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yaki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 起點-第531章 一口香噴噴的血(求訂閱)-eqod8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无尽虚空,一张张大手出现,朝那不断汇聚的雷劫杀去。
必须要破碎这规则!
否则,云霄一死,镇守暴动,死灵界域现,万界大乱!
而古城中,云霄桀骜,仰头看天,就是不服!
凭什么!
凭什么别人可以打我,我不可以反击?
我已镇守通道十万载,岁月悠悠,化为活死人,只为昔年之职,尽忠职守!
而今,凭什么要惩罚我?
我就是不服!
云霄梗着脖子,愤怒无比,喝道:“老大,不要插手,我就要看看,这规则,到底杀不杀我!我为万界镇守十万载,我有功,吾非罪人!”
非罪!
她不服,也不忿!
老龟没理她,规则无情,岂会管你功过!
此刻,一道道大手印拍向那雷劫,轰隆隆!
天地变色,虚空裂开。
雷劫朝大手蔓延而去,强悍无比,越来越强,无数的规则之力涌出!
外人插手了!
这不行,规则不允许!
一道道雷劫,朝一张张大手蔓延,强悍无比,猛烈的雷劫,将虚空都被劈碎了,朝仙界、神界、冥界、龙界、魔界、灵界……劈去!
规则,能限制这个时代,而非某一人!
凡是不遵规则的,都要灭杀。
哪怕对方是半皇!
云霄古城之上,老龟也在插手,本体恢复,一头巨大无比的乌龟呈现,轰!
雷劫降临!
强悍无边的血雷,打在了老龟龟壳上,打出一道道火光!
老龟愤怒无比,怒喝声洞穿世界:“尔等还想保全自身?云霄若死,万族之难,始于今日!”
死灵界的难!
镇守的难!
今日云霄若是被劈死,老龟会让这些家伙付出代价!
虚空涌动,一道道时光长河出现,一尊尊半皇虚影出现,没再隔空出手,时空被打破,一尊尊强者,气息威压天地!
轰!
雷劫降临,一尊尊强者,迅速出手!
非但如此,此刻,一柄柄兵器浮现,气息也是强悍无边,那些兵器之上,一道道金纹交织,都在140道金纹以上!
是实体金纹!
都是天兵巅峰!
而此刻,老龟再次怒喝道:“大秦王,出手!天渊、太古、五行、凤凰……尔等古族,想袖手旁观?”
这一刻,一处处古界之上,一尊尊强悍无比的身影浮现。
有人无奈,有人骂道:“搞什么鬼!闲的没事干是吧?”
非要去挑衅古城的这些镇守干嘛?
疯了吧!
现在好了,一个个都萎了,都怕了。
云霄被劈死了,看你们怎么玩!
而此刻,天古仙皇虚影投射而来,伴随他而来的棺材,也镇压了整个虚空,天古忽然开口道:“云霄若死,我仙族一尊永恒会来坐镇……”
“你也配!”
老龟大怒!
忽然,不再抵挡雷劫,撕裂了虚空,瞬间浮现在仙界之上,“本座今日破了你仙界,让你仙族仙王,都去死!”
轰!
巨大的轰鸣声,再次响彻仙界,整个仙界都在剧烈颤抖,老龟直接杀到仙界通道之前,一爪将一位仙王肉身拍成肉泥,愤怒道:“本座今日在你仙界,开死灵通道!你仙族想镇守,我成全你们!”
想镇守是吧?
我成全你们!
老龟直接朝仙界通道杀去,这一刻,仙界通道中,一尊古老无比的强者,本尊呈现了,那是天古。
天古有些无奈,叹息一声,“鸿蒙兄息怒!”
他就是那么一说,寻思着这真要被劈死了,那就让一尊仙王顶上去,结果倒好……鸿蒙龟直接暴怒了!
就在此刻,神界那边,神皇喝道:“够了,还不速来镇压雷劫!”
搞什么呢!
这时候了,真把云霄劈死了,其他镇守能答应?
又不是没有灵智的!
都是活人,都是有智慧的,一起镇守通道10万年,你劈死了一个,再顶一个上去就行?
开玩笑!
都跟你搏命,打死了他们,你也得死几十无敌,还得再去镇守,又是几十无敌,那好了,一下子,万族少了上百无敌了,你仙族去玩吧!
