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0ec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鹿鼎記 愛下-【1063 阻止朱由校修三大殿】展示-u36z0

明鹿鼎記
小說推薦明鹿鼎記
朱由校被魏忠贤认真的样子提醒了,这才想到自己是皇帝,话不能随便乱说的。
不过,朱由校也没有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先对魏忠贤道:“你一个内臣,你凭什么让朕治罪辅国公?滚开!”
魏忠贤大惊,皇帝对自己一向守礼,很少这么严厉对自己说话,陛下直接叫自己滚开?像狗一样滚开?
魏忠贤此时有些绝望了,感觉自己与陛下的关系越来越生疏了。
客巴巴也暗暗气恼,气恼皇帝现在太宠信韦宝,也气恼魏忠贤没有眼力劲,眼见着韦宝圣眷正隆,正是得陛下恩宠的时候,你这个时候去惹韦宝,你有多大的分量?
而且你背后进谗言还好一点,你当着韦宝和这么多人的面,你不是找死吗?皇帝怎么可能会理你?
朱由检吓得心跳飞快,见魏忠贤居然当皇帝的面要求治罪韦宝,同时觉得韦宝与魏忠贤的关系绝对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暧昧,两个人明显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朱由检这种文青宅的思路头脑都特别简单,认准了什么事情,一般就不会更改了。
现在朱由检就认为韦宝与魏忠贤是死敌关系,韦宝是忠臣,是好人,非常好的好人!
“你还不退下。”客巴巴赶忙提醒魏忠贤。
魏忠贤这才心有不甘兼害怕的磕头之后,爬着退了出去。
朱由校对韦宝道:“韦爱卿,你这是干什么,快平身吧,朕没有怪你。不过,你下回不能让朕收回成命了,这的确是大不敬的话,好在这里是宫中,都是自己人,没有外人。”
韦宝听皇帝说拿自己当自己人,心里十分温暖,感动的眼圈都红了,磕头道:“微臣叩谢陛下隆恩。微臣记住陛下的话了。”
朱由校笑着亲手将韦宝扶起来:“记住了就好,朕是皇帝,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岂能更改。”
朱由校将韦宝扶起来之后,问康昭太妃:“太妃,朕让皇后与韦爱卿结拜,这有违祖制么?”
康昭太妃道:“老身一般不过问朝中之事,不过,这事老身能说话,这是陛下的家事,韦宝是陛下的亲信大臣,陛下高兴了,让皇后认亲信大臣为义弟,不碍谁的事,谁也没权管!别说皇后认韦宝为义弟没事,倘若老身想的话,老身认韦宝为孙儿,也没有人能干涉。皇家虽然没有寻常百姓那么自在,但皇家同样是人家,同样讲感情。”
本来这事就不算什么大事,康昭太妃有感于韦宝刚才支持自己,所以现在也支持一下韦宝。
康昭太妃的话,再次让韦宝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朱由校闻言大喜:“嗯,太妃说的好啊。”
朱由校又问张嫣:“皇后,你愿意认韦宝为兄弟吗?朕没法认韦宝,应该会有违祖制,你就来帮朕完成心愿吧。”
张嫣看了看韦宝,粉脸一红,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今日不是帮信王选妃的吗?怎么变成自己自己认韦宝义弟了呢?
“陛下,臣妾愿意。不过,臣妾认韦宝为兄弟,韦宝又认田氏为义妹,那岂不等于我们桃园三结义了吗?臣妾与田氏是妯娌关系,变成义姐妹,怕是不合规矩吧?”张嫣有点疑惑道。
康昭太妃笑道:“这简单,你们不要一起结拜便是。你先与韦宝结拜,等会韦宝再与那田氏结拜便是。现在田氏尚未正式被信王迎娶,这就没有什么不合规矩的。民间结义亲,都是这么各认各的。你不是直接与田氏结亲,不相干。”
张嫣恍然,哦了一声。
韦宝忽然想起了什么,赶忙问道:“太妃,那我之前与东李娘娘的弟弟还结了义兄弟呢,李成楝与康妃娘娘她们是同一辈,这没关系吧?”
“相干是不相干。”康昭太妃想了想,笑道:“你到底认了多少这种干亲戚啊?”
