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q3c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仙師無敵笔趣-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異界(274)看書-sjc99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指挥部派来的车已经在等候,庞小南上了车,直接要司机去附近的警署。
乌震已经在警署等候庞小南的到来,把当前的缉毒形势给庞小南做了汇报。
“这是我们霍拉马城的区域图,经过前期的排查,目前最猖狂的毒品交易地点,集中在城东的这一片棚户区。”
会议室的电子地图上,乌震用红外笔画了一个圈。
“棚户区?”庞小南很惊讶,为什么一开始就规划完整的霍拉马城会出现棚户区。
乌震介绍说,棚户区里住的都是四面八方涌来的平民,他们中很多都是在外地混不下去或者欠了一屁股债的底层民众。
“为什么要允许棚户区的存在?”
庞小南不理解,他要建设的霍拉马城,是一座精英汇聚魅力四射的光辉之城,棚户区的存在,一下子拉低了霍拉马城的档次。
“不存在不行啊,”乌震苦笑道,“我们霍拉马城的起点一开始就比较高,但是有些基础事物,还是得雇佣那些贫困人群去干啊,你总不能要求大学生去打扫厕所转运垃圾吧?”
“嗯,这倒是个问题。”庞小南终于理解了乌震的苦衷。
“所以说,贩毒分子就主要是集中在这片棚户区咯?”
乌震摇了摇头,说:“贩毒人员财力雄厚,他们一般不住在这么差的环境,他们住在市内的一些高档住宅,只是在交易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这一带。”
“流动作案啊,那可是有点麻烦了。”
庞小南摸着下巴,仔细的看着地图里的红线区域。
“麻烦的地方还在于,这片区域没有监控,我们不能准确的估算犯罪分子出现的时机。”
达沃汗汗也走了过来,他现在主要就负责缉毒这块工作。
“那怎么办呢,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对于怎么破案,怎么抓捕犯罪人员,庞小南并没有经验,他只能寄希望于眼前的黑曼巴队友身上,毕竟这些人,以前也算是兵团或者警署的军官,都有相关的理论知识。
“我们决定派出卧底,对潜藏在我市的贩毒人员进行内部侦破。”
达沃汗汗给出了一个貌似危险的办法。
“卧底啊?”庞小南惊讶了ꓹ 那可是耗时耗力还耗生命的办法,毒枭一般来说ꓹ 发现卧底就会毫不留情的干掉。
“卧底的事情要从长计议,但是现在城里那些光明正大吸毒的家伙,有没有得到控制?”
庞小南担心的还是霍拉马城的吸毒天堂的美誉被宣扬出去。
达沃汗汗点了点头ꓹ 介绍说:“我们已经把那些敢于在公开场合吸毒的人,都关进了牢房里ꓹ 同时全天候派出便衣警员,在全市范围巡逻ꓹ 只要发现有吸毒人员ꓹ 就马上进行抓捕。现在,这种公开吸毒的现象,已经基本杜绝。”
“那就好,”庞小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关心了一下卧底的事情,“现在卧底派出去了吗?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达沃汗汗介绍,卧底派出了几个ꓹ 都是警队里的精英,而且也已经查到了一个大毒枭的窝点ꓹ 应该过两天就可以收网。
紫血龍珠
我家有個貓仆大人
“行啊ꓹ 动作够快的!”庞小南冲达沃汗汗竖起了大拇指。
“哪里啊ꓹ 靠我们这帮兵ꓹ 哪有这么快的速度,”达沃汗汗没有居功ꓹ “都是伊坦方面派来的专家指导的好ꓹ 多亏了他们ꓹ 我们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布控。”
原来,伊坦市的政府也注意到ꓹ 他们市内的毒贩有计划的在进行转移,似乎都往霍拉马山区去了,这让伊坦方面也感到了担心。