天古这家伙,真老了。
老的想事情太无情!
云霄不单单是镇守,还是这36镇守中的一员,和他们关系非同寻常,死一个,其他的能答应?
老龟再次冷哼一声,森冷地扫了一眼天古,退出了仙界通道,迅速消失,再次出现在云霄古城之上,一道雷劫劈下,刚刚已经劈下一道,劈的云霄口吐鲜血。
这也算是惩戒!
老龟也是无奈,这丫头,居然直接放开了通道,这个他都没想到。
帮归帮,还是要让云霄知道严重性!
真的会死的!
规则可不逆!
他不行,云霄不行,诸天万族,也许可以联手去破灭,可是,哪会次次如此!
这次,是仙族和神族率先攻击古城,这些家伙才会出手帮忙,否则,死灵通道真的破了,这些家伙也未必会出手,一切都因为规则。
至于死灵出现,自然有解决的办法,只是需要极大的代价罢了。
轰!
雷劫再次轰击,此刻,一道道时光长河出现,哪怕大秦王,此刻也驾驭着时光长河,手持长枪,加入了这一场万族和规则的战斗中。
当然,来的都不是本尊。
尽管如此,一位位强者加入,也瞬间压下了血云波动,可这血云,却是越来越愤怒,好像不允许他人违逆,越来越多的规则之力呈现!
虚空中,老龟喝道:“取万族议员之令,速度,压制规则!”
无声。
老龟怒火滔天,吼道:“99古族,99枚万族议员令,本座不信,凑不齐50枚!”
冥皇幽冷道:“鸿蒙兄,万族议员令,也不是无所不能!动用一次,都会消耗大量规则之力……”
老龟居然不再愤怒,化为人形,任由雷霆劈在他身。
他看向四方,这一刻,恢复了镇定,冷漠道:“不动用?那好,今日之后,死灵界域开,诸位,吾等已尽职……就让这万界,乱了吧!”
此刻,一尊尊石雕,悬浮上空,虚影凝实。
天灭大吼道:“老大,废话什么,干他们!艹!合道了不起吗?星宏、云霄,我们三,杀一个合道玩玩!”
艹!
老子早就不耐烦了,这一刻,他直接本尊腾空,下方,天河瞬间被死气覆盖,暗骂一声。
刚想说话,就见天灭开始朝古城拔去!
天灭古城,渐渐化为一根巨大的铁棒,这一刻,一条通道,若隐若现间要呈现。
而虚空中,血云瞬间强大三成!
天灭这疯子,老龟也许是吓唬人……他不是,他真要拔城而战了!
天灭哈哈大笑,“老子要出城了,你们等着,杀他个天翻地覆,艹,老子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哈哈哈!
他疯狂大笑,那巨大的古城,已经开始拔地而起。
就在这一刻,一道道血色令牌,从一座座古界中呈现,飙射而来,一枚血色令牌,都会让血云被压制一些,渐渐地,3枚,5枚……10枚……
令牌越来越多,开始压制规则之力。
而天灭这边,刚要拔城而起,神皇冷漠声传来:“够了!天灭,你真要所有镇守,为你陪葬?”
一个云霄就行了,现在,天灭这混蛋也在捣乱!
天灭看了一眼四周,哼了一声,忽然,拔起古城,瞬间化为巨棒,他瞬间消除石化,一棒子朝那边的白发神王敲去!
这一棒子,比以往石雕出手,那要强大的多。
那白发神王刚要遁入虚空,砰地一声,空间被搅碎,时空长河被打断,整个人都崩了,四分五裂,一棒子敲下去,天灭瞬间将大棒化为古城,镇压通道。
瞬间回归原地,化为石雕,嘿嘿冷笑道:“陪你们玩玩!真他么以为一个永恒七段就有资格陪老子玩?不服,你来,打不死你这孙子!再不行,寂无你来,老子证道之时,寂无你祖宗还是个日月,敢跟老子叫板!”
寂无,神族之皇。
此刻,天灭猖狂无比,血云继续累积,刚被压制了一些,此刻,血云又更多了!
白发神王被这一棒子,直接敲碎了现在身,四分五裂,许久,才有时光长河呈现,恢复了其他两世身,脸色发白,看向天灭,眼中满是骇然。
天灭冷笑,笑声尖锐,“本座昔年差点合道,若不是这狗屁通道,寂无这孙子给老子当孙子都不配,你神族胆敢欺我圣城!”
