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xz2优美都市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二十三章風后相伴-s2e99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帝轩辕降世,天命依循古神排布,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轩辕生而神灵,配合有熊国传承的巫教炼体之术,很快便成长为一方首领。彼时神农氏衰,脱胎于神农一脉的九黎族依托巫教大兴人间,较之有熊国气势更胜。
任鸿坐在勾陈宫,望着人间渐渐升腾的杀伐之气,净世天剑自动发出阵阵剑吟。
此剑得元始天尊加持,乃本界天道神兵,任鸿特意用来镇压勾陈宫气运,垂应人间杀伐气象。
焦顼坐在宫中喝茶,顺着任鸿目光往人间瞥了一眼,然后道:“后土宫人已经下界,你勾陈宫打算什么时候去帮忙?”
“先让师兄去吧。”任鸿盯着人间催动神诀秘法的轩辕,面色带着几分不愉。
人族开拓蛮荒大地,此时以静修、养气为主导的修仙之术渐渐不得人族喜爱。反倒是巫教一脉的炼体神魔之法见效快,杀伐强,渐渐成为人族主导修行体系。
虽然仙道修士仍在人间频频显圣,但和上一劫神农帝纪,九州仙道大盛,远不能媲美。
不习惯,太不习惯了。
任鸿过惯了仙道大兴的日子,如今碰到巫教崛起,心中很不愉快。
这种门前有恶邻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下手斩灭巫教道统。
“淡定。先天大罗之下道统无数,仙道不过是跨入大罗的门桥,不要因门户之见坏了自身道性。”焦顼更加淡定从容。反正他的定海剑道是格物三千大道,最终掌控于一己之手。什么巫教、仙道,他根本不在乎。若非顾忌任鸿的感受,前番后土娘娘拉他去巫教,他也打算斩出一个化身,去格后土娘娘的“幽冥海”。
“我很淡定了。换成原本的脾气,早就挑拣巫教错处,派遣天兵天将剿灭了。”
原本脾气?原本脾气,你才不在乎所谓的仙巫之争啊。
但焦顼很知趣,没有挑破。
“对了,关于他的事……”
“前几日,我去了一趟娲皇宫。但女娲氏没有开门。”提及宿钧复活之事,任鸿脸上的不愉马上被阴沉取代。
毒步天下:誤惹壹等腹黑夫君
宿钧死后,他的一切被任鸿继承,根本没有灵魂得以转世。
任鸿想出来的办法,一个是借助娲皇的造化之力。另一个就是扭转时空,回到宿钧死的那一刻将他魂魄捞走。
但不管是哪一个,都需要教主级别的力量插手。
“娲皇不露面,接下来我会尝试钟山烛。巫教不是有烛九阴神?祂就是烛龙化身,或许可以借用祂的力量。”
盛世风云之启航
“所以,仙巫之战你也要趟一趟?”
“说的你好像不用去似得。”任鸿不以为意:“届时我下界斩杀巫神,你肯定也要帮忙。至于时机……我才不会主动下界,怎么也要让人主求到我跟前。”
他眼珠一转,对焦顼招招手:“正好,你去帮我找个人,让他安排一番。只需如此……”
……
九黎势大,在巫教支持下开始统一人族的大业。轩辕一方自然不甘落后,双方大打出手,甚至有上界真仙、巫神出手。
后土宫中,风伯雨师等一众神灵下界。神霄府内,亦有一众上仙落凡。就连紫微宫,金灵圣母也带着一群上清仙家下凡。唯独勾陈宫毫无动静,静静看着人间这场乱斗。
先是轩辕之女死在荒野,然后得仙家点化,化身天女妭大破风伯雨师。接着巫教催动九地邪煞,遍布逐鹿战场。
这煞气颇为诡异,但凡轩辕一方士兵走入战场,便会被煞气侵蚀,神智错乱,乃至发疯自杀。
见此情景,有仙家谏言:“巫教行事催动地煞之气。但凡煞气遍布战场,我方士兵气势衰落,再难成阵。若能炼制神器鼓起士气,破去地煞邪气,当可铲除巫神。”
轩辕闻言,忙问天星道人:“仙长可知,那里有制作神器的材料?”