本来照理说,毒贩的转移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是好事,意味着以后的社会治安会好很多,可是,对于伊坦来说,毒贩的转移并不是一件好事。
霍拉马城离伊坦并不是很远,一旦毒贩转移到霍拉马城,那么伊坦的毒品生意不但不会减少,还会更加的难以控制,因为大毒枭会在霍拉马城进行远程操作,而且,毒贩的活动区域大大增加,加大了围剿的难度。
所以,伊坦方面主动跟霍拉马城联系,表示愿意联合执法,把这批活跃在杜家西北边境的毒贩一网打尽。
“老大,你得赶快把政府组建起来,现在伊坦想跟我们建立友好城市的关系,但是我们现在连个对接的人员都没有。”
神藏圖 夜下探花
乌震苦笑着连连摇头,这霍拉马城发展这么大了,竟然还是在无政府状态,这在哈利路亚星历史上怕也是头一个。
现在外界跟霍拉马城联系政府合作事宜,基本上都找到了乌震这里,可是他只是一个军人,很多事情处理不来。
“别急,城主马上就要到了。”
庞小南扬了扬眉毛,安吉娜娜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市政大厅是霍拉马城第一个建起来的官方建筑,可是现在仍然是空荡荡的,只有和海集团的指挥部在里面办公。
“来,给我说说这次毒品交易的情况。”
庞小南坐了下来,他想详细了解一下卧底的情报工作。
达沃汗汗介绍道,这次的交易,是境外大毒枭赛比亚和境内的毒贩胡罗巴直接进行现金现货交易,地点就在那片棚户区。
胡罗巴正是之前盘踞在伊坦的杜家西北边境最大的毒贩,伊坦方面对他进行了多次打击,都未能将他擒获,此人实在是太过狡猾。
据说胡罗巴以前是警队的人员退役,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而且,据说他还有好几个替身,所以抓捕他变的十分困难。
“那你们怎么保证这次交易的就是胡罗巴本人呢?”
庞小南斜着眼睛问达沃汗汗,既然对方的替身很多,难保这次他会亲自出马。
“替身终归是替身,这次跟胡罗巴交易的是赛比亚本人,胡罗巴可不敢冒这个险。”
达沃汗汗的语气很有信心。
赛比亚又是何许人也?达沃汗汗说,赛比亚可是哈利路亚大陆西部最著名的毒枭,此人长期盘踞在白海附近的金三角地带,大量制作先进毒品,然后通过各种渠道侵入各国地界。
赛比亚的毒品工厂先进到什么程度呢?据说里面的科学家,很多都是化学物理方面的顶尖技术人员,如果毒品制作能够参与科学大奖的评选,赛比亚的科学家很可能获得世界顶尖的科学大奖。
说起来好笑,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大奖,蔡难书奖,就是纪念发明黑火药的科学家而设立的,可以说,黑火药是最早的“毒药”,因为现代战争的起源,就是因为有了黑火药的加持,世界上开始有了热武器。
而现在世界上最流行的药品,不是治病救人的良药,而是毒品。
“这么大的毒枭,怎么会选到霍拉马城来交易呢?”庞小南觉得赛比亚真是太给霍拉马城面子了,这家伙难道就不怕在霍拉马城被抓获吗?
“说起来也尴尬,”乌震笑了笑,“这估计还是因为人家觉得我们霍拉马城的管理混乱,警力不足,没办法把他怎么样,所以他就选择了这里。”
“不,还不光是这个原因,”达沃汗汗分析道,“赛比亚一般不会亲自露面进行交易的,他潜入霍拉马城,很可能是要开辟一个据点。”
“哦?什么据点?”庞小南来了兴趣。
“其实,他的想法可能和我们一样。”达沃汗汗指着三维地图上的霍拉马城位置,“你们看,我们这个地方,刚好离雪灵公司、坦布拉公司和杜家的距离都差不多,而大部分区域都是森林覆盖,地理条件十分的得天独厚。”
“对于毒贩来说,他们的行动一定要隐蔽,所以他们在选择运毒路线的时候,这样的森林覆盖就是他们最好的掩护,而且毒贩的方向感很强,他们可以在这些丛林中开辟出最佳的运毒路线。”
“你是说,他们把霍拉马城当作贩毒根据地,然后把毒品再运往周边的三个国家?”
