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bal精品玄幻小說 農夫兇猛 線上看-第370章 守夜的樑晉-m12j3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呼~”
“呼~呼~”
漫天星光之下,鼾声四起,与远处的虫鸣蛙声,近处木柴燃烧的噼啪声混合着,意外的,有些协调。
梁晋穿着八百斤的重铠,怀里抱着三百斤的陌刀,尽管领主大人说这是斩马刀,但他还是习惯用这个名字。
今晚轮到他值夜,过去这六天,大家伙都累够呛,梁晋也算是真的见证了一个奇迹,十里长的大坝,一百里长的沟渠,说挖就给挖出来了。
如果这是在故乡大梁国,国君得征发一万百姓,历时一年才或许能建成。
如果这是在雪山对面的青云小镇,那位神秘的领主大人也得征调1000平民……不,青云小镇是不会修建这种大坝的,那里的农夫每天只是在开垦田地,种植田地。
而以那些孱弱的,一阵风就能吹倒的瘦弱农夫,大概也得两万,历时一年或许可成。
这其中最大的差距就是,最孱弱的农夫做最劳累的活计却吃着最差的食物。
在这里,却是实力最强的领地成员做最劳累的活计吃着最好的食物……
光是一个熊爷,就能顶三千百姓。
偏偏这些家伙还理所当然,乐在其中,那些蛮子一样的牛头人,甚至在没有人监督,也没有谁来记功劳的情况下撂着蹶子,撒着欢儿的干活。
而且不是一次,是日日如此,天天如此。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野兽能比人更聪明,还能自创一门兽语,这些天梁晋也没事学了点,发现很有意思,以音调高低变化来界定含义,如此一来,不用管什么野兽,只要会吼会叫,且开了智,就能无碍交流。
除了兽语之外,这些野兽居然有了各自的派系,有了精细的职业划分,更有着一套行之有效的战法,从重骑兵到轻骑兵,到斥候,到重甲单位,再到远程,从哪一个方面讲都是最精锐的。
但最让梁晋感叹的,还是那种精良的重铠与皮甲,重铠就不必说了,他现在穿着的这一套几乎是从头到脚密封的,虽然重达八百斤,但以他领主级的实力真是毫无障碍,比之他在青云小镇的那套二百斤的重铠相比,那根本没法比。
当然也更没法与大梁国时的铠甲相比,只有80斤。
若是当年在大梁国他有这样的重铠……
哎,想什么呢,当年他也没有今天的实力,800斤的重铠会直接把他压成肉酱。
“就是人口少了一些,不然,放眼方圆千里之内,没有敌手啊。”梁晋在心中感慨着,这也是他这段时间对这个神奇领地的判断。
太富裕了,也太强大了。
重甲单位数十,其余全部着轻甲,开玩笑,这里的轻甲单位,都比得上青云小镇的重甲单位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准传奇……
听那位熊爷说,那位准传奇的战斗力是相当于十个虎爷加五个熊爷的。
而一位熊爷的战斗力是相当于两个虎爷的。
至于一个虎爷……
梁晋握紧了手中的陌刀,最后还是摇摇头,他自己很清楚,不是对手,虽然都是领主级单位,但差距还是太大。
不过听乔爷说起过,领地之中流传着一个高手榜,也不知他能不能在上面占一个位置?
“咕咕咕!”
一只夜鸟在远处森林中叫起来,梁晋从火堆旁站起,扛着陌刀,开始在营地四周巡逻,身为领主级单位,目力自然是极好的,哪怕漆黑如墨,他都能看出数百米,此刻他更是能一眼看出几里地。
大坝巍峨,湖水荡漾,而大坝上,还有一白,一黑两条巨蟒在翻滚,那是两个压路机,这名字还挺别致。
一艘战舰在湖水中缓慢巡逻着,在那甲板上正与一个蛇女亲热交谈的徐文武冲着梁晋眨眨眼,乐在其中。
这家伙今天与邓二子轮值,负责的是大湖与大坝的安全,毕竟这条大坝长达十里,靠步行巡逻的话就不太方便了。
“这个混球儿!”
梁晋微微皱眉,但这事他也管不了,好歹蛇女长得还算周正,嗯?似乎听到了什么,他一抬头,就见一百多米的高空中,两只乌鸦人提着弓箭,正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巡逻着,这是今天那位领主大人新安排的夜巡单位,负责低空巡逻,因为更高的天空——全都被那头老鹰给霸占了。
梁晋远远看着那两个乌鸦人,但对方隔着两三里,居然也能发现他的目光,立刻欠身行礼,委屈的好像小媳妇儿,或者是第一次夜巡害怕?
