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9ls非常不錯小說 我是演技派笔趣-第七百零一章 看不透也看不懂看書-etkjv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蒋琴琴!”
“琴琴姐?她不是在拍《黎明之前》么……”
贺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田师哥联系的?”
“对,我觉得蒋琴琴特别合适。开始我还担心她那么大腕儿可能看不上小菊这么一个角色,结果田宇一问,人家就一口答应了。说起来,还是看在你贺老师面子。”张蒙笑呵呵道。
混世農民之我的隨身世界 終極黑洞
他确实特别高兴,小菊这个角色名义上是女二号,其实戏份很少,原本他想随便找一个女演员就得了,没想到居然还能吸引到蒋琴琴这样的大腕加盟。
当然他还是自知之明的,并不认为自己的剧本有多大的吸引力,人家肯定是卖这部片子背后的投资方新皓传媒的面子。
“她怎么……”
相比之下,贺新的神情变的古怪,话说到一半,心里暗叹一声,只得点头道:“那就这么着吧。”
不解风情 那点事儿
说起来,蒋琴琴饰演小菊确实是合适的人选,无论年龄、演技、外形条件都非常符合人物。
黑道鬼后
刘姜的《黎明之前》年前就已经开机了,虽然当初贺新仅仅看了第一集就拍板投资这部戏,但后来全篇剧本看下来发现跟原版电视剧的出入还是蛮大的。
比如剧本里谭忠恕跟《潜伏》中的站长一样,岁数很大,跟刘新杰情同父子;另外,李伯涵是个胖子,孙大浦是个大高个之类的。
但是刘姜有自己的想法,李伯涵那么各色,还吸度,不应该是个胖子,于是就定了自己的老班底,《即刻启程》中的大反派,装修经理唐金山的扮演者张希临;孙大浦应该是个胖子,同样是他的哥们的任正兵就成了最佳人选。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刘姜在照顾自己人,毕竟为了演员而改角色,这在圈内也是司空见惯的,大家都有小圈子,大家都有关系。
而原版中本该张希临出演的左右逢源的齐佩林,刘姜出人意料的找了贺新口中的那位田师哥——田宇。
这家伙就跟后世他演的《庆余年》中的王启年一样,特别会钻营,借着帮忙筹备《钢的琴》的机会,打入了新皓传媒内部,本身就会来事,跟人物匹配,加上公司内部推荐,很顺利的就拿到了齐佩林的角色。
而戏里最重要的谭忠恕和刘新杰这两个角色是最难定的。尤其是刘新杰这个角色非常出彩,一开始就有人向刘姜推荐了并不怎么出名的吴绣波,刘姜还挺满意对方的外形条件。
但被贺新一口否决了,他原本想找戏精张奕,结果邓朝过来串门时偶然看到这个剧本,一下子就被剧本中的军事情报第八局和刘新杰迷得五迷三道的,强烈要求演刘新杰这个角色。
刘姜虽然满意吴绣波,但相比当红小生邓朝,自然是求之不得。然后谭忠恕的人选又定了林勇健,因为演员年龄的关系,把剧本中情同父子的关系,改成了亦师亦友,曾经在军队中的上下级,抗战时一起浴血奋战,刘新杰把谭忠恕从死人堆里背出来这么一层关系。
原版中海青饰演的顾烨佳实在太尬,妆容也不好,有点强行扮嫩的意思,而且她那高颧骨略显凌厉、刻薄的长相跟柔情似水的顾烨佳一点都不搭。
贺新一开始想找孙丽来客串一下,结果这个小妮子不知道是因为主演是邓朝的缘故,还是因为她正在拍《小姨多鹤》实在走不开,竟然丝毫不给面子,推辞了。
刘姜只好找来了那天跟贺新碰面时遇到的蒋琴琴来帮忙。