无声!
这一刻,万族不少无敌都是骇然。
永恒九段!
差一步,即将合道的强者。
天灭!
都没几个人在意的天灭,因为这些镇守,真的太久太久没出手了,最近,也只是星宏在出手,云霄也出手了几次,但是,实力都不够强大,起码没到大秦王那个地步。
而天灭,一棒子打爆了白发的现在身,明显,已经达到了大秦王那个地步了!
强悍无比!
一尊尊无敌,都是骇然,这家伙,真正的顶级永恒,那36尊石雕,除了天灭,还有这样的顶级存在吗?
……
古城中。
天河死气消失,也是震惊无比地看向天灭。
我去!
卧槽!
大腿啊,超级大腿,仅次于半皇的大腿啊。
这么牛!
堪比大秦王的存在,这家伙……居然这么强!
万万没想到啊!
天河真的没想到,因为天灭从未出过手,出手,也只是虚影,本尊从未出手,也没那机会,因为天河不给力。
老龟都说,不要让苏宇去解除天灭的死气限制。
因为他撑得住!
他就是想出来浪,不是为了减轻压力,天灭也从未说过自己撑不住了,他就是单纯的想出城浪,这一点,和云霄、雨虹其实还是不一样的。
雨虹最弱,因为快撑不住了。
云霄比她好点,但是,再过一些年,大概也不行了,可天灭,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自己不行了,他就是想出去透口气而已。
此刻,趁着这机会,他出城了!
不但出去了,还一棒子敲爆了一位永恒高段强者,实力恐怖无比。
大秦王都未必能做到,起码到现在,大秦王没展露过这样的实力。
天灭嘿嘿直笑,至于空中那血云,他压根没在意,此刻,那血云还在汇聚,随着他也破坏了规则,哪怕有令牌压制,规则之力也越来越强了!
不少人心中狂骂!
该死的天灭!
这是捣乱!
这一刻,哪怕神皇也没多说什么了,喝道:“天古,动用议员令!”
话落,神界当中,飙射出5块血色令牌!
都是强悍无比,气息环绕虚空。
这些令牌飞出,瞬间将那些血云压制了下去,但是还不够,还没消失!
与此同时,魔界、冥界、太古巨人界、灵界、龙界、食铁界、犼界……都有血色令牌飞出,压制这越来越强的规则之力!
议员令!
20枚,30枚……
片刻后,仙界也飞出了5枚!
到了这时候,血云被这些议员令压制,但是还没消失,老龟冷哼一声,喝道:“才43枚,还需要7枚!”
话落,喝道:“住手……”
一声低喝,虚空颤动,两个毛球出现,张大了嘴巴好像要吃啥,一听到老龟暴喝,大毛球顿时闭嘴,哈哈笑道:“我们来帮忙,帮忙的,我们也有令牌,快点,娃他妈,快拿出来……”
母球丢出了一枚令牌!
大毛球笑哈哈地,巨大的眼睛,看了一眼天古,干巴巴道:“没吃你,没想吃你,帮忙,帮忙干活的,别这样看我,你很香,但是我不饿,不吃!”
仙界通道边缘,天古眼神变幻了一下,并未说什么。
大毛球有些悲伤,算了,现在吃天古,大家都要打它们两口子了,太遗憾了,太悲伤了!
肉就在眼前,不能吃。
鸿蒙老龟都不许它吃!
老龟没理它,再次喝道:“还有没有了?没有,只能强行破碎!强行破碎,规则反噬,总要有人来承担!”
他眼神绿油油的,看向神界,看向仙界。
此刻,天古凝眉,看了一眼虚空,平静道:“规则之力已被压制大半,剩下的云霄可以承担!让她渡劫,渡完了,规则自散!”
老龟还没说话,天灭就骂道:“不渡!胆大包天,胆敢袭杀吾等镇守!天古,你来承担反噬,胆敢说个不字,今日,就破了你仙界!你父昔年见了本座,也要喊一声天灭大人,你胆子不小!”
天古淡漠道:“天灭镇守,此刻雷劫已经衰落,云霄渡劫,必然无恙,非要如此咄咄逼人吗?”