庞小南对这个假设感到惊讶。
“不排除这个可能。”乌震也加入了讨论,他以前也干过缉毒的工作,主要就是在丛林里阻击毒贩。
达沃汗汗说的不错,毒贩最喜欢隐蔽的陆地小道,这种路线比任何水道和海道更安全。
“我靠!”庞小南一掌拍在桌子上,震的水杯摇摇晃晃,茶水都洒了出来,“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简直是不把我新兴政权放在眼里啊。”
“要说世界上嗅觉最敏锐的商人,非毒贩莫属了。”乌震介绍说,“我们霍拉马城从开建起,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到现在小有繁华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活动频繁了。”
“其实引起我们注意的,最开始还不是毒贩,还是吸毒人员的聚集,”达沃汗汗喝了一口水,“这些吸毒的家伙,竟敢光天化日在小公园聚集,这么明目张胆,说明毒贩已经先期来到了这里,所以我们才重视起来。”
“既然我们知道了交易的时间和地点,那么你们有方案了吗?”庞小南瞄了一眼达沃汗汗,“要不要出动机器人?”
乌震摇了摇头,说:“机器人太显眼了,我们只能轻装上阵,伪装成市民出现在那一带,如果可以,尽可能的减少参与抓捕的人员。”
乌震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胡罗巴和赛比亚,都是在犯罪的世界里横行多年,他们有很强的直觉和反侦察能力,随时可能取消交易。”
“我猜,他们这次不一定是交易,还可能是洽谈合作。”
庞小南表示了担心,“要是他们没有交易,我们抓不到现场,不就白安排了吗?”
“不会的,”达沃汗汗摇头道,“洽谈合作完全可以安排到更豪华的地方,比如酒店,只要不涉及交易,我们就拿他们没办法,因为他们一直隐身幕后,我们手里没有他们直接犯罪的证据。”
“那这次见面,他们肯定是会进行交易的,是这个情况吧?”
庞小南想必须确认现场的各种可能,才好做出部署。
“是的。”达沃汗汗和乌震都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尽量安排少的人员参与,由达沃汗汗带队,我掩护,乌震坐阵指挥。”
庞小南握紧了拳头,眼睛里射出了两道精光。
“你掩护?”乌震瞪大了双眼,“老大,你别开玩笑了,你可是霍拉马城的主心骨,你知不知道围剿毒枭是很危险的。”
“正是因为危险,我才要去啊,”庞小南深吸了一口气,“本来我们就警力不足,不能牺牲每一个人。”
“那……你就不怕自己有危险?”达沃汗汗也不同意庞小南以身犯险。
虽然庞小南的功夫大家都见识过,但是这毕竟是面对恐怖分子,对方很可能有大规模杀伤武器。
功夫再好,也怕枪炮吧。
“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
庞小南摆手制止了大家的劝阻,“我们的前身可是黑曼巴,对付这些小毛贼,你们不必太过于担心。”
但是乌震知道,黑曼巴以前的任务,都是全副武装重火力打击,对比这次的行动,实在是声势浩大。
而这次抓捕毒贩,必须以常人的装扮靠近犯罪分子,也就是说,不再具有黑曼巴的装备优势,几乎是相当于纯靠武力解决。
“老大,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造城的百年大计……”达沃汗汗也觉得庞小南的冒险不值得。
“靠,”庞小南瞪了达沃汗汗一眼,“你这个乌鸦嘴,住口,下去准备吧,我的命令不好使吗?”
詭夫大人太兇狠
达沃汗汗垂下了头,庞小南以前是他的队长,现在是他的上司,他的建议无效。
行动当天,庞小南白天就来到了霍拉马城警署,坐在了指挥室。
“老大,你来这么早干什么?”乌震虽然早就坐在了指挥室,但是没有料到庞小南会来这么早。
据线报说,赛比亚和胡罗巴的交易,应该在傍晚时分,那个时候警力要用来维持城市的秩序,正是霍拉马城防卫空虚的时候。
“我早点来,把细节再推敲一下,也方便大家的行动。”
庞小南深知这次行动的危险,为了保全霍拉马城的安保力量,他决定早些来做好万全的部署。
“通讯器材用什么?”
