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1sc好文筆的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166、馴像衛推薦-19ds0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这一路上,爬的太艰难了。
急行军不存在的,能活着就算不错了。
车马散架、牲口伤都是小事。
民夫、官兵生病、摔伤,其中不少不得已中途折返或者原地找个部落修养。
幸亏大部分都学过一招两式,有功夫傍身,身体也不错,要不然这次麻烦就大了,不等敌人到,自己就先倒下了。
“文昭仪呢?”
林逸看向旁边的洪应。
洪应笑着道,“文昭仪先行一步,此刻大概正在陈心洛的帐中。”
“哎,”
林逸没好气的道,“她就是喜欢搞特殊,每次都是这样。”
众人在找了一处山溪,林逸干脆也凑过去在山崖底下洗了一个澡。
虽然这些日子异常小心,但是还是免不了被不知名的蚊虫叮咬,此刻沾上水,浑身又痒又疼,好在持续时间不长,一会就好了。
廉人部落的陈大水送过来宰杀好的山羊,林逸等火堆架好,亲自上手烤。
一边吃烤肉,一边喝酒,酒足饭饱之后,才有时间看眼前这美景,侧耳谛听亿万年来的寂静之乐。
第二日一早,同新加入进来的两千多廉人,再次启程,三千余人一起往金鸡山方向去。
一路平坦,林逸轻车简行,终于越过了了一队又一队拖着辎重的民夫。
到达金鸡山的时候,林逸赫然发现,这么点路,他们居然走了近一个月!
平均每天都没走到二十里地!
这行军速度,简直低的令人发指!
金鸡山不是一座山,而是绵延几十里的群山,中间的一道峡谷是翻越大山的必经之路。
漫山遍野,插得都是水獭旗。
何吉祥在此扎了营帐,光着身子ꓹ 瘦骨嶙峋,一根根骨头都是凸出来的。
林逸进了营帐后ꓹ 见他要穿衣服,便摆手道,“别穿了ꓹ 太热了,我也受不了了。”
随手也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
仰躺在一个用树根掏空做的椅子上ꓹ 望着顶上白色的帐篷发呆。
经过此次,他怀疑历史书里那种挥斥方遒ꓹ 羽扇纶巾ꓹ 都是骗人的。
只有“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才比较真实。
“多谢王爷,”
何吉祥把擦完脸上汗水的毛巾直接搭在肩膀上,大声道,“据探马回报,阿育国还在源源不断集结大军,此刻已经有五万人。
除了这三千先锋ꓹ 后面又有一万大军进了十万大山。
附近的黔人头人已经率部来投。”
林逸点点头道,“来了就好生安置ꓹ 务必不要出什么乱子。
潘多呢?”
齐鹏毕竟是坐着轮椅的ꓹ 行动不便ꓹ 所以这次林逸把齐鹏身边的傻大个潘多带了出来。
幻想世界大掠奪 夢又去
陈心洛道ꓹ “潘多去收消息去了,昨日去的ꓹ 至今未归。”
林逸笑着道ꓹ “他们倒是有点本事ꓹ 用信鸽的方式,居然也没人能尾随的上。”
信鸽传递消息的优势是快ꓹ 但是对齐鹏这样的隐秘组织来说,并算不得安全,据文昭仪说,七品高手稍微费点力气,就能顺着信鸽,找到收信之人。
“王爷,想必这齐鹏有自己的诀窍,”
同样随军而来的沈初笑着道,“属下倒是问过王庆邦先生,王先生也只说不知。”
“谁没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了,”
紫瞳輪回 妖族太子
林逸笑着道,“就比如你,现在又娶了个小老婆,安康城里的老婆不知道,要不然肯定跟你吵翻天。”
“王爷…..”
沈初愕然,说好的秘密呢?
怎么你们都知道了?
林逸指着孙邑道,“他不说本王还不知道呢。”
孙邑见到沈初投过来的要吃人的眼神,恨不得找地缝钻。
心里叫苦不迭。
他们王爷真不靠谱,怎么随便就把人给卖了?
“行了,你这点破事谁不知道,”
林逸看着面红耳赤的沈初笑着道,“何必藏着掖着,再说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本王还没恭喜你呢。
回头本王也给你包个份子钱。”
大丫鬟之浮雲流水 紫千汐
他很少以自己的道德标准要求别人,这也是他对自己颇为欣赏的一个地方。
混亂中的潛行者 蘭斯洛特
除非特别过分的,比如那种贩卖人口、掳掠、杀人放火、打老婆孩子的。
“谢王爷。”
沈初终于松了一口气。
“行了,本王跑了这些日子,实在太困了,你们出去吧,本王好好休息一会。”
至于军事上的事情,林逸决定不插手,外行指导内行,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好结果。
所以躺在坚硬的板床上酣然入睡。
下晚的时候,他是被一阵喊声吵醒的。
天中飘着几团淡火,粉红粉红的,然后一丝一缕的,收起了原本的光芒。
大羅金仙
一大群人围着,替正在打架的廉人与黔人叫好。
廉人和黔人双方各有百十人,没有用任何武器,混战在一起,到处尘土飞扬,偶尔还能发现溅在地面上的血迹。
何吉祥、沈初等人在边上,也没有做阻拦。
林逸洗了把脸,也操心这些破事。
想必何吉祥等人这么做一定有他们自己的考量。
魔尊仙皇 海陳
洪应搬了把椅子到帐篷外面,林逸就坐在椅子上,抱着茶杯,眯缝着眼睛。
“王爷,廉人与黔人本就不睦,此刻大概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沈初走过来道,“倒不如让他们直接在此解决了恩怨,分出胜负,省的日后再生出波折。”
林逸道,“你们看着办吧,不要闹出人命就好。”
话音刚落,大地发出了震动。
林逸腾的站起身,以为发生了地震。
结果人群中的黔人爆发出了兴奋地尖叫声。
沈初腾的跃到一棵大树上,张望了一圈,跳下来道,“王爷,黔人的驯象卫来了。”
“驯象卫?”
林逸不解。
鏡花水月(女尊)
但是看着成片成片倒下来的树林,以及愈来愈近的大象叫声,也意会了一点。
边上的包奎道,“立国之时,三和初设都指挥使司,高祖皇帝令黔人专捕象,每象以一奴畜之,俟其驯扰,入贡都城,后来便渐渐废弛。
而这黔人却把这驯象卫留存至今,每与人征战,象兵冲撞,所向披靡。”
“那见了阿育人何至于跑?”
林逸问。
沈初苦笑道,“阿育人和南谷人也皆有象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