其实大可不必,在领地周围百里内,不用梁晋夸海口,真不会有什么危险,瞅瞅那些大块头吧。
一念及此,梁晋就对那两只乌鸦人微笑致意,结果也不知对方是会错了意还是怎么,一只乌鸦人竟是失去平衡,直接坠落,还好在落水之前挣扎着飞起,这是在干嘛?有敌情吗?还是——嫌我长得丑?
梁晋转过头去,长叹一声,他忍不住想起葬身于妖魔口中的妻儿老小,那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一夜基本无事,拂晓时分,战舰运来了宋爷与齐衡,苗远这两个小子,于是酣睡了一夜家伙们骨碌骨碌的就爬起来,一个个的抠着眼屎,打着哈欠,齐刷刷的站在大坝上比赛放水,哗啦啦的响声,令湖里的水鬼都望风而逃。
一时间,这帮家伙的怪笑,蛇女的怒斥,牛头人放的响屁,宋爷熬煮的鱼汤香气,混合在一起,分外的催眠。
和熊爷招呼一声,梁晋自己就找了个位置,愉快的进入梦乡,一夜不睡对他们这种领主级单位来说不算什么,哪怕干了一天的活,但保持好足够充沛的体力却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根本。
嗯,这是领主大人的名人名言录。
好有道理啊。
梁晋也就睡了半个时辰,但感觉所有疲劳都一扫而空,爬起来的时候,他瞅了瞅营地正中央放着的那一块神秘之物,这是第一天领主大人就放在那里的。
从那个时候起梁晋就发现只要在其附近睡觉,精神恢复得就特别快,甚至,还有荡涤灵魂的作用。
也不知道其他家伙注意到没有,但很显然,自家领地真是富裕得深不可测啊。
出来营地,宋爷与火头小队已经离开,其他人也都吃完了早饭,但梁晋是不担心没有他的份。
一口百多斤的铁锅架在快熄灭的火堆上,鱼汤的香气令他忍不住口水直流,他从未想过,鱼汤也可以这么好吃的。
掀开木头锅盖,也不需要什么碗筷,梁晋端起大锅就一气儿喝干。
打开旁边的鱼骨袋子,里面放的是二十斤精品烤肉,以及一份蜜汁鹿排,这是每个守夜者额外有的福利。
梁晋细细的吃干净,差点连手指头都给咬下来,这些精品食物不但是口感好,不是那种纯粹欺骗舌头的所谓美食,而是吃进肚子里,浑身都暖洋洋的,消耗的体力都在迅速恢复,连一些小小的伤势都能在很短时间内痊愈。
经常吃的话,连一些过去的旧伤都能慢慢痊愈。
以梁晋半辈子兵戎生涯来看,谁掌握了这种食物,百战百胜不敢说,但绝对可以大杀四方!
据说领主大人自从建立领地以来,经历大小数十场战斗,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己方单位阵亡这种事情,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毕竟,谁也不想死的对吧,他梁晋哪怕当初都做好了马革裹尸还的准备,可是谁愿意去死呢?
慢慢腾腾的吃完早饭,梁晋还坐在那里打坐休息了一盏热茶的时间,这是他当初在大梁国时因为一次机缘巧合,从一个老道士那里得来,名字就叫养生功,与那些传说中的仙家功法搭不上边,但梁晋习练了七八年,倒也觉得获益匪浅,所以哪怕到了这个陌生世界,也要抽空习练一番。
一盏热茶结束,梁晋就去了工地,没有谁责怪他耽误时间,因为按照规定,守夜者可以睡到中午,但他觉得不需要,之前守夜的如熊爷,候大爷,乔爷等也都是如此。
今天的工程任务仍然是取土,推车,夯实,一共五十俩手推车,分三段。
一段从东岸取土,向西堆垒。
一段从西岸取土,向东堆垒。
最后一段是从大河中央干涸的地方取土,向两边堆垒。
三个方向开工,不浪费人力,不浪费时间,梁晋觉得这个思路相当巧妙。
当然了,再巧妙的思路,也需要力气来完成,而梁晋他们这伙人,最不缺的就是力气。
实力较弱的,都被安排在东西两段,因为推土的道路平坦,无需消耗太多力气。
就中段取土最累了,因为要推上一段土坡,所以向来都是熊爷,侯大爷,乔爷,梁晋,还有牛头人这帮家伙在这里,一天推个几千车都是小菜一碟。
按照目前的进度,三天之内,保证完工。
“到那时,应该就可以重点建设堡垒了吧?”
梁晋推上自己的手推车,车上放着特大号的铁锹,这是目前大家伙闲下来时候议论最多的话题,搞得他都期待了,听说到时候每个领主级单位都会有一个豪华单间。
啧啧。
梁晋对这些并没有太大兴趣,不过考虑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也就勉为其难的将就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