这两天,庞小南已经知道霍拉马城的通讯系统基本上完备了,自伊坦而来有一条专用的通讯线路,以前发射的通信卫星,只做备用和专用。
“用微型无形耳机。”乌震把一只蓝牙耳机丢给了庞小南。
庞小南拿起耳机,皱了皱眉头,这耳机跟他们在黑曼巴用的耳机差别不大。
“这好像不够隐蔽,要不,我们直接用手机吧。”
庞小南觉得便衣戴个耳机出现在毒品交易地点的附近,显得很傻很天真,只要是有点常识的毒贩,都知道这个傻逼是警察。
现在的警匪片太发达了,戴个耳机以为很隐蔽,其实毒贩一看那气质就暴露了。
“用手机?可是用手机不方便行动啊……”达沃汗汗给出了反对意见。
无线耳机的好处,是在于边运动还能边通话,但是你要冲出去的时候,总不能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枪往前冲吧?
“行动的时候还通什么话?直接冲就是了……”
庞小南觉得前线人员的机动作战是首要的,后方的指挥部只能给出参考意见,主要原则还是得前方自行把握。
“那好,就用手机吧。”总指挥乌震妥协了。
庞小南解决了第一个行动的细节。
“具体的行动地点在哪里?”
庞小南希望情报能够准确一些。
“在一个小餐馆。”达沃汗汗指出了地图上的一个小圆点。
“小餐馆?这么大的生意选择在小餐馆?”庞小南有些疑惑,这不会是假消息吧。
达沃汗汗解释说:“这个小餐馆我们昨天去踩过点,名叫红日餐馆,确实是个小餐馆,一楼是吃快餐的,二楼是吃点菜,有几个小包房,我估计,交易就在其中的一个小包房进行。”
“这个小餐馆,位于棚户区的两排木屋中间,面对的是一条狭窄的巷子,勉强能过一辆小轿车,这就保证了警车不能在里面机动行进,随便搞个路障就能挡住支援的警车。”
“而餐馆的后面,就是丛林,十分方便逃逸,我想这是这次交易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主要就是考虑在面对抓捕的时候,方便毒贩的进退自如。”
“计划周密啊。”庞小南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达沃汗汗的打扮。
“你不能穿这套衣服进去啊,你这打扮,一看就是正人君子或者白领。”
达沃汗汗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夹克,皱眉道:“老大,我这气质难道就那么明显?”
“废话,你这一看就不是小市民,你别忘了,我可是当过演员的,对穿着打扮可是有研究的,什么样的身份穿什么样的衣服,你穿这身出现在棚户区,一定会引起路人的注意。”
獄鎖狂龍4之飛龍在天
“对哦,忘了老大你是最佳男主角了。”
达沃汗汗呵呵笑着,虚心求教道,“那我该穿什么衣服呢?”
“警署里不是有打扫卫生的工人吗?换上他们的衣服。”庞小南给了指示。
“yes sir!”
“知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交易?”
