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fof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美利堅傳奇人生-第1799章 兩個選擇推薦-dlc90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
“艾登呢?”在让法兰帝安顿赛硫·伦茨住下后,李子涛心里的怒火蹭蹭直冒。
这要是不生气,怎么可能!
他告诫过多少次,不管怎样,他在外面怎么玩儿,一定不能搞出人命来。
现在,他还没到能左右逢源的境界。
更别说身为李氏继承人,他的子嗣对整个财团来说是多大的一件事。
“我们的人正在找他,找到后会立刻带他回来。”王奎道。
“你亲自去,我要第一时间见到他。”李子涛冷着脸道。
凌晨4点。
李子涛依然坐在客厅里没有入睡,等待着王奎的消息。
终于在快要天亮前,寂静的楼下传来汽车引擎的咆哮声。
站在落地窗前向下看去,几辆H3夹着两辆超跑停在门口,保镖们正在接手挪车。
是他们回来了!
叮。
电梯铃响起,艾登独自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把菲朗西斯安排在楼下,来之前他已经知道发生什么。
“爸爸。”看到父亲,艾登有些心虚的缩了缩头。
看到他的表情,李子涛心说‘完了。’
这件事是真的没错,现在该想的是如何解决。
“赛硫·伦茨,这个名字你熟悉吗?”
“是的……那时我们喝醉了。”艾登轻声道。
李子涛只想问他的决定是什么,“你认为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这种事和聪明无关,艾登的脑袋完全处于混乱状态。
突然冒出来的儿子,让他也完全懵了。
“你能肯定的回答我,那晚发生的事不存在被设计的可能吗?”
艾登冷静回想,摇头道:“最初我是不去的,后来临时决定要去,完全是我自己的想法。”
“喝酒到你们离开呢?”李子涛事无巨细的问着。
“那是个意外,我去厕所的时候撞到了她,事实上,是完全摔倒在她的怀里,我喝多了!”
“喝多到滑到?”
“是的,实际上,我的双腿已经不听指挥。”
好吧!
有疑点,但不足够。
李子涛也不想这么多疑,可事实是财富会带来很多问题!
设计怀孕,就此加入豪门或拿到长期优越饭票这种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它们之所以变得狗血,正是因为发生的太多,以至于到了有些虚幻,不真实的程度。
不过,就目前而言,听起来是艾登的锅没错。
“作为你的父亲,我可以给你两个建议,第一,让她打掉孩子离开,送到欧洲或任何一个国家。
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用钱养着她,对你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第二个呢?”艾登追问道。
听到他这么问,李子涛就知道他对第一个方案不是很认同,于是道:“同样是送她离开,但可以带着孩子。
可是,儿子,你需要想清楚,未来是否愿意为此承担一切后果。”
“就像你吗?”艾登突然抬头看着他。
李子涛怒火中烧,又无言以对,这可不就是他的翻版吗?
目前,他依然有能力维持局势的稳定。
未来他相信也不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但那是以他为每个女人打造一份庞大的产业为前提。
让她们关注于自己眼前的财富,而不是把目光放在李氏身上。
“你要知道,李氏决不允许被拆分,就算是你也不能改变,所以,想清楚告诉我你的答案。”
理亏的情况下,李子涛还真做不出拿父亲身份强压儿子低头的行为。
“爸爸,我已经有答案了。”艾登倔强的看着他。
李子涛能够感受到,他正处于冲动中。
“你需要冷静些,明早给我答复。”
“我现在就有答案,我选第二种,送她离开,留下孩子。”艾登笃定的说。
“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
“要去道别吗?”看着他纠结的表情,李子涛道:“你有一个晚上,明早会有人送她离开。”
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可却是头一次发自内心的感到不舒服。
房间里,赛硫·伦茨一直没睡。
忐忑不安总是有的,而她也在担心自己的命运。
在偶然间得知布兰的真实身份后,她就处于狂喜与不安之间。
有钱是一回事,太有钱就是另一回事。
布兰,也就是艾登·李恰恰属于后者。
赛硫·伦茨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她的家庭是虔诚的天主教徒。
这件事发生后,赛硫·伦茨一直没敢回家。
假期也以要打工的理由滞留在学校,最终下定决心来找艾登。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会先见到艾登的父亲。
铿铿!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人敲响房门。
“是谁?”赛硫·伦茨紧张的问道。
此时的她已经开始脑补,好莱坞大片里出现的种种场景和画面。
那些女人通常不会有好下场,男主角要么冷酷无情的选择抛弃女人。
要么就是被家族一起赶出去,最终流落街头,不得善终。
“是我,布兰。”艾登本能的用了化名。
可实际上,布兰这个名字同样是合法有效的,他并不算是在撒谎,只是拥有多个不同的身份而已。
“布兰!”打开门,见到艾登的那一刻,赛硫·伦茨扑入他的怀里,喜极而泣。
“嘿,别紧张,我们进去说话。”艾登不想滞留在走廊里。
哪怕此时并没有人经过,佣人们也几乎全都休息了,可他就是觉得不自在。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到现在还没彻底反应过来。
先前的选择,更多的是对父亲的一种反抗和叛逆。
当然,也是因为他对赛硫·伦茨的印象不错,认为她不会是那种攻于心计的女人。
“你,还好吗?”看着眼前的赛硫·伦茨,艾登内心明明有千言万语,到嘴边的却是一句简单问候。
“算是吧!”赛硫·伦茨目光躲闪道:“你呢?”
“我,很好,那个……为什么不先来找我。”
如果是自己先知道这件事,情况就会截然不同,他也能更好的面对。
现在,艾登倒是格外担心,父亲会把这件事告诉母亲。
如果真是这样,等待他的将会是残忍画面。
“我找不到你,也不敢回家,我别无选择。”赛硫·伦茨苦涩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