“东海流波有神兽夔牛,其乃雷精所化,皮骨可做夔鼓驱散邪祟。”
于是,轩辕忙命帐下最得力的副手风后前往流波。
风后乃风氏一脉后裔,出自天皇阁,风天越门人。他奉师命下山助轩辕一臂之力,顺带解决天皇阁的几个叛徒。
风后所学法门,正是昔年太羲创造的《八风经》,兼容泰一、羲皇两脉真传。
他驾驭神风来到流波山,可流波仙岛风平浪静,毫无半点雷霆气象。
风后心中狐疑,从海水中抓了几只水妖询问。
看着这尊上仙,水妖们战战兢兢:“启禀上仙。前番有天兵天将落入流波,将夔牛神兽抓走。我见他们向南去了。”
“南方?”
风后放下水妖,御风向南而行。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投资好文]
我欲封神
不知不觉,他来到一处青木覆盖的仙洲。这座仙洲长满各式各样的古木神树,充沛的木灵生气不禁让他想起华胥山中的情景。
“单论木气之厚,此地比我华胥山更胜一筹。”
走入仙洲,风后看到一位头生狐耳,身下摇着赤尾的狐仙在林中采果。
他自称迷路人,过去探问路程。
那狐仙听他寻找流波夔牛,莞尔笑道:“怪哉,你去东海流波,怎么到了我们南海青丘?”
“青丘?”风后回忆一番,不确定问:“我听闻四大部洲外又有海外十洲,其中青丘之地又名长洲,莫非便是此地?”
“不错,就是这里。自帝君建立长洲后,我们天狐一脉打理长洲,才有这繁茂青郁气象。”
提及自家对长洲的贡献,小狐仙引以为傲。
海外十洲要论灵根仙植数量,没有哪里比得上长洲青丘。
风后观看远方林海风光,那些古树盘根结虬,树冠茂密如盖,尽显勃勃生机。
“清儿……清儿……你的果子可才采完了?”
不远处,又有一位身着鹅黄裙的狐仙走来。她年岁略年长些,似双十年华。
“姐姐,快好了。只是我碰到一个外来的修士。”
“修士?”狐仙走过来,上下审视风后。
风后再度提及自己来意,说是寻找夔牛时,无意间闯入长洲。
“此事我倒有所听闻,前番勾陈宫的邓天君率众去蓬莱除魔,途经流波山将夔牛降服,说是要先给勾陈帝君豢养在天宫。”
“献给帝君?”
风后心中一惊。
这些年人族在大地发展,但并非不了解天宫情况。
天宫四大帝各据一方,其中以勾陈帝君兵力最强,镇压人间十五洲妖邪,可谓神德广大。
若是落入帝君手中,莫非他们要去天界求取夔牛?
风后心中忐忑不安,脑中胡思乱想。
侯门锦绣 苏小凉
清儿好奇问:“姐姐怎么知道这些事?”
“前番邓天君拜见帝君,曾路过咱们青丘。涂山娘娘还让他带上咱们青丘特产,去凤麟洲赠给帝君。”
“等等……”风后眼睛一亮:“勾陈帝君不在天界?”
“凤麟洲乃帝君在人间的领地。相传帝君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人间凤麟洲行宫落脚。我辈人间妖灵会借此机会向帝君进贡。”
任鸿在四大帝中,对妖灵照拂有加。他的天兵天将少不了精怪。所以在人间,早有妖灵将他尊为万妖之主。
风后谢过两位狐仙,继续启程赶往凤麟洲。
凤麟洲是任鸿在西海建立的行宫,此地生活麒麟、凤凰两族。大罗天尊凤皇还专门被任鸿请来,坐镇此地。
风后赶来,只见远方河山辽阔,宫殿坐落山麓之上熠熠生辉,无数道彩霞祥云在行宫上方徘徊,隐约开启通天之路。
“这就是天界帝君在人间的行宫吗?”
