,所以现在最好是统一口径,什么都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
龚富旺震惊,瞳孔放大,最让他意外就是她居然有这一技能,这个女子由衷让他刮目相看。
“得了,气我也出够了,你把他带走,别脏了我地方。”龚富旺嘴硬,说话没好气地。
沈雅韵被保镖甲带领进入仓库,好寒冷的一地方,阴森森,让人忍不住打颤,龚富旺这人真是心里变态吧,怎么能设计这样一个地方,藏獒围在笼子外虎视眈眈地看着钱峰。
沈雅韵说道:“好残忍,人都被人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保镖甲悄然说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有得罪他的人,定然睚眦必报,这还是我见过最轻的..”
说完,保镖甲发现自己说多了话,马上闭上嘴。
沈雅韵转过头问道:“那你们怎么还为他卖命?”
“一开始是因为钱,签订了10年合约,一定得履行完合约期满,不然高额违约金我们支付不起。”保镖甲如实告知。
沈雅韵想着,好家伙!霸王条款!将人紧紧捆在身边。
她淡淡地问道:“还有几年?”
“两年。”
控制 小說
“行,两年后你跟我混,只要是昨天跟过我的兄弟,合约期满,都可以来找我。”沈雅韵正义凛然,她正要不断扩大自己的队伍呢,这群热血的汉子正好可以替她保驾护航。
沈雅韵对着藏獒犬吹了一声口哨,全部看向沈雅韵,她看着一只只狼性犬,感叹一句:“饿坏了。”
“它们的粮食呢,不给它们吃,怕是走不了。”沈雅韵摸着头,一副头疼的样子。
保镖甲立马去准备新鲜牛肉,果不其然,藏獒犬嗅到美食的降临,紧跟着保镖甲的脚步,当血淋淋的牛肉放在盆子里,一只只藏獒狼吐虎咽地吞食,丝毫不客气,这是饿了许久的模样。
沈雅韵看到钱峰已经晕厥在笼子里,笼外还上了一把锁,沈雅韵问道:“钥匙呢?”
保镖甲恍然,想起什么,说道:“这..一般关人进笼子,钥匙直接会被销毁。”
沈雅韵沉下脸,是要她把笼子连人带走?她观察着这把奇特的锁头,锁芯是菱形的,从哪里找到对得上菱形孔的东西。
不一会儿,她想起自己头上的发夹好像是菱形的,从头拔下,大小还不太合适,用劲扭扭,将发夹拧成完全贴合锁芯,深入一拧,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