“就认过一个,东李娘娘的弟弟,东李娘娘过世的时候,我才有资格入宫吊唁。”韦宝道。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在东李的灵堂打了一帮官员的那个孩子,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康昭太妃似乎十分喜爱韦宝,笑道:“你出息了,不到一年工夫,你就成一个小吏成了国公了。你有国公的爵位,和皇后结拜,这不辱没皇家。”
康昭太妃对朱由校道:“陛下,就说是我的旨意吧,我让皇后认下韦宝这个弟弟的。而田氏是我让韦宝认下的,这样,以后有言官拿这事说嘴的话,就没话说了。”
有康昭太妃这话,朱由校十分放心了,谁敢为这么点事弹劾老太妃啊?朝廷肯定没有这种神经病,至于民间,更没有人会议论自己的家事。
“如此最好!那现在就安排结拜吧!结拜完,用膳!朕已经等不及要和韦爱卿好好喝一杯了。”朱由校高兴的道,“我与信王,太妃,都是你们的见证。”
别说张皇后,连韦宝现在也是懵里懵懂,晕晕乎乎的,本来只是自己要与田氏结拜,现在怎么又多出一个与张皇后结拜了啊?自己也太有面子了。
结义有规范性的礼仪程序,即以自愿为基础,在一个大家都认为较适宜的地方,如祠堂等,上挂关公神像,下摆三牲祭品,即猪肉、鱼、蛋,以及一只活鸡,一碗红酒和“金兰谱”。
“金兰谱”每人一份,按年龄大小为序写上各人名字,并按手印。仪式开始后,每人拿一炷香和“金兰谱”。
然后,把鸡宰了,鸡血滴入酒中,每人左手中指,女人右手,用针尖刺破,把血滴入酒中,搅拌均匀。
先洒三滴于地上,最后以年龄大小为序,每人喝一口,剩下的放在关公神像前。
这种形式,有的也叫“歃血立盟”。
结义者不分男女老少,人数无限定,男的称兄弟,女的称姐妹,多为志趣相投,或同病相怜或是各有所求。
旧社会结拜礼节习俗较多,是宗亲者不结拜;是姻亲者不结拜;有辈份差别者不结拜;八字不合者不结拜;破族规者不结拜等等。
随着社会进步和文明程度提高,人们认为只要彼此好相处,不必拘泥于某种形式。
古代结拜仪式后,参与结拜人之间即以兄弟称呼,有的在称呼前加“契”、“兰”、“谊”等字,意味着生死与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凡遇婚丧喜庆、过年过节等,均以兄弟关系来往。
皇宫里面搞这些东西更加快速,有专门的主祭祀官员,也有钦天监官员能测算日子。
巧合的是,今天日子很好,韦宝与张皇后,韦宝与田氏,既不是宗亲关系,也不是姻亲关系,也没有辈分差别。
更为巧合的是,对过八字之后,三人的八字也非常合适。
这就没有任何阻碍了。
念过结义词,韦宝看向张皇后,“姐。”
韦宝这一声,倒是先将他自己给叫的酥麻了,他还真没有叫过谁叫姐姐,韦宝从来不认为男女之间有什么纯友谊,尤其作为现代人,感觉自己和李成楝结拜毫无感觉,和一个女人结拜,咋就这么暧昧呢?
张嫣粉脸一红,轻轻地应了一声。
朱由校笑道:“这不行,你也得叫韦宝叫弟吧?然后你们同饮下杯中酒。”
朱由校问祭祀官,“是吧?”
“回陛下的话,不错的,理当如此。”祭祀官其实也没有搞过这些东东,但是大的程序不错就行了,感觉和民间结拜也没有什么不同。
这还算是隆重的了,因为在宫里面,想弄什么东西都能马上弄来,活的鸡,三牲,都不是问题。
民间简单一点的老百姓之间,捻土为香都算结拜。
张嫣酝酿了一下情绪,轻声道:“弟。”
“好。”朱由校高兴的鼓掌。
朱由检,李康妃、朱徽媞、康昭太妃、客巴巴等见皇帝兴致高涨,也都跟着鼓掌。
朱由校似乎比韦宝和张嫣两个当事人还高兴。
而客巴巴和魏忠贤的心情则更加复杂,朱由检势单力薄,如果说朱由检在宫内有内应,有依靠,可能也就是这个张皇后了。
现在张皇后与韦宝结拜,比韦宝与田氏结拜,这层关系又更上一层楼了。
韦宝又忍不住叫了一声,“姐,微臣高攀了,委屈姐了。”
“别说这样的话。”张嫣粉脸发烫,本来还想说点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当着这么多人,也不是说话的时机。
然后韦宝又与田氏结拜。
韦宝道:“妹。”
田氏叫的比张皇后干脆的多,甜甜的道:“哥。”
然后俩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朱由校又高兴的鼓掌,活像小孩子玩游戏,觉得很好玩。
要说带动气氛,还要数皇帝。
以至于在用膳的时候,朱由检几次想提暂停修建三大殿的事情,都说不出口了,既不想破坏皇帝今天的好兴致,这种事本来也不太好说出口。
因为韦宝与田氏结义了的关系,本来这种宴会,田氏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但朱由校亲自发话,让田氏以韦宝义妹的身份参加,所以田氏也有个座位,就坐在韦宝下首。
韦宝偷看了张皇后一次,偷看了田氏一次,两个女人一大一小,张嫣比韦宝大四岁,韦宝比田氏大一岁,都是很合适的年纪啊。
而且张皇后的颜值,身段,都是人间极品,即便是张美圆也压不住。
而田氏的外貌能与张美圆不相上下,这些都对韦宝极具吸引力。
只可惜,她们的身份特殊,韦宝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可望而不及,除非做掉大明王朝,否则几乎没有机会。
韦宝暗暗叹口气,自己不可能为了女人,不顾天下老百姓的死活,自己是不会做掉大明王朝的,至少不会让宝军去打汉人的大军,去杀汉人老百姓。
就在宴会气氛很好,朱由校一直找韦宝和朱由检说话的情况下。
朱由检忽然道:“陛下,臣弟有一事相求。”
朱由校哦了一声,奇道:“皇弟有何事相求?”