风后神色肃然。对于勾陈帝君,他老师耳提面命,让自己必须对他保持敬重。
御风飞向凤麟洲,忽然风后身子一坠,差点摔向凤麟洲外的一条大河。
“八风聚太一!”风后身边八道神风震动,头顶隐约凝成一口黄钟,抵消下方的拉扯。
脱离引力,他往凤麟洲外看去。
一条黑漆漆的水流环绕整座凤麟洲,唯有几座门户有虹桥驾水流而起。
“这是弱水?我听老师提及,弱水能沉万物,想来便是此类了。”
九幽弱水,到底是天下九大真水之一。
风后不敢从水上走,只能前往凤麟洲的门户。
凤麟洲对外有八座天门虹桥,由凤凰、麒麟两族把手。
风后赶来求见帝君,直接被两位麒麟神将拦下。
“帝君何等身份,岂会随便见你这区区一修士?这几日正是帝君召见万妖的朝会,你在外头等几日。待朝会散去,再求见帝君。”
“等几日?”风后忙问:“麒麟大哥,这万妖朝会需要多久?”
“这要看万妖回报人间情况的多寡。要是快的,十来天也就够了。要是慢的,一两个月也是有的。”
“这么久?”
风后脚程快,借助神风之力能在一日之内遨游四海十五洲。但是,他要在西海这边等上两个月,回头就可以给轩辕收尸了吧?
“两位大哥,能不能通融一二。就说我是赤县神州人王使者,求见帝君有要事相谈。”
“赤县神州?”
不远处,一个妖仙扭头,不满道:“赤县神州怎么了?帝君教化人间十五洲,又不独独你赤县神州有事。我北俱芦洲也有事求见陛下。”
“是啊,还有我们东胜神州的妖族?”一青蛇王化做本相,对着风后喷出黑雾,将他逼退。
“帝君降临人间,是我万妖朝见妖皇。你们人族求见帝君,直接去你们赤县神州特有的天路!”
天路,乃连同人间和天庭的阶梯,设立在赤县神州。
这一点,让其他大洲人士很是不满。
凭什么只给赤县神州设立天路,他们为什么没有?
风后苦笑。自打后土宫中的风伯雨师下界,巫教早就把天维之门闭合,这段时间再也不能有仙家从天庭下来。
当然,他不知道。这锅是任鸿甩出去的,就是嫌弃人间杀伐之气冲上九重天,惹得净世天剑频频震动。
所以,任鸿在其他三宫天神下界后,直接下令封闭天维之门,以保全天庭清净,直到人王确立为止。
风后受一众妖族排挤,不让他进入凤麟洲。
他也想过自己幻化妖灵之体混入其中,但凤麟洲八座天门各自悬挂一口神镜。以他修为,恐怕瞒不过去。
过了一会儿,有青鸟鸾鸣自东响起。
风后抬头望去,只见东方青云滚滚,一群神禽腾云御风而来。那最大一只青鸟背上,坐着一位仙子。
妖王们见了,连忙俯身行礼,就连麒麟神将也不敢怠慢。
风后心中一动,连忙上前求见。
齐瑶见到风后身上的《八风经》便知他来历,笑道:“你是风氏族人,天皇嫡系。求见伏羲太子,还需什么通禀?把你师尊名讳报出,便是凤皇老爷亲临天门,亦不敢阻拦。罢了,我带你进去就是。”
要不要在壹起 蜉蝣夢壹季
她身后有一只喜鹊飞出,落在风后脚下,载他飞到齐瑶身边。
撒旦危情:冷枭,你好毒!!