云霄不渡劫,规则不散。
44枚令牌,只能压制,做不到驱散,唯独令牌过半,才能让规则散去。
现在,万界可能还有一些议员令,可小族若是有,不敢拿出来,强族,也未必全部拿出来了。
一些上古种族,已经覆灭,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凑齐99枚令牌,几乎没戏。
50枚,也许有点可能。
可是,现在到了这地步,没有50枚,云霄其实也可以渡劫了,80%的规则之力,都被压制了!
可天灭不干!
天灭巴不得再出城干他一次,嘿嘿冷笑道:“不渡!你们有能耐就不管不问,谁惹下的祸端,谁来承担!仙神不承担,那万族跟着一起受难!本座也想看看,万族愿不愿意?魔族,龙族,冥族,灵族,你们乐意吗?”
一群强者并未开口。
乐意吗?
废话!
当然不乐意!
仙神联手袭击古城,导致云霄暴动,导致天灭暴动,而今,这样的麻烦,需要他们出手,已经是很不满了,还要让他们承担反噬,鬼才乐意!
此刻,虚空颤动,一尊尊强悍无边的身影浮现,有古族强者,暴戾道:“天古,你来承担反噬!不要再废话!本王不管你们争什么,我界万载以来,不曾参战,胆敢将我界席卷进入战争,破你仙界!”
“寂无,你和天古一起!”
又有一尊巨大无比,高可通天的巨人出现,那是太古巨人皇!
下一刻,虚空中,一头巨大无比的食铁兽,随手抓了一个不知是仙族还是神族的家伙,一口咬了一半,嘎吱嘎吱吃着,慢悠悠道:“快点,打完了睡觉了!天古、寂无……不要再搞事!”
“吼吼吼……”
这一刻,一尊比苏宇上次见到的更强大的犼出现了,“天古,听说你仙族的肉最香,给我吃几个仙王,我帮你解决,反噬我来,反正我不怕!”
“……”
这巨大的上古巨犼,笑声凶戾,“天古,上古时代,我就想吃你,你爹不答应,现在把你的子孙给我几个,以后咱们好说话!”
“……”
这一刻,四周,一尊尊无敌都沉默,无数日月山海都惊惧。
这一次,招惹来了一群沉睡的上古强者!
是的,好多都是上古时代,残存下来的强者。
那巨犼,明显就是,否则,也不会说出吃天古,被天古他爹阻拦的事。
古城镇守都是上古无敌!
噬魂族的豆包也是,天古也是,食铁族的半皇可能也是,太古巨人族的皇好像也是……
平日里,几乎都见不到这群人,哪怕本族的,也几乎见不到。
今日,都出现了!
天古仙皇冷漠,出手,是神族那边提议的,现在,这些家伙却是都在针对仙族,倒是神族那边,除了天灭给了一棒子,几乎被人遗忘了。
为什么?
天古心中想着。
对古城出手,不是仙族提议的,不是道王提议的,道王只是觉得可以做,才答应的。
可他不能说什么,现在难道说,你们去找寂无?
那就和神族撕破脸了!
他目光深邃,看向古城那边,看向老龟,缓缓道:“云霄渡劫,可以渡过。渡劫之后,一切损耗,仙族来承担。”
现在,云霄可以渡劫成功。
没太大危险!
44枚血令,真的压制了大半规则之力。
老龟正要说话,天灭忽然咆哮道:“老子不答应!杀杀杀!杀他个天翻地覆!打破这方天地,再来一次上古大劫!”
“……”
四方沉寂。
天灭疯狂道:“杀啊!上古大战,本座没参与,甚为遗憾,干他一次,老大,你干不干?不干,我去杀了天古这小家伙!”
话落,他又要拔地而起!
老龟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这家伙,精力太旺盛了!
拔地而起……也好。
待会渡劫,你来!
违规的,不是云霄一人,天灭也有,可以将压力都转移给天灭,让天灭来渡劫,你精力这么旺盛,你可以的!
天灭如同疯魔……
嘶吼了一阵,见天地都安静了,有些无趣了,骂道:“艹!来一个能打的,不敢打吗?出来,出界一战,打他个天翻地覆!”
声音,越来越小。
无趣!
没人敢和我一战!
真他么无趣!
他再次落下,化为石雕,看着天河都快被死气侵蚀死了,无语,吸收了一点天河的死气,心中腹诽,大废物,老子才离开瞬间,你就要死了!
废物!
