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g9r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殭屍保鏢》-第2650章 入侵者,格殺勿論!閲讀-flvvu

殭屍保鏢
小說推薦殭屍保鏢
林天前后左右看了看,完全一样的装饰,一样的墙壁,没有任何指示,而且连超级透视都无法看的更远,明显这个空间被某种力量统御,就像领域一样,其他力量被压制。
这种情况,除了随机,没有太好的办法,反正二选一,如果走错了,以三人的速度,纠正回来应该不难。
所以林天随便指了个方向,抬脚就要迈出,但是一股力量却把他拉了回来,然后鬼使神差地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两女不解地看着他,心想你选个方向还能这么多姿势?
“不关我的事,这里有古怪,有东西在指引方向。”林天很是冤枉地说,我像那么无聊的人吗?
“你说是传国玉玺在指引你?”夏洛特奇怪道。
“有可能,不管怎么样,既然传国玉玺救过我,应该不会害我吧。”林天也搞不清它的意图,但至少不会害人吧,要不然干嘛要救人。
这么想着,林天按照玉玺指引的方向走去。
三人往前走,前面的灯就亮了起来,但他们过去之后,后面的灯便熄灭,就像现代的感应灯一样。
当然,这个不知千百前的地下通道,不可能是感应灯,有可能是某种机关,也有可能是其他力量。
随着林天三人的前进,前面的黑暗也在不停后退,不知是灯照亮了前路,还是走得近了,看得清,但是后面却不断被黑暗吞噬。
现在回头看,已经看不到刚才掉落的位置。
“主人,传国玉玺真不会把你带进坑里?”走了不知多久,夏洛特半信半疑地。
不是她不相信林天,而是她不相信传国玉玺,对于她一个外国人来说,靠一个印玺来确定皇权是否正统,本来就不可靠。谁有实力打下天下,谁就是天下共主。
林天停了一下,道:“不会吧,蒙罗大巫师看着不像骗子,而且玉玺也救过我。”
话音刚落,前面的油灯亮起,驱散了黑暗,原本空无一物的通道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让人头皮发麻。
准确地说是站满了身穿盔甲的战士,手执长戈,整齐划一,列阵于前,阵列向后延伸,看不到尽头。
阵列如山,枪戟如林,非常震撼,非常壮观。
夏洛特和凌紫杉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看向林天,那眼神分明在说,你不是说玉玺不会带坑吗?这哪里是坑,这就是死亡深渊。
怪不得她们这么想,如此多的甲士出现在地底通道中,很明显他们就不是活人。
“咳咳,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这也不一定是坑,我有传国玉玺在手,说不定他们听我调遣……”林天强行解释,但是话还没说话,哗啦一声,所有甲士举起戈矛。
“入侵者,格杀勿论!”阵列中发出轰鸣一般的声音,气势如潮,所有的矛头指向林天三人。
林天有些懵逼了,这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不应该是老子出示传国玉玺,然后收服一支古代军队,然后征战天下,所向无敌吗?
踏踏踏……
甲士队列开始移动,盔甲鞋子踏在地面,发出沉闷的声音,如战鼓一般,敲击在人心上,令人胆惧心惊。
林天当然不会惧怕,但还是有些心惊,惊叹于这个气势如虹的场面,比起上官家的黑甲骑兵团一点都不逊色,甚至还要超越。
黑甲骑兵团有黑骑幽灵马的加持,而眼前的阵列,仅仅是步兵,便已经气势如虹。
甲士队列戈矛向前,越走越快,最后奔跑起来,如浪潮一般向林天三人涌来。
“主人,我来挡住他们!”夏洛特低喝一声,忽然化作一团黑雾,黑雾中冲出无数的乌鸦,向甲士队列冲击。
双方的速度都很快,乌鸦群和队列顿时撞击在一起,无数的烟尘暴起,不断有甲士倒下,也不断有乌鸦掉落。
诡异的是,不管是乌鸦,还是甲士,死亡之后都化作黑烟,消失不见。
甲士队列像是无穷无尽一般,不断从通道远处涌来,前仆后继,没有恐惧,没有退缩,只有向前,战斗。
这场景有点像恶灵潮,没有恐惧,如浪如潮,但是和恶灵潮不同的是,甲士队列保持着队形,有军队的纪律,有战斗的阵型。
“林天,这支军队守护地宫几千年,被地宫的力量加持,甲士的身躯介于灵体和肉身之间,我们是杀不完的。”凌紫杉急急说道。
林天也看出来了,这些甲士死亡后,化作黑气,融入地下,很有可能经过地宫的加持,又会“复活”过来。
甚至地宫也在吸收那些死去的蝙蝠,也就是说,地宫在吞噬夏洛特血族的力量!
又是吞噬!林天不由皱起眉头,如此一来,想要杀完这些甲士,只有把地宫毁去。但是他是来寻宝的,不是毁地宫的,要是把地宫毁了,他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这种亏本的买卖,林天自然不愿意做。
“我们从天上走。”林天灵光一动,想到了办法,既然杀不得,便另辟蹊径。
而且,林天并不想摧毁这些甲士,从甲士的盔甲和戈矛看的出来,他们是秦国士兵,在那个年代,他们开启了一个伟大的时代。
秦朝六代,励精图治,南征北战,结束了分裂,统一华夏,这是伟业。
林天拉着凌紫杉跳跃而起,天劫剑飞起,托起了两人。
“夏洛特,不要缠斗,我们闯过去。”林天对着下面大喊。
所有乌鸦飞起,重新化成黑气,夏洛特从黑气中飞了出来,背后扇动着双翼。
“这个地宫好诡异,它会吞噬我的力量。”夏洛特也发现了其中的古怪。
“不用管他们,我们走上面。”林天吩咐道,加速向前飞去。
还好不久前掌握了领域的力量,学会了御剑飞行,要不然这次只能硬碰硬,闯过去了。
甲士失去目标,停止了冲击,这时候也显示了这支军队的强大,在大部队冲击下,竟然说停就停,队伍没有散乱,更没有互相冲击踩踏。
“入侵者,格杀勿论,投射!”队伍发出齐吼,哗啦一声,甲士单手抓矛,压低身体一侧,然后如投石车一般甩动,长矛飞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