韦宝心里一紧,知道朱由检要说阻止皇帝修复三大殿的工程的事情了。
其他人也都停下看着信王朱由检,不知道朱由检要说什么。
“陛下,三大殿靡费甚重,一年要三四百万两纹银,臣弟闻听,全部完工,至少还要八百万两以上的银子,而今天下,各地饥民四起,饿殍遍野,陛下是不是先赈济灾民,休养生息,日后等大明财政好转,再考虑修复三大殿。”朱由检这个文青宅,将之前对韦宝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居然一个字都不错,显然这些话,朱由检在府中就已经背熟了,可能已经演练了无数遍了。
韦宝暗忖,这个大傻叉,完了完了,本来今天这么高兴的场合,为什么非要提这事?
张嫣、康昭太妃、西李、朱徽媞、田氏、客巴巴等人眼珠都瞪圆了。
朱徽媞和田氏都是小女生,两个人都比韦宝小一岁,此时只是十五岁年纪,但朱徽媞长期在宫中,朝中的事情有所了解,对皇帝也有所了解,是知道这么提的后果的,立刻为朱由检担心起来。
田氏虽然没有接触过皇帝,但听得懂信王的话,知道这是在忤逆皇帝的意思,也暗暗为信王捏把汗。
张嫣就更加了解皇帝了,知道这种话完全不能说,说出来就是触怒皇帝,更加为信王捏把汗。
而客巴巴却暗暗高兴,知道朱由检这一下踢到铁板了。
因为这个话,并不是第一次有人对皇帝说,之前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果然,朱由校不出意料的发火了,“今天高高兴兴的日子,你为什么要说这些?你当朕修复三大殿,是为了朕自己享受吗?朕平日不敢吃不敢玩,一直想着节俭,朕何曾奢侈过?紫禁城是皇权的象征!建造紫禁城的永乐爷希望朱家的帝业承传万世。紫禁城不是建筑,而是帝制、宗法、礼教。应天以顺时,辨方而正位;乃相乃度,载经载营;贯天河而为一,与瀛海其相通;西接太行,东临碣石,巨野亘其南,居庸控其北;北通朔漠,南极闽越,西跨流沙,东涉溟渤;势拔地,气摩空;梢横青天,根连地轴;包络经纬,混沌无穷;仰在天之神灵,隆万古之尊号。在臣民心中,在所有的老百姓心中,紫禁城是矗立在天地间沟通天地的形象与标志。京城所有的民宅官宅都是低矮的,只有紫禁城是高大的,可望不可即。距离足以产生高贵,神秘方可保持至尊。这些你明白吗?”
朱由校因为暴怒的关系,声音很大,吓得朱由检不敢吭声。
朱由校越说越生气,还没有说够:“太和殿是皇帝登基的大殿,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确认皇帝的身份,确立皇帝的地位,所以必须把这座宫殿建成坐拥天下的宫殿。皇帝刻意站在中央,坐在中央,天地之间唯他独尊,没有旨意、没有召唤、没有允许,不可上台,不可入内。太和殿不只是一座建筑,更是一处坐拥天下的位置。太和殿比中轴更重要,像一个人的心脏一样,四面八方的建筑群落将太和殿团团围定。正中设一座高台,高台上只有一个宝座,那就是凌驾一切之上的孤零零的皇帝的宝座,与孤独的宝座日夜作伴的是遍布殿宇内外的13433条金色的龙。太和殿最重要的用处也就是皇帝即位、皇帝大婚、皇帝生日、册立皇后,元旦,冬至等庆典,真正的作用就在于它坐拥天下的地位、标识、符号、象征性的意义。谁争到这个位置,就是争到了天下。说到底,紫禁城不是为皇帝建造的,太和殿也不是为皇帝建造的,是为了可以坐拥天下的那个位子建造的。这些你明白吗?”
“臣弟都明白,陛下息怒,臣弟不是说三大殿不重要,臣弟的意思是,能不能等到大明有银子了,再考虑修复?”朱由检吓得边磕头边道。
“不能!又是这些老生常谈!”朱由校大吼道:“没有气派辉煌的三大殿,就没有天下的安定,这是天下的定海神针!如今各地灾荒,所需赈灾银子可以以亿来计数,何止这几百万两纹银了?省下这几百万两纹银,是不是就国泰民安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朕就不再修建三大殿!不可能!所以,必须勒紧裤带,先把三大殿修建完工,让天下臣民都看到我大明朝廷尚有余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眼下的小灾小难算不了什么!这是心气,你明白吗?小门小户尚且需要心气,更何况我泱泱大明!偌大的帝国,更需要心气,得让老百姓打起精神来。”
别说朱由检,韦宝都差点被朱由校的一大堆歪理邪说给说服了。
不过,韦宝觉得这样也好,现在就算自己不说什么,朱由检应该也不会怪自己了。
谁敢在皇帝盛怒的时候说话啊?
虽然韦宝并不赞同朱由校的观点,要是让韦宝与朱由校吵架的话,韦宝能说出很多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