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玄門遺孤-第3683章:兩月之期展示

玄門遺孤
小說推薦玄門遺孤玄门遗孤
九阳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刺激着肖羽的神经,让对方从原本的淡定自如状态,慢慢变成了焦躁。
对于肖羽的一举一动,九阳都看在眼里,虽然对方面色没有丝毫异样,但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肖羽啊肖羽,太上尊者如此器重你,我倒是要看看,面对无色道尊设下的天罗地网,你该如何应对。”
重生云水间
九阳心中暗自嘀咕,同时脸上又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都怪我,若非我害怕被无色道尊发现,你妻子应该可以被救出来的,现在可好,他们恐怕快要拜天地,入洞房了。”
见肖羽面色沉重,九阳也显得有些自责,说话间面色显得各外难看。
此时的肖羽已没有之前那么淡定,他双手背负身后,不停的在周围走动,好像显得极为忧虑!
“前辈,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突然,肖羽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太上道尊当初营救自己时,可是引起了很大的天地波动。
那时的无色地狱中,恐怕很多人都能看到,可九阳却说他没有看到太上道尊出现,这明显和当初的形势不太符合。
见肖羽看着自己,九阳也好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我当初在修炼,无色炼狱上空突然出现一股极为强大的天地波动,在那股波动下,原本困住我的大阵猛然碎裂。
于此同时,无色炼狱上空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窟窿。
强大的天地之力从里面疯狂涌入,而我也在这时直接冲入其中。
就这样,我直接逃出了无色炼狱,又东躲西藏一段时间,最后找到能进入三界的薄弱空间屏障,最后才能平安归来。”
九阳没有一点迟疑的说着,脸上并没有任何不适之色。
肖羽见状也不由点了点头,当初形势危机,太上道尊出手天地异变,的确有很多囚禁强者的地方被摧毁。
“原来这样ꓹ 那不知我妻子她们何时成婚ꓹ 还有,那能通往无色界的空间壁垒在何处?”
肖羽连续发问,显得非常焦急。
当九阳说无色道尊将肖雪赐给鬼尸时ꓹ 肖羽就知道这是一个圈套ꓹ 明显就是要引诱自己去无色界自投罗网。
“成婚的时间是两个月之后,按照你这片空间的时间流速,应该是六十年之后ꓹ 所以你的时间也不多了。”
“两个月?若是在上界,两个月时间真的来不及做什么ꓹ 但我在下界却有近六十年的时间,可即便这般ꓹ 恐怕也来不及了。”
“的确有些紧张,不过也不是不能做点什么,以你目前的修为,对上天尊倒是不足为惧ꓹ 可碰上无色道尊ꓹ 那就没有丁点的胜算。
所以ꓹ 接下来的时间对你极为重要ꓹ 你要想办法让自己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不然进入无色界也是死路一条。”
九阳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地图在面前铺开。
地图上有很多用红色标记标出来的圆圈ꓹ 每个圆圈周围还有一些文字记录。
“这就是三界与无色界交接的地图,上面的每一个圆圈都是进入无色界的结点ꓹ 但界位之间变幻莫测,有些可以进入ꓹ 有些不能进入,需要一个个去尝试才行。”
说到这里ꓹ 九阳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圆圈道:“这个地方在魔界的一个岛屿,应该是现在最为虚弱的地方ꓹ 你若想去,最好从这里离开。
还有此处,这里是冥界的地盘,但危险极高。”
九阳自顾自的说着,但肖羽却在这时开始观察对方。
对方为何准备的如此充分,竟然连进入无色界的空间节点都给自己标注出来,难道他就百分百的认为自己肯定会前往无色界?
虽然对九阳表示怀疑,但对方身上的确有太上道尊赐予的信物,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而且对方也刚从无色界逃离,知道一些消息也是理所应当。
“前辈准备的可真够充分的,连进入无色界的空间节点都有如此详细的规划。”
肖羽声音中带有一丝怀疑的道。
听到这句话,原本正在讲解地图的九阳不由抬起头来,不过对方脸上并没有丝毫异样。
“不瞒你说,当年为了进入无色界斩杀无色异兽,夺取色芒之心,我可是收集了不少典籍才找到这些空间节点。
不想最后被发现,又被无色道尊关入无色炼狱,我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准备周全。
原本我是不想来告诉你这件事的,毕竟修大道者需断去七情六欲,这样才能专心修炼。
后来在另外两位使者口中听到了你的一些消息,当初你为了救自己家人,不惜大闹魔祖城,还以大罗修为与祖境强者动手,所以我料定你定会前往无色界。
时间紧急,这幅地图对你应该有些帮助,当然你若不去那样最好,这样只需在花费千万年时间就能修炼至更高的境界,那时要和无色道尊一决高下,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到这里,九阳卷起地图放在肖羽面前,接着起身继续道:“该传的消息我已经传到了,我还要回去给师尊复命,所以就不在这里多有打扰。”
从胖子到男神,追你不要太容易 月影暗沙
对方并非凡夫俗子,说的越多只会露出更多马脚,所以九阳打算直接离开。
“前辈远道而来,我还没尽地主之谊,怎能让你这般离去?
若被其他使者知道,岂不是说我肖羽不懂人情世故?况且我还有一事不解,还请解惑。”
就在对方准备离开时,肖羽连忙起身抱拳挽留。
太上道尊的大弟子,这样的人可不是谁都能结交的,对方既然来到这里,肖羽当然要与他拉近关系,也许以后真的就能用上呢?
况且对方去无色界多年,对哪里的情况说不上了如指掌,但肯定比自己知道的要多,若是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倒是可以给自己省去不少的麻烦。
听到肖羽的挽留,九阳脸上不由出现一抹冷笑。
“我听从太上道尊旨令,前来传信于你,但你却处处怀疑,明显就是不欢迎我,我若继续待着,岂不是让你生嫌??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若不信可亲自去问太上尊者,告辞。”
说完这话,九阳衣袖一甩,就要从这里离开,可紧接着对方又突然回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