话说蒋琴琴主演了热播剧《王贵与安娜》之后,事业上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相比原时空中她早早的跟煎饼叔结婚生子,处于半隐退状态,现在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她和六六的关系很好,但因为贺新婉拒了《蜗居》,被华艺兄弟买了去,同时联合上海的文广集团联合出品,导演换成了北电小圈子中的腾华套,自然就没她什么事了,女主角换成了小乖人黄老师的得意门生海青。
不过如今作为电视剧领域的一姐,蒋琴琴压根就不愁没戏拍,《王贵与安娜》之后又陆续主演了一部古装剧和一部年代戏。这次出演《黎明之前》,刘姜对她非常满意,已经预定了她作为自己下一部戏《媳妇的美好时代》的女主角。
这部戏自然依旧由新皓传媒投资,男主角自然不可能是小乖人黄老师的另一位得意门生黄海博,而是选择了戏精张奕。
之前新皓的传媒的电视剧靠着程强一个人撑着,相继拍出了《双面胶》和《王贵与安娜》,他跟六六合作的比较愉快,当初对贺新婉拒《蜗居》有些不理解,他认为这个本子紧扣当下社会时事热点,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无论是艺术性还是观赏性都要超过之前的两部作品。
贺新只能私下里暗戳戳跟他解释了一番,无外乎就是类似这种揭露当下社会所有弊病的本子,新皓传媒这种小胳膊小腿的实在是不敢拍。
程强虽然有些不以为然,但倒也理解。以前不是没有这种例子,拍完了上头觉得不合时宜,或者播出了社会影响大,且还是不好影响,一纸禁令,血本无归。
萌寶征婚:爹地,快娶我媽咪!
程强目前手头一时半会没什么好剧本,只好回学校继续教书。而刘姜的出现,则正好填补这个空缺,不至于让公司的电视剧产业停滞不前。
对于刘姜来说,之前拍的电影处女作《即刻启程》在去年九月份初暑期档刚刚结束的冷门档期上映,发行的拷贝不多,跟之后上映的《万箭穿心》一样,仅仅在几个主要的票仓城市上映。
冷门档期,竞争相对也小,上映之初居然拿到了百分之十几的排片,上映三周刷下了九百多万的票房。
说起来刘姜还挺遗憾的,如果再坚持几天,说不定就能破千万了,但是没办法,那会儿临近国庆黄金周,《画皮》等大片扎堆上映,象《即刻启程》这种没有大卡司的小成本喜剧,压根就没什么生存空间。
国内票房就差不多已经能收回投资了,贺新又拿着拷贝到东京电影节上顺便吆喝了两声。还别说,作为亚洲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居然也卖了十几万美元的海外版权,加上卖给电影频道,以及DVD等版权收益,利润竟然有小两百万。
青年导演计划,本来就是为了扶植新导演,没想着要挣钱,没想到竟然来了个开门红,三爷很欣慰,三家出资方商量了一下,索性给刘姜包了个十万的大红包。
小试牛刀,旗开得胜。
不过刘姜这人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同时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拍电影也算是圆了自己的一个梦,但自己真正有用武之地还是在电视剧方面。于是,他并不像其他刚刚初出茅庐的年轻导演那样,第一部戏成功后,就一门心思往电影上发展,结果撞了个头破血流。他则又一门心思的鼓捣起电视剧来。
还别说,在没拍电影之前,他只是个二三流的电视剧导演,《即刻启程》成功后,再次回到熟悉的电视剧领域,谁都不敢小看他。
就象黎叔那样,摄影师兼电影导演出身,尽管拍的的电影都扑街,但是在电视剧领域的依旧是顶尖的,这就是电影和电视剧的差异。
虽然刘姜现在拍电视剧不愁投资,但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他还是很乐意跟新皓传媒合作。
说起来,新皓传媒如今也算是打出了牌子,出品的电视剧基本上都是旱涝保收,虽然不象电影票房大爆那么夸张,但至少是一笔稳定的收入。