庞小南努力回忆在电影里看到的毒贩交易场面,似乎双方都是大兵团。
“这个不太清楚,不过估计不会太多吧,毕竟这是一次隐蔽的行动。”
达沃汗汗叉着腰,努力回忆红日餐馆的样子。
“那个小餐馆的包房,最多也就容得下八九个人。”
“就八九个人吗?”庞小南嘴角动了动,“那感情好。”
“不过老大,对方很可能每个人都配了枪,还是很危险的。”
达沃汗汗带队抓捕,不可能成群结队的走进棚户区,那样就肯定会暴露,对方一定有放风的人在观察地面的动静。
“这样啊,我说一下实施抓捕的细节,”庞小南看了一眼达沃汗汗,才想起眼前这位才是行动的执行指挥官,“不,还是你先说一下你的计划。”
“嗯,好的,”达沃汗汗展开一幅手绘的地图,上面是红日餐馆的简易地理位置图和人员布控图。“我们下午就会陆续派人进入棚户区……”
逃命吧作者君 初戀璀璨如夏花
按照霍拉马城的警署计划,下午吃完中饭,便衣将逐步进入这一片棚户区,伪装成去棚户区散步或者买东西的闲散人员。
在红日餐馆所在街道的两头,分别布控两个警员,用以监视来往的人群,方便第一时间发现交易双方的进入。
而在街道的中央,则是主要的抓捕人员,大概会安排十个人左右,这十个人,不是整个下午都在街道上走动,那样太打眼。
在街道两头的布控人员发现交易人员的进入时,通知在附近待命的抓捕人员,抓捕人员接到命令后,慢慢进入红日餐馆附近。
预估交易进行时,其中一个抓捕人员装作去吃饭的顾客,去二楼包房区域,观察具体的交易房间。
得到具体位置后,假扮顾客及时通知埋伏在周围的抓捕人员,上红日餐馆二楼实施现场抓捕。
汇报完整个流程,庞小南发表了几点疑问。
神君不好吃 是四不是二
第一,街道两头的布控人员,如何确认进入街道的就是进行交易的毒贩。
第二,要是毒贩狗急跳墙,从餐馆后面的丛林逃跑怎么办。
第三,侦查人员扮成顾客,要是打草惊蛇了怎么办。
针对第一个问题,达沃汗汗回答说,街道两头的布控人员,他会挑选曾经和毒贩打过交道的警员,一般来说,毒贩的气质是很容易认出来的,而且交易的人员不可能是三三两两,稍有经验就能识别。
“我们的队伍里有和毒贩打过交道的吗?”
庞小南不太相信霍拉马警署的警员有面对毒贩的经验,毕竟这是个年轻的警察局,不到2岁。
“这次行动,我们是和伊坦方面共同行动,他们派过来很多经验丰富的警探。”
乌震给出了完美的解释。
“好,这一点没有问题,”庞小南转向达沃汗汗,“第二点,我认为不能光光在棚户区布控,棚户区背后的这片丛林,也得安排人伏击。”
乌震点了点头,说:“老大说的对,我会安排城防军埋伏在丛林里,只要毒贩敢逃跑,我就让他们开火。”
“很好,第三点,”庞小南双臂抱在胸前,“你这个假扮顾客的安排看似巧妙,实际上充满了变数。”
“有什么变数?”达沃汗汗特种兵出身,对于这种抓捕罪犯的行动确实不里手。
“首先,你这个顾客能不能上到二楼?要是二楼全部被毒贩包了呢?或者楼道就有打手放哨呢?”
“其次,要是上了二楼他没看到有打手放哨的包房,是不是得一个个包房打开门去看?要是被发现了呢?”
庞小南觉得这个假扮的顾客很可能会坏事。
“假扮顾客的警员嘛,我安排了一个头脑反应比较快的男警察,他会随机应变的。”
达沃汗汗对自己安排的人还是相当有信心。
“不不不,”庞小南摇了摇头,“随机应变这是变数最大的安排,我们必须把每个可能都想清楚,不然就会置自己的队友于死地。”
“来,我们一个个可能来讨论。”
“首先,这个假扮的顾客一进门,就要问老板,二楼还有没有包房,如果二楼是被毒贩包了,那么老板肯定会说没有,这个时候,他就退出红日餐馆,所有抓捕人员硬冲二楼,强行抓捕。”
“第二,假设二楼的包房没有被全部包下来,毒贩只是包了其中一间,这个时候假扮的顾客就上楼。”
庞小南扫视了一下乌震和达沃汗汗,“这个时候会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所有的毒贩都在预定的包房里面交易,第二种情况是交易的包房外面会有人放哨。”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这个假扮的顾客就装模作样的走进去另外一个包房,假装去里面等人,然后打电话通知下面的弟兄。”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他就要一个个包房去敲,这个时候就会遇到一种情况,就是他敲中了交易的包房的时候,他要怎么办?”
