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ef6精华小說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討論-第六百六十二章:根源式也要開罐熱推-778xb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苍崎橙子的性格在其余人看起来很难理解,但是在小南的眼中却一目了然。
这是一个与家里人决裂而独立自主的女人。
换言之。
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可是,这一笔债务的人情却是欠定了,即便之后能够轻而易举的还清,也无法比拟此时的这一笔巨款——它将直接为苍崎橙子减去了最少数年的努力。
“看来是被看穿了。”苍崎橙子再是低声道。
小南听见了这句话,转过头,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保持着笑容。
她没有给压力。
无论苍崎橙子,还是两仪式,都并非是卑鄙无耻之徒,这点眼力她还是有的,那要做的就很简单了,只要付出真心,之后的一切就看缘分,真正的同伴是强求不来的。
用一场不会真正死亡的活动来寻找真正的同伴,对小南而言很值。
“流程很简单。”小南伸出手,递出了一只画笔给两仪式,“绘画标志,如果是有资格的人,‘神’就会给出回应。”
“是什么样的回应?”两仪式接过笔,漆黑的眼瞳中带着些许好奇。
“也许是磅礴的压力,也许是声音,也许……是亲自降临。”小南说着,自己轻笑了起来,“我觉得亲自降临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不过不用担心,那是一位很温和的大人。”
她也同样不担心两仪式会得不到回应。
毕竟,这个女人可是因为沈默亲自给的指示而来到这世界。
两仪式似乎是听懂了。
她拿起笔,就这样在早已经准好的地面上绘画了起来,虽然没有学过画画,但因为有着十分高超的剑道水准,下笔极稳,所以整个徽章看上去十分完美。
可最后一笔落下之后,毫无反应。
“不行吗?”
苍崎橙子忍不住问道,她正处于精神绷紧的状态,毕竟,即将面对的可是一位超越了神灵,甚至是超越了抑制力的存在。
身为魔术师,这种概念就和触碰根源的性质差不多。
“奇怪。”
小南走了上来,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环顾了一下四周。
果然。
那位大人就静悄悄的站在门口,依然是随意的服装,肩膀上的绯鞠。
“您还是这样亲和。”小南笑容满面的走了过去。
“你的气质也变得更好了。”
沈默笑道,就像是面对着寻常的友人一样打招呼。
而无论是苍崎橙子,还是两仪式,都有一些茫然。
两仪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双目在霎那间变成了苍蓝色,世界开始遍布裂纹。
然而,没有。
在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男人的身上,不存在任何的死线!就连衣服,还有那只猫也一样,就仿佛是黑白照片中唯一一个有色彩的部分,格外的显眼和震撼。
沈默似乎有感觉般的抬起头看向两仪式,笑道:“想要看见我身上的死线,你现在的水准是别想了,最起码得到高级会员或许才有可能。”
小南转过头去,被吓了一跳。
“式!”她加重了语气,“不要失礼!我强调过很多遍!”
“无妨。”沈默却摆摆手,“没有杀意,她也只是好奇。”
说完后,径直走了过去,就这样在两仪式绘画的徽章上面盘腿坐下。
“我就是她们口中的‘神’、‘命运之主’、‘幕后主宰’。”沈默顿了顿,接着说道,“当然,称呼我为商人也没有问题,两位客人。”
“咕噜。”苍崎橙子咽了口口水。
她有想过各种各样的情况,包括骇人的声势,甚至做好了天地骤变的感觉。
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但是,脑海中的印象与这位微笑着的帅哥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却意外的感觉不到任何的违和感,面前这人的身上似乎有这样极为特殊的气质。
当你以为他是普通人的时候,他就是像个普通人。
当你以为他是神灵的时候,他同样是像一尊神灵。
“他们说你……您无所不能。”
两仪式就在沈默的面前跪坐下来,用上了尊称,只一下子,一种独特的大和抚子的气质就涌出来了。
但是在沈默的眼中。
更像是一只被迫老实的猎豹,或者猫咪。
话说气质真的很像啊,和猫。
绯鞠似乎也有了些兴趣,从沈默的肩膀上跳下来,爬到两仪式的腿上,转了两圈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趴下来。
倒是让两仪式有些不知所措。
“绯鞠倒很少像这样喜欢别人。”沈默也有些意外,随后若有所思般的点点头,“原来如此,跟在我身边久了,就连喜好也与我相近了。”
他差点忘了,绯鞠是经常和他坐在一起补番。
对人气很高的“两仪式”自然是很熟悉的。
不过,这句话似乎是让两仪式产生了某种误会,连带着目光也有些动摇了起来。
“你目前最大的心愿,我已经知道了,想要让你的另外一个人格,织复活,对吗?”沈默就好像没有看见那份动摇一样,忽然说起了正事,“想要实现这个心愿,其实不用来找我,你自己就能够做到。”
“我能够做到吗?”两仪式的视线一凝。
“我指的是你,但也不是你,算了,你先睡一会儿吧,睡醒了也许什么都解决了。”沈默轻声道。
他的声音就像是有某种魔力。
即便两仪式还想要说些什么,却也控制不住的慢慢闭上了眼睛。
旁边的苍崎橙子等人一句话也不敢说。
哪怕是罗杰也显得非常老实。
但是很快。
两仪式忽然睁开了眼睛,这一次,即便是其余人也看的出她的变化了。
并非是容貌上,而是气质,那双目中似乎永远存在的犹如猎人一般的目光变了,变得温和,似乎带有独特的智慧,硬要说的话,此时的两仪式,看起来竟然与沈默的气质有着几分的相近。
这也是当然的。
某种意义上说,她正是“神”。
根源式,两仪式真正意义上的主人格,亦是连同根源的存在,在型月的世界体系中可谓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没想到,这一觉起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根源式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这更加确定了她不是式,式不可能会像这样笑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