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poz超棒的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 ptt-第1249章 逆行(一更)鑒賞-7162w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这个……”万震觉得这话原本也没错。
就是有点儿太狂。
根本没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嘛。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也是一样的,天下碌碌,庸者无数,杰出者寥寥。
这些寥寥之人对自己实在构不成威胁。
也就徐智艺与袁紫烟还能制得住自己,其他人,无人能挡自己飞虹神刀。
“老万,难道你不想大展身手,抖抖威风?”
“不想。”万震毫不犹豫的摇头。
“不说真话。”独孤弦指指他。
万震道:“小王爷,对我来说,不如自己的人,知道自己的威名也没什么用,而胜过自己的又没什么人。”
“行啊老万,够狂的!”独孤弦笑道:“这个舍我其谁的气魄不错,练武之人就要有这个气魄。”
万震笑着点头。
尤其是自己的飞虹神刀。
需要一刀既出,神鬼辟易之信心与坚定,否则,飞虹神刀威力全无。
不过小王爷年纪这么小,竟然通晓这一点,确实是天才中的天才。
自己这个时候还流着大鼻涕玩泥巴呢。
“好啦,你就看好戏吧,看看这天下到底谁反对王府,这个时候该露出真面目了吧?”独孤弦笑道:“正好梳理一下,免得隐藏太深。”
“是。”万震不再多说。
独孤弦根本没把天下武林放眼里,他们所谓的形势,所谓的时务,在独孤弦眼里很可笑。
独孤弦起身,负手踱步,摇摇头:“可惜啊,王府之事我不能做主,要不然,定要杀得他们丢盔弃甲,哭爹喊娘!”
万震笑了笑。
这王府现在是王妃当家做主,确实还轮不到独孤弦,尽管独孤弦是小王爷,还是奇才,可谁让他太小了呢。
要不然,他也不会求助于青莲圣教圣女了。
两人正说着话,绿影一闪,一袭翠绿罗衫的冷露出现在小亭里。
“姑姑。”独孤弦欢喜扑过去。
冷露接住他,抱起来与自己平视:“弦儿,已经清理干净了。”
“都杀了?”
“该杀的杀,该废的废,一个也没放过。”冷露道:“你想看看?”
“算了。”独孤弦摇头:“才懒得看这些家伙,没都杀光?”
“有些罪不至死。”冷露道:“有些罪该万死。”
“姑姑,阴谋刺杀我,还不该死?”独孤弦睁大眼睛不解的道:“难道还能饶过?”
“有些是奉命,不得不听,有些心怀怨毒。”
“哦,那即使奉命的,对我没杀意的,废了他们之后,也会有杀意了,根本不会感激。”
“废人一个,有什么所谓?”
“姑姑所说有理。”
“你呀……”冷露纤纤玉指轻点他鼻子,笑道:“人不大,杀心不小!”
“姑姑,我这不是气得嘛。”独孤弦扭动身子。
冷露轻笑。
金棺陵兽
“姑姑,要是换成父王,他会怎么处置那些家伙?”
“教主么……”冷露微微怔神,神情悠悠:“他会放过那些人。”
“不可能吧?”独孤弦瞪大眼睛:“父王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自己所了解的父王可不是心慈手软,偏偏所有人都觉得父王仁慈宽厚。
实在很难理解这一点儿,难道他们都是瞎子不成?
冷露笑笑:“弦儿你是你,教主是教主,没必要处处学教主,也学不会。”
“姑姑金玉良言呐。”独孤弦嘻嘻笑着搂紧她玉颈:“我最喜欢姑姑了。”
“你哪一个不喜欢?”冷露白一眼他:“叶姑姑,袁姑姑,徐姑姑……”
“嘻嘻,你们都这么美,哪个男人不喜欢呀。”
“你这小家伙,还男人呐!”冷露屈玉指轻弹他眉心:“好啦,我要走了,那边还等着我。”
“姑姑,要不要给你两个护卫?”
“你说呢!”冷露放下他,摆摆玉手:“走啦。”
她一闪消失不见踪影。
小亭里唯有淡淡幽香浮动。
万震莫名的升起几分惆怅与不舍。
小亭一下变得黯淡无趣,索然无味。
他看看独孤弦。
独孤弦也一脸惆怅,好像自己一般,随即暗自失笑,难道他已经能欣赏美人了?
冷露这种层次的美人,天生丽质,再加上修炼有成,一颦一笑皆带着独特韵味,处之让人意乱情迷,无法自拔。
極道修行錄 默幽
独孤弦叹气:“我这身子长得也忒慢了!”
快穿:純情男神,撩夠沒! 梅開
“小王爷,已经很快了。”
“还不够快。”独孤弦摇摇头。
万震无言以对。
倾世一梦:卿本妖草 厚皮爷
两岁赶得上别的孩子六七岁,再过两年,恐怕就成少年的模样,这还不够快,那要快到什么程度?
可随后的几天,形势却并没什么变化。
都市强医 帝南
仍旧是潜流涌动,但偏偏没人站出来,即使那些平时与烛阴司做对的宗门,也个个缩起来。
这让万震不解。
李澄空在这个时候还不出现,那就说明传言是真的,李澄空已经飞升。
那为何不赶紧行动,推翻烛阴司及南王府?
随着时间推移,烛阴司会渐渐深入人心,推翻烛阴司更难。
——
天云山一处山腰,建筑鳞次栉比,绕着山腰连绵而建,是一座上万人的大宗。
宗主大殿是白火石所建,通体雪白无暇。
殿内光线柔和。
滅魔之劍
正北的太师椅坐着一个老者,对面是两排男女,共十八人,多数是中年或者老年,只有两个青年。
“宗主,我们为何还不出手?”
“宗主,机不可失!”
两个中年男子建言。
誅天劍魔
一位须眉皆白老者抚髯而笑:“消息应该是真的,李澄空确实是飞升了,当真是谢天谢地,天无绝人之路!”
五族幻想曲 书亦奇
【完结】危险总裁小娇妻 晴天安安
一个老妪摇头:“依我看,未必是真的。”
“庞师妹,要是假消息,都这个时候了,李澄空还不出现?”
“这位南王殿下行事可不是正常人所能揣测的。”老妪抚摸着乌黑的龙头棍,冷笑连连。
“李澄空行事再高深莫测,总不能看着天下群豪并起而无动于衷吧?”
“为何不能?”
“哈哈,那也太……”
“在他眼里,天下群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庞师妹,这口气也忒大了。”
“朱师兄,换成是你有李澄空那般修为,还会将天下英雄放眼里吗?”
“我可不会那么狂妄。”
“那是因为你修为不到,体会不到无敌天下的心境。”
“庞师妹你就能体会得到?”
“我们女人不像你们男人一样粗心,感觉更敏锐一些,”老妪一顿龙头拐:“谨慎起见,不能擅动!”
“机不可失啊!”
“没看个个都缩头不动,就我们天云宗最厉害?”
“……这倒也是。”
“还是要等一等的,这个时候别做出头鸟。”
“方师侄,你怎么看?”老妪笑眯眯的看向其中一个青年男子。
这青年相貌平常,气度沉稳,抱拳道:“庞师伯,我觉得,现在我们该投向烛阴司,南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