其实新皓传媒最稳定的收入还是跟游戏公司合作开发的由《武林外传》改编的网游的分成收入,要不然贺新也没有底气投资拍摄《风声》这样的大片,还一部接一部的投资。
……
程好在家里打扫卫生,她除了做饭不太行,其实还是蛮勤快,不象大部分娱乐小说中的女主都是那些好吃懒做的傻白甜。当初两人住到一起后,两人就有默契的分工,程好负责打扫卫生、洗衣服,贺新负责买菜做饭。
家里养了狗,基本上每天都需要吸尘,不然到处都是狗毛。今天趁着天气好,她彻底来了次大扫除,床单被套都洗了,吸尘拖地抹灰。
这会儿她正蹲在书房的大柜子前,右手拿着软布,左手把奖杯一个个拿下来,细细擦拭。
奖杯的顺序是按照获奖时间排列的,头一个柏林最佳新人是一个玻璃奖杯,就象一个巨型的白兰地高脚杯;然后依次是金马、金鸡、华表、两座金鹰奖、一座白玉兰奖;另外威尼斯小影帝没有奖杯,只是一张证书,镶在一个精致的镜框里。
程好原本只有一座可怜巴巴的金鹰奖杯,特廉价的塞在犄角,感觉特羞耻。但现在不一样了,一座水晶的东京影后的奖杯放在最醒目的位置。
异界之打出个未来
哈哈,一览众山小。
程好清洁完毕,叉腰戳在那儿感觉特得意。
“哗啦!”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这个点老公该下班了,一般他不提前打电话回家,说明没有应酬,顺路从菜市场买点菜回来。
魂魄武修 明湖老爹
“今天买了什么呀?”
“好东西,今天买到一条老鼠斑,两斤出头,清蒸最好了。”贺新拎着个黑色马夹袋,站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喜气洋洋道。
“两斤?太大了吧,吃不完多可惜呀!”
英雄聯盟之我不是王者
程好自然知道老鼠斑是什么,一般出席一些高档的饭局,桌上总会有东星斑、老鼠斑或者苏眉啥的高档水产。
“吃得完,晚上不煮饭了,就吃鱼,另外再弄个上汤芦笋。”
两人接下来就要拍《钢的琴》,包括整个春节期间都不敢放纵自己,在吃的方面很注意,尽量都在保持身材。
饮食基本上都已新鲜的蔬菜和低脂的海鲜鱼类为主,淀粉摄入严格控制。去年新米刚上来那会,李家姐妹派人送来五斤一袋的十袋小包装的五常大米,开了一袋都还没吃完。
清蒸鱼是贺新的拿手菜,这份手艺还是上辈子带过来的,生在海边,长在海边,吃的最多的就是鱼,而且百吃不厌。
上汤芦笋做法简单,新鲜的芦笋洗净切段,放在沸水里,放盐滴油,焯一下,放入盘中码齐。胡萝卜丝、火腿丝、香菇丝爆炒加水煮沸,原本还应该加入水淀粉勾芡的,但为了控制淀粉摄入,这一步省略了,撒上葱花,直接淋在芦笋上就成。
一荤一素两个菜,贺新还乐颠颠的新开了一瓶茅台。
“来,今天陪我喝两口。”
“成!”程好爽快的答应。
自从拿了东京影后,她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现在。而且《万箭穿心》这部戏让她在表演上一下子冲破了瓶颈,就算《风声》中顾小梦如此张力的角色,她照样驾驭的行云流水。
心情、事业通透无比。
如此,她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贺新的求婚。至于说登记,就是上趟民政局领个证的事,可能都不会花费几个小时,但她除了多少想有种仪式感以外,更多的是想再调调老公的胃口。
其实她早就做好了结婚的准备,现在手头除了《钢的琴》,还有一部正在做剧本的《杜拉拉升职记》,等这两部戏拍完,她再真正要考虑逐渐淡出演艺圈。
过年前,郝荣就跟她商量过,现在随着表演系扩招,师资力量很紧张,希望她有空的时候能够回学校帮着带一带表演课。就象王志闻一样,主业在学校教书,偶尔遇到好剧本就拍一下。一年一部戏或者两年一部戏都可以。
“来,老公,干杯!”