他知道老大的意思,差不多就行了,大家还有任务在,规则之力,最后真要劈,也是劈他们,说的狠,实际上万族真不管,他们镇守先死,通道破碎,这才会引发死灵大劫。
死都死了,大劫,他也看不到了。
老大的意思很明确,让大家知道古城不好惹就够了,给点赔偿,这事算了结了。
可天灭……真的想出去干一架!
可惜,没这机会。
他再出去一会,天河绝对挂,他挂了,天灭再走,通道开启,死灵肆虐,下一个劈死的就是自己了。
天灭心不甘情不愿,落在了通道上,下方,一尊死灵君主遗憾无比!
你喊的厉害,你杀出去啊!
你杀出去,也给我们过过瘾啊!
可惜,这家伙不出去了。
还有炎魔,真凄凉,被老龟一下之压的四分五裂,死倒是没那么容易死,关键是,伤势不轻,这下好了,一群君主跑去了,绝对有君主打炎魔主意!
吞噬彼此,侵吞地盘,也是强大的一个手段。
因为天灭,事情有些僵持。
而就在这时候,大家都没吭声的情况下,忽然,有人喘息着笑道:“事情因我而起,不如我给大家出个解决的办法?”
四方,无数强者看向“苏宇”,或者说刘洪。
刘洪感慨,还是背靠大山爽啊!
他现在是苏宇,而这一次大战,其实是因为苏宇而起的,引出了一位位上古时期的半皇,这也太刺激了!
不过这一战,显然是打不起来了。
到了这地步,天古承担规则反噬也好,还是云霄渡劫,其实都没太大问题。
天古不答应,那是因为面子。
他是仙皇,不能答应。
云霄和天灭不干,那是不甘心,不忿,不爽!
其实,44枚血令一出,大体上没啥问题了。
刘洪见大家看来,也不惧怕,这家伙胆子其实也很大,一般人,大概被眼神吓死了,他没有,他依旧笑容灿烂,倒是真有几分苏宇的胆魄和胆量。
“我圣城,乃是为了镇压死灵界域而存在,诸位也不想我圣城彻底放弃镇守吧?这次,仙族和神族率先挑衅圣城,差点引发万界大乱,这是源头,也是原因!”
“当然,仙族和神族,都是万界的顶梁柱,哪天死灵界域真的出现了,还指望仙族和神族来抵御,大家也别伤了和气!”
刘洪笑呵呵道:“我看,道王和天绝神王未必有故意针对圣城的意思,天古仙皇和寂无神皇也未必知情,都是误会……”
“道王破了两世身,天绝神王也破了一世身,该惩罚的,也惩罚了!”
“不过,现在还有个问题,云霄大人的雷劫,到底谁来承受?我看,不应该让天古仙皇和寂无神皇承担,不如让刚刚出手的其他7位无敌来承担!”
刘洪眯着眼,笑呵呵道:“犯了错,都得付出一些代价嘛!不能犯了错,都让家长承担,又不是孩子了,有的几千几万岁了!7位,一位取出一道三世身,和云霄大人一起渡劫,直到渡劫结束,这事就算了结了,何必谈什么补偿,不需要,犯错惩罚就行,没必要补偿什么,是吧?”
“……”
那七尊无敌,脸色难看。
尤其是刚刚一位仙王,被云霄一剑斩爆了一世身,这真要再来一次,他就真成了单身汉了。
如今,万族的无敌单身汉不少。
这些时日,无敌死了几位,但是,更多的还是被破了三世身,前前后后,都有30位左右了!
弄的现在,承载物都快成绝对至宝了!
大家都想要!
这一次,不少人进入星宇府邸,其实就是为了一些无敌,寻找承载物的,这东西,现在比什么都吃香,九叶天莲,那些人不指望,但是承载物,是真的都想要。
刘洪这话,不安好心!
7尊无敌,真要和云霄一起渡劫,也许会死一半的无敌三世身。
云霄很强!
还是本尊,他们不是,何况,就算本尊,也不敢本尊合一前来帮着渡劫。
而且,帮着渡劫,其实没啥用。
人多,规则之力还会出现更多。
不劈死他们,不会罢休的!
这就是要劈死他们7位的意思!
……
“干的漂亮!”
这一刻,苏宇都要喊声说的不错,刘洪可以啊。
赔偿?
我缺你那三瓜两枣的?
