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9e7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進化天賦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七章 挑戰閲讀-letab

我有進化天賦
小說推薦我有進化天賦
不断地记下一尊尊神王圣君们的法则神环,然后建立起数学模型,再反推其原理。
一转眼,六百年的光阴,转瞬即过。
他进入学宫一千年了。
陈牧之艺学百家,师从诸多神王圣君,不断地出入学宫之中各大宫殿。
但凡有人讲道,他必定都在,成为了不朽学宫之中一抹特殊的风景。
这一日,一尊神王讲道完毕。
他端坐在高台之上,看了一眼最前方听课的陈牧之一样。
“还是一道法则神环都没凝练。”
“唉!”
这尊神王摇了摇头,心中叹息了一声,终究没有多言,转身离去了。
神王一走,听课的学子们都站起了身,他们看了陈牧之一样,露出了笑意。
“牧之大师兄,又有人挑战你了。”
“嗯。”
陈牧之垂眸,一言不发。
半响后,他将刚才记下的法则神环解析完毕,逆推出了数学模型的原理。
不仅如此,这一次的模型解析之后,里面蕴含的原理,补全了他某个模型的缺憾,最终不上了最后一角。
然后他心中无数道符文飞舞,如海纳百川一般的融会贯通,最终融合成了一道全新的数学模型。
“三千六百五十整。”
“这个模型,鸿蒙、真我、本源……”
陈牧之站起身,走出了大殿。
走出大殿之外,他就看到无数人簇拥着一个少年,正在看着他。
“陈牧之,你总算出来了。”
那个少年看着陈牧之,大声说道。
“我要以帝子三班第九的身份挑战你,你要是个男人就与我一战。”
“以你的实力,霸占着此届第一的位置,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少年的声音很大,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许多人都在旁观,露出了一丝笑意,一千年来,陈牧之被挑战早就超过了几百次了。
每一次陈牧之都是摇头拒绝,然后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尊天骄过来应战。
昔日麒麟子曾经挑战过陈牧之,后来被他拒绝,不久之后那尊神秘的寰宇天皇出手,邀战麒麟子。
两人大战一千两百招之后,寰宇天皇胜了麒麟子半招,然后留下了一句话。
“连我都无法击败,你凭什么挑战他?”
无独有偶,左丘一脉的帝子也曾挑战挑战陈牧之。
结果那尊仙凰子出手,他们大战七百余招,左丘帝子被仙凰翅劈杀在了不朽战界,然后留下了跟寰宇天皇同样的话。
就连二班首席,那尊天帝子玄宙,挑战陈牧之的时候都被烛龙子找上门,在不朽战界大战三千招没分胜负。
从此之后,陈牧之但凡被挑战,他都是根本不理会,然后过不了多久自然有一尊神秘天骄找上门。
这些神秘天骄都很强大,其中不乏疑似纯血真龙的青龙,战力盖世的朱雀,杀伐滔天的白虎,神秘莫测的玄武。
这些人都是近千年成长起来的天骄,是大名鼎鼎的盖世人杰,每一位都是此界最顶尖的战力。
虽然这些人来历神秘,但是学宫每一届数百亿弟子,有人厚积薄发,入了学宫之后再脱颖而出,那也是很正常的现象。
但是让众人非常不解,陈牧之不应战,按理说是算失败的,应该早就失去此届大师兄的位格。
可是也不知道学宫器灵怎么判定的,始终将他列为此届首席。
“打个赌,你们菜他会应战吗?”有人低语,半开玩笑说道。
当场就有人笑骂:“你扯呢你,他能应战就有鬼了。”
“肯定还是置之不理,等着吧,马上就有人要来替他应战了。”
“不知道这一次,来的是谁?”
众人议论纷纷,都没有考虑过陈牧之会应战的可能。
开什么玩笑,他一道法则神环都没有凝练,三班第九的帝子如今已经凝练了七道法则神环,甚至开始修炼第二元神了,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吗。
“陈牧之,我要向你挑战。”
听着众人的话,三班第九帝子面无表情。
他默默的看着陈牧之,淡淡说道:“是个男人就与我一战!”
“好!”陈牧之突然说道。
“你又拒绝?”三班第九帝子目光一冷,又突然的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没有在意他惊愕的神色,陈牧之面色很平静。
“去不朽战界吧。”
整片广场之中,寂静了足足好半响。
然后又突然沸腾起来,无数人议论纷纷,感觉非常的震惊。
仅仅过了片刻功夫,陈牧之接受三班第九弟子挑战的消息传递了出去。
这太过离奇了,是千年来他第一次接受他人的挑战,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许多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千年来他受到的挑战何止千百次,但是从来没有接受过。
不过不管如何,在确认之后,无数人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兴奋的前往了不朽战界。
“快开始了吗?”
“怎么还不打,还没有开始吗?”
不朽战界之中,无数的学子议论纷纷,看向了那万众瞩目的战场中央。
三班第九一身金甲,那华贵的战甲在月光下灼灼生辉,仅仅站在那里,就有一股无上尊贵的气度。
他像是一尊人王,眸子捭阖间有一种可怕的冷光闪烁,睥睨天地四极,藐视八荒天骄。
“天御帝子果然不愧是三班第九,仅仅站在那里,尚未出手,就让我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他有人王之姿,七道神环都是以三千道以上的符文凝聚,战力足以横推不少的准神强者了。”
学子们看着天御帝子,纷纷激动地说道,见证一尊弟子出手,让他们感觉与有荣焉。
有人则看着陈牧之,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唉,今夜之后,看来此届首席的尊位,就要换人了。”
“传言他有天帝资,称得上震古烁今,可惜要走那条路,葬送了道途。”
大多数的人都并不看好陈牧之,在许多人眼里,陈牧之困顿在参道门槛千年,不曾凝练一道法则神环,多半是废了。
而此时的陈牧之确实气息收敛,周身真元法力内敛到让人难以察觉。
只见他一身素白学子服,虽然气质卓尔不凡,但是却像一个凡人书生一般朴素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