她笑眯眯地端起杯子跟贺新碰了一下。
“老公”这个称呼以前是偶尔叫叫,求婚成功后,越叫越顺口。
“北边的房子,今年是不是可以装修了?”贺新旧话重提。
之前因为忙着拍《风声》这事耽搁了下来。
当初程好答应的很爽快,但是这会儿却有些犹豫,毕竟这里是市中心,离学校很近,如果将来真的要搬到五环边上的豪宅,将来上下班就太不方便了,而且现在京城的每天早晚的交通越来越堵。
“要不过两年再说吧,反正现在够住。”
“成,反正以后家里的事都听你的。”贺新从善如流,笑眯眯的把老鼠斑肚子上最肥的那块肉,蘸了蘸汤汁,夹到她的碗里。
“今天张导来了,开机日期定在三月一日,另外这个月二十六日,还有个发布会。到时发布会完了,我就要提前进组,你稍微晚一点,十号左右进组。”
“哦,那你前妻和你闺女的人选落实了没有?”
惑国圣妃
贺新知道女朋友肯定要问这个,他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其实他和蒋琴琴之间的暧昧,并不被外界所知,更多的还是他本身就心虚。
虽说几次都差点,但毕竟没有跨出那一步,而且也不能说是心理出轨,他和程好、和蒋琴琴,两者的之间感情是完全不同,或者说并不在一个等量级上。对于蒋琴琴,他更多的是出于生理的因素,可能也是出于虚荣,同时还很享受这种暧昧的感觉。
【星辰变】之《决战天狼》 龙枭九天
所以他的心理建设便是自己又没有做对不起女朋友,哦不,未婚妻的事情,既没有生理出轨又没有心里出轨,完全可以很坦然。
“都落实了,小元据说找了一个演过几部电视剧的小童星,小菊是琴琴姐过来帮忙。”贺新装作没事人一样,一边倒酒,一边道。
“哦,原来是琴琴姐啊!那到还差不多。”程好点点头。
她之前要求的小菊的姿色最起码要跟她差不多的,她虽说被称为万人迷,但上学那会儿她在中戏顶多称为班花而已,校花还算不上,往上一届的大洋马曾丽、还有胡婧、张童,那才是中戏的校花。而人家蒋琴琴当年早就是名声远扬的北电校花了。
85號典當行 撒野
关键她对蒋琴琴的印象一直很好,当初她跟着《王贵与安娜》剧组去武汉体验生活的时候,就常常跟蒋琴琴和六六凑在一块儿。称不上闺蜜,但也算是朋友。
“你请来的?”
“没有,我也是今天刚刚知道,你提出的这个要求张导挺难办的,这不田师哥正在和琴琴姐一起拍《黎明之前》么,就忙着联系了她。”贺新忙解释道。
“那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程好轻轻哼了一声。
“别这么说,也许人家田师哥的面子也挺大的呢!”贺新笑着端着杯子,“来,再走一个,一小口啊!”
“哎,你说琴琴姐也三十好几了,怎么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呀?你说她会不会暗地里早就有了?”程好放在杯子又突然好奇的问道。
贺新心里难免咯噔一下,但表面上还是强自镇定道:“这我上哪儿知道去?你跟六六还有她关系不是都挺好的嘛!”
程好却若有所思的摇摇头,照道理象蒋琴琴这样的美女就算一时半会没有找到合适的,但追求的人肯定不计其数。然而这么多年,好象一直没有听到关于她的绯闻。偶尔又新的戏播,媒体炒作的还是很多年以前她和出身导演世家的青年导演胡大伟,以及拍琼瑶剧时结识的那位湾湾富商的两段情。
“其实,我们的关系一般,她这个人,接触的时候总是客客气气的,但……怎么说呢?我总感觉好象跟她隔了一层,看不清也看不懂。”程好皱着眉头道。
“哎,别人的私生活,你管那么多干嘛,只要合适、戏好就行了。来来来,吃鱼,凉了就不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