诱爱成婚,误惹危险总裁
“娘娘赎罪,我们来晚了。”
天门内,几头凤凰神鸟出来迎接青鸟一众。
齐瑶座下青鸟看到纯种凤凰,不禁鸣叫起来,想要跟凤凰们一比歌喉。
几只凤凰扫了它一眼,继续用悦耳动听的声音对齐瑶说话。
凤凰、麒麟皆是帝君眷属,若非青鸟靠着西王母这尊大神,哪有资格在她们这些万鸟之主面前放肆?
三只凤凰开道,引一行瑶池仙子飞入凤麟洲。
凤麟洲除却天帝行宫外,不远处栖凤山上还有一座属于纪清媛的太元玉女宫。
齐瑶盯着那边看了一会儿,询问引路凤凰:“她可来了?”
“纪娘娘在昆仑听讲,不曾随帝君前来。”
“哼,鸿哥为她设立凤麟仙洲充作行宫。她倒好,自己反逗留在昆仑仙山。天尊讲道,就那么重要?”
想到这,昆仑出身的齐瑶心中又是一阵恼火。
这些年任鸿在天庭忙着勾陈宫务,虽然同在天庭,但齐瑶却鲜少见到任鸿。而在人间,任鸿除却昆仑讲道时露面外,只会在凤麟洲或者五莲仙府走动。
五莲仙府那边有菡萏仙子和一众花仙。齐瑶想要单独找任鸿,必须大老远跑到纪清媛的行宫仙府,才能见一见任鸿。
可每次看到纪清媛的玉女宫,齐瑶心中都很不爽。她也试探着要求任鸿在凤麟洲给她准备一处道场。奈何任鸿婉言拒绝,莫说齐瑶,便是菡萏、焦顼乃至风天越,都没得到任鸿松口。
偌大凤麟洲,除却任鸿的行宫,只有纪清媛的道场。
显然,是当年纪清媛那番牺牲,彻底打动了任鸿。
风后看到齐瑶面色不虞,也不敢多言,老老实实站在喜鹊背上,随齐瑶前往天帝行宫。
虽然勾陈帝君也能成帝,但仙道真正尊奉的天帝,只有昊天正位上的那位。
任鸿将凤麟行宫称作“天帝行宫”,在很多人眼中便是“帝鸿之心,人尽皆知。”
齐瑶看了看天帝行宫的匾额,带风后入殿。
天帝行宫中,也有一座朝会殿。任鸿正在此殿接见万妖,受妖王们朝拜。
同时,妖王们也会把这段时间各洲事务禀报任鸿,请任鸿进行裁决。
“陛下,我等在西牛贺洲与佛宗冲突。那些臭和尚想要把我们纳入他们的护法体系。求陛下做主。”
任鸿面色淡淡,敲击如意:“白素,记下来,回头发旨送去佛宗。妖族亦是天地众生一脉,不过错之妖众,佛宗不得强行度化。”
“陛下,我们白猴一族在北俱芦洲和不远处的青蛇族冲突——”
任鸿敲击如意,直接打断:“回头禀报邓天君,让他出面重新划定疆域。”
万妖朝会,看似是盛世气象。但实质上就是这些妖怪们把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弄到殿上,求任鸿主持“公道”、
这一刻,任鸿才真正体悟到,属于帝的责任。
万妖敬仰,众生膜拜的背后,是希望他能主持公道,维护天理。
也亏得任鸿乃伏羲帝子,神性十足。在天庭诸帝中,行事最体贴天心,最为公道。
这时,任鸿瞥见齐瑶和风后,招招手,让他们上殿。
“人族风后求见勾陈帝君。”风后先是行礼叩拜,然后说明来意,求赐夔牛。
听到这话,任鸿还没开口,旁边一众妖王先怒了。
“夔牛乃雷精异兽,和我等身份雷同。你要取它皮骨制作神器,如杀割我辈。难不成,我辈妖族就活该被你们人族欺凌?”
“帝君,万万不能将夔牛给他。”
一众妖王立刻奏请任鸿,将风后驱逐出去。
人妖之争。
任鸿揉揉脑门,感觉有点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