乌震接话道:“这个简单,要是里面没有人开门,他就自己开门,要是门打不开,他就去敲其他房门,直到所有的房间都被确认,就能肯定交易的包房是哪一间。”
“要是有人开门呢?而且刚好是交易的那个房间。”庞小南的眼神看着乌震不转眼。
“一发现马上退出来,并且声称自己走错了房间。”达沃汗汗接话道。
庞小南摇了摇头,说:“如果是警觉的毒贩,马上就会发现问题。他们有可能把这个假扮的顾客控制住,有可能马上就会消灭证据。”
“不排除这种可能,”乌震来回的踱步,“尤其是这种世界级的毒枭,他们的警觉性实在是太强了。”
“我们还忽略了一个问题。”达沃汗汗又补充道,“这个红日餐馆的二楼包间区域,正中间是个大厅,放哨的毒贩很可能就坐在大厅中央,而不是站在某个包房的门口,这样一来,我们的假扮顾客就不可能一间间包房去确认,那样太明显了。”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默,抓贼抓脏,打草惊蛇是抓匪大忌。
“哎……”庞小南长叹一口气,“你们不说这是个小餐馆吗?我们好像考虑的太多了,就算有几个包房,我们用得着一个个确认吗?就算同时把门踹开,也用不了多久吧?”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必确认交易在哪个包房,只要组织人员硬冲上去,一个个包房进行抓捕?”达沃汗汗马上会意。
“不,我不同意这样做。”乌震有些持反对意见,“这样风险很大,要是上面有些包房有无关市民在吃饭呢?我还担心他们会挟持人质。”
“啪”的一声,庞小南的右掌已经拍在了桌子上,“别思来想去了,我去做这个假扮的顾客!”
下午四点四十五左右,布控在棚户区红日餐馆所在街道的便衣传来消息,有嫌疑人进入街道,目标嫌疑人五人。
这个时候,庞小南在附近的一个彩票店研究6+1彩票的玩法。
彩票店的老板是一个鹰钩鼻,头发稀疏的老人。
“老板,你这彩票都是从哪里来的?”庞小南好奇的看着墙上的走势图。
“你想要哪里来的都有,我这里有杜家的梦幻5,雪灵公司的超级乐透,坦布拉公司的百万彩……”
老板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自己店里的产品。
“不会吧,几个国家的彩票你都卖啊?你这手续合法吗?”
庞小南听说很多彩票店老板都会做地下庄,就是收了彩票钱不出票,要是彩票没中他就赚了彩票钱,要是彩票中了,小额的他会赔付,大额的赔不起他就会跑路。
快穿之這個願望不靠譜
“我做这一行几十年了,靠的就是信誉,手续算什么?你看看我这里的顾客,要是我是那种黑彩,会有这么多顾客吗?”
老板告诉庞小南,他的彩票系统绝对正规,他这里的出票系统都是和各个国家的正规彩票中心联通的,保证没有一点猫腻。
至于兑奖,他这里也有一条龙服务,你可以选择自己去彩票中心兑奖,也可以选择在彩票店兑奖,又老板派人去相应的国家彩票中心兑奖。
“你看到没有,前些天我这里还中了一注一百万的大奖,我这里可是风水宝地。”
庞小南万万没想到,霍拉马城开埠不久,竟然就有彩票店进驻,还是融合了周边几个国家彩种的连锁店。
“你现在在杜家境内,你为什么不直接卖杜家的彩票呢?”庞小南有些好奇,这些外国的彩票为什么会在霍拉马城风行起来。
“这还不简单,雪灵公司和坦布拉公司的彩票奖金更高,税率更低啊。”老板指着外面的大横幅,“看到没有,那一注100万的大奖,就是坦布拉公司的百万彩。”
“是吗,给我随机来5注百万彩!”
庞小南豪气冲天,出了10块钱。
彩票从彩票机里面打了出来,庞小南接过热乎乎的彩票,在嘴唇边亲了一下,“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能不能发财,就靠你了。”
庞小南的样子,像极了一个见钱眼开得小年轻,正好符合这一片棚户区的气质。
这时,庞小南的手机响了,新的情报传了过来。“发现另外一组嫌疑目标,一共四个人。”
看来,赛比亚和胡罗巴准备回合了。
庞小南把彩票装进了裤兜里,把手机靠近了耳朵边,“你请我吃饭啊?在哪里啊?老地方?好的,我马上就来,这次一定要让我买单,等着我……”
边打电话边出了彩票店,庞小南朝红日餐馆所在的小巷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