仙族和神族,也不会补偿什么好东西。
老子劈死你7尊三世身,比什么都强。
这一次,出手的,神族4位无敌,仙族5位!
现在,已经三位都破了三世身了,而且仙族那边,还有3位被老龟压爆了三世身,再来4位,仙族大概要哭。
要知道上一次大战,仙族就死了一尊仙王。
这次再来,损失就太惨重了。
而此刻,老龟也冷冷道:“天古,寂无,苏宇说的不错!谁犯下的错误,谁来承担!这9位,和云霄一起渡劫,生死有命!云霄若是渡劫而死,我来镇压两城!不让死灵通道开启!”
“……”
此刻,那大毛球也幸灾乐祸道:“对对对,就这样!天古,要不你给几个仙王给我吃一下,我也帮你承担反噬之力,如何?”
它和那巨犼都是这意思,给我们吃几个仙王,我们也帮忙解决问题。
仙族好香!
此刻,远处,道王脸色惨白,几尊仙王都退到了道王附近,那边,白发神王也是脸色难看,“苏宇”说7位,老龟更干脆,9个一起上!
他再死一尊三世身,单身了!
道王……道王再死,那就真挂了!
……
仙界。
通道口。
天古身边,一尊尊仙王浮现身影,刚刚倒霉被破碎三世身的几位仙王,有些抱怨,眼神都不是太友善,巴不得道王被弄死算了!
艹!
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该死的,在仙界老巢待着,居然被老龟打爆了三世身,仙界动荡,他们只是出来看看,倒霉大发了,就被干掉了三世身!
他们心中埋怨,当然,没说出来,纷纷看向天古。
在外界面前,还是别内讧了,虽然都巴不得天古答应算了,可也知道,天古不会放弃这些仙王的。
加上道王,5位仙王呢!
果然,天古看向四方,叹息一声,声音传荡,“我来承受规则反噬!道王他们一时无意之错,无需性命承担!鸿蒙兄,仙族,并无破灭圣城之意……”
此刻,天古悲天悯人道:“神族之过,亦由我来承担!此事,就此过去吧!”
话落,一个巨大棺材……没盖的,飞出仙界!
下一刻,那交织着无数金纹的棺材,冲入了血云之中!
轰隆隆!
巨大的雷鸣声,响彻天地。
一次又一次的轰击,一次又一次的破碎,打的那些血云不断溃散。
不过,规则之力还在诞生。
当然,因为血令压制,最后,诞生的速度没有他破碎的快,过了一阵,棺材陡然轰击无尽虚空,轰隆一声巨响,天好像被捅破了!
就在此刻,隐约间浮现出一道时光长河!
那是规则之力的来源!
就在此刻,棺材陡然朝那长河砸去!
血雨瓢泼!
天崩地裂!
那隐约的时光长河,忽然断裂,一股强悍无比的血劫,陡然朝仙界劈去,这也是最后一道规则之力!
轰!
巨响声响彻诸天,棺材被直接劈的金纹断裂,棺材板都破碎了不少,而天古体内,也是瞬间被规则之力涌入,一下子爆发!
噗!
天古吐了口血,血液呈现金色,瞬间燃烧。
香味,飘散四方。
这一刻,仙界之外,大毛球,母球,巨犼,太古金鹏,上古食铁兽……一个个迅速汇聚,一个个抽着鼻子,眼红红地看向仙界通道。
看的天古身后的那些仙王都胆寒!
疯了!
都疯了!
这些家伙,闻到了味道,居然一个个都想吃天古了!
天古也是一怔,看向这些家伙,眼神瞬间幽冷起来,“诸位……还要如何?”
“没有没有……”
大毛球急忙道:“我看你受伤了,好可怜,我给你舔舔,我噬神族,舔你意志海,是可以疗伤的,我和我孩他妈都给你舔舔……马上伤势就好了!”
母球疯狂点身子!
舔舔,我们就舔舔,给你疗伤!
我们都是好球!
“嘎吱……”
食铁巨兽吃了一口东西,瞥了一眼两只球,瞬间消失。
这两球,真敢说,我就是来看看,天古可不好吃到嘴,你们玩吧!
事情解决了,它要回去睡觉了。
而天古,脸色变幻,看向界域之外,一口血……也许会招惹不小的麻烦。
这些家伙,胆子真的大。
一个个的,居然都想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