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7og精华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471章 追殺讀書-v7tcd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天鼎王哪来的第二柄长枪?
为何他之前没能发现?
融入第一柄长枪之中?
但有形之物,又如何能融合的如此完美?
天鼎王第二柄玉色长枪突袭而至的瞬间,周庆年罕见失神,若不是他心头警兆激鸣,恐怕还要愣神很久。
没办法。
眼前的这一幕实在远远超乎了他的理解范畴之外。
更重要的是。
从天鼎王这一枪上,他感受到了致命的气息!
这种感觉,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遇到过了。直到今天,还是从一个一直被他视为磨刀石,视为玩物的人手上出现的……
正是这种巨大的落差,让周庆年一时间难以接受,甚至,连动作都慢了半分。
如果在平时,他慢一点无所谓,毕竟他的武道底蕴摆在这里,能伤害到他的,整个东神州都屈指可数。
但现在……
它是致命的!
噗!
周庆年眼睁睁看着,天鼎王手中的玉色长枪狠狠刺在他的胸口,本能催动浩荡天地之力格挡,可是……
轰!
骇浪爆发,威势恐怖!
他的确做出了反击,但是……
没用!
如果周庆年这次的爆发是直接作用在天鼎王的身上,那么,后者根本挡不住。别说重伤了,就是瞬间身死都有可能!
但,身怀傲骨的他,出手对付的是玉色长枪,就在天地灵力爆发的一瞬间,周庆年立刻感到一种如一击重拳落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脸色再次大变。
天地灵力对它无效?
这形如长枪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周庆年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但,强者之战,不在朝夕,就在一瞬,他决策失误的一瞬间。
攻受天下
噗!
玉色长枪没入胸口!
没有想象中的鲜血横飞,但是在这一刻,周庆年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剧痛!
强烈的剧痛!
与此同时,他心神狂震,甚至连眼前都出现了幻觉……
新編黨員培訓教材 孫玲
轰!
城墙林立,兵甲无数,战意滔天!一支似乎无穷无尽的大军出现在眼前,死志如潮,如海啸恐怖!
而自己,就是被围困其中的囚徒!
滔天杀意遮天蔽日降临,如惊涛席卷,横扫一切,让他都忍不住发指色变。
“怎么回事?”
“只是凡夫俗子,怎能对我产生这样的话冲击?”
周庆年终于觉察到了不对。
这不是幻象!
而是真实!
眼前的大军属于北越!
而他感到的剧痛,并非来自肉身,而是……
灵魂!
真灵!
轰!
從庶女到後妃:妃子不善z
周庆年凭借强横的意志冲破幻象,飞身爆退的同时立刻内视己身,但映入眼帘的一切,却让他瞬间脸色大变,阴沉如冰!
他的真灵……被毁灭了大半!
“这是针对神魂的神通!”
“她从何处得来?”
周庆年感受着体内前所未有的虚弱,骇然惊惧的同时,猛地抬头望向前方。
正面。
天鼎王身披万丈金芒,就像一尊从天而降的战神,手持玉色长枪冲杀而来,哪里还有之前的狼狈?
“巅峰?”
周庆年闻之大惊。
发生了什么?
天鼎王刚才明显身负重创,怎可能在瞬间恢复巅峰?
“因为那幻象?”
周庆年感觉自己猜测离谱,却不知道,他这次真的猜到了真相。
是幻象。
但幻象的本源,并非只是幻象那么简单,而是……
信仰之力!
北越对天鼎王的信仰之力!
于天鼎王来说,这信仰之力就是世上最好的灵丹妙药,虽然不至于让她瞬间恢复圆满巅峰,但压制体内伤势,足够了。
但对于周庆年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之良药,彼之剧毒!
这一刻,爆发他识海之中的可不止信仰之力那么简单。二十年的时间,北越众生对天鼎王多崇拜,就对大周多痛恨!
而与大周命运一体的他,自然就成为了这信仰之力倾泻愤怒的对象!
“该死!”
这样的理论,周庆年当然不知道。但是,眼睁睁看着自己体内真灵的虚弱,他杀意滔天的同时,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先前的错误,一双欲要择人而噬的眸子立刻锁定在天鼎王身上。
美女總裁愛上我 路過天涯
杀人先杀主!
擒贼先擒王!
不管天鼎王这奇异神通从何而来,始作俑者还是她自身!
于是,在这念头浮起的一瞬间,周庆年再无任何犹豫,也再也不压制心头的杀机,手臂高高扬起。
轰!
天地之力如潮凝聚,再次化为一只巨手。
诚然,周庆年身负重创,真灵不济,对天地之力的掌控大降,这次凝聚的大手不过之前的十分之一,但即便如此,对付天鼎王也足够了!
“去死!”
轰!
周庆年的反击瞬间爆发,天鼎王立刻脸色大变。
凶险!
危机!
从周庆年这次直指肉身的反击中,她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一击落实,自己会死!
可是,所谓惊惧也只是在天鼎王的美眸中一闪而过,下一刻,一抹疯狂之色狂涌而起!
死?
真的可怕么?
那是当然,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死亡更令人恐怖的。
但。
这世上也有东西,比死亡更重要!
一念间,天鼎王眼中闪过北越种种。
边城。
苍穹之上 石三
大军!
万民!
和这些年她经历的无数场大战和生死。
在这些光影落下的一瞬间,她的一双美眸突然变得坚定如铁,巍峨如山!
不!
不能逃!
狭路相逢勇者胜!
更何况,刚才一击已经证明,信仰之枪的威力比自己想象的更强!
“他可杀我,但……”
“我也能杀他!”
周庆年一死,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能掌控北越的命运。
正如那句话。
“不自由,毋宁死!”
所以,一念落定的瞬间,天鼎王疯狂震颤的娇躯,稳住了。手持信仰之枪的她就像一支离弦之箭,划破长空,贯穿日月,迎着周庆年拍落的大手冲去!
“找死?!”
周庆年见状,本就被茫茫杀意淹没的他岂会有丝毫手软?
大手骤然挥落。
轰!
大手,落实了!
但是,它仍然没能挡住天鼎王手上的信仰之枪,后者再次插在了他的心口之上,一时间,真灵震颤,幻象再出,虚弱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但。
天鼎王更惨!
噗!
巨力镇压,只见她周身血光爆起,一瞬间不知道多少血管爆裂,整个人直接被染成了一个血人!
黑暗。
冰寒!
这一刻,天鼎王赫然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近在咫尺,就在眼前。
“我……要死了?”
死亡即将降临,就连天鼎王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也不由失神,感受着生命之力从正在极速坠落的体内疯狂流逝,两只眼睛却死死盯着同样正在下坠的周庆年。
她濒临死境,但周庆年的状态绝对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他们一个伤在肉身,一个伤在真灵!
“他还没死!”
呼!
周庆年的确没死,事实上,虽然正在坠落,但他仍然在竭力控制天地之力,欲要再次出手,给天鼎王一个痛快!
天鼎王也意识到这一点,同样心神震颤,欲要拼劲全力,绽放一生最后的光辉。
手術醫生開外掛 刷波666
可是就在这时。
“该死的小畜生!”
“给我去死!”
周庆年率先恢复了,整个人踏空而起,携卷无尽煞气大步掠来,尽显凶神恶煞!
王子别使坏 纪宁熙
杀心依旧!
哪怕,他的气息已经快跌落至初入圣境二重天了!
天鼎王看到这一幕顿时心头一紧,双目毅然决然。
死斗?
那就来!
反正我必死无疑!
这一刻,天鼎王赫然彻底放下了身外的所有枷锁,手上又一柄玉色长枪凝化,气机绽放,要和天地相融。
融道!
拼死一击!
她骨子里的霸气在这一刻尽显无疑,丹田震荡,无尽天地之力倾盆而出,要唱响一生最后的绝唱。
可就在这时,突然。
呼!
一股奇异的波动突然从体内传来,就像一股暖流,滋润心间。天鼎王被这奇异的感觉蓦地一惊,下意识内视己身。
只见丹田之中,一朵莲花悄然绽放。就似乎,她倾尽全力的同时,连它也被引动了。
并蒂莲花?
李云逸?
天鼎王一愣,但惊愕发现,这朵莲花也不是那气息波动的本源,它的源头另有他处,但绝非丹田,而是……
小腹!
“这是……”
天鼎王隐隐觉察到了什么,整个人蓦地一震,似乎连气机都不再那么锋锐。
而已经全神贯注的周庆年立刻捕捉到了这奇异,脚步一顿。
“还有陷阱?!”
显然,他把天鼎王这突如其来的停顿当成另外一个阴谋了。只是这时……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免费领!
“死!”
一声娇喝,信仰之枪再袭!周庆年感受到天鼎王凌冽的气势,眼瞳立刻一缩,这一次,他没有再选择正面硬抗,因为之前的交手已经证明,天鼎王手里的长枪能对他的真灵造成致命的威胁!
更何况,他还没有看懂天鼎王刚才突如其来的停顿,哪敢贸进?
呼!
周庆年瞬间爆退,不肯正摄其锋。
他不急!
哪怕真灵重创,他依然有绝对的把握斩杀天鼎王。
“耗也能把你耗死!”
当然,他不会全力爆退,与此同时更是大手挥落,刚猛天地之力化成大手,从天而降,镇压天鼎王肉身。
一个字,耗!
可就在这时,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呼!
玉色长枪擦身而过,周庆年眼睁睁看到,被自己一击命中的天鼎王仰天爆退,借力飞驰,直指远方,纵然遍体鳞伤,止不住的咳血,也不曾减慢丝毫!
“杏儿!”
与此同时,一声娇喝传荡虚空,周清年愕然看到,一头飞行灵兽从远处山林掠出,直接拖住重伤的天鼎王,以更快的速度,朝远方飞驰而去!
逃了?
刚才展现神威如此霸道的天鼎王,竟然逃了?
“她也会逃?”
和天鼎王有过不止一次大战的周庆年懵了,半天无法回神。因为在他对天鼎王的了解中,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几乎每次天鼎王都会战到力竭,战到无法再出手,还是一副铮铮铁骨,宁折不屈的姿态,可这次……
她是怎么了?
不解在心头一闪而过,周庆年想起天鼎王挥舞的玉色长枪,眼瞳猛地一颤。
“不!”
“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神魂神通……它必须落在我的手中!或许,它就是我再进一步的希望!”
震惊和欲望,让周庆年瞬间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立刻催动天地之力,朝天鼎王追去。
帝王心术 寂寞
但此时的他没有发现,乘飞行灵兽飞驰的天鼎王近乎狼狈的匍匐在地,姿态凄惨,浑身被鲜血染红,甚至连迎面而来的狂风都没有余力遮挡了,但一只手始终落在小腹上,似在保护什么。
并且。
她催动飞行灵兽飞驰的方向,也不是北越,而是……
南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