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uqo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四百二十四章 昨天還在讀書-wgi95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呕,我中午才在这儿吃了顿饭……呕……”
“……这儿怎么这是,怎么来这么多警察啊……”
“……说是那姓安的啊……啊?呕……”
“……各位叔叔阿姨,大哥大姐们,麻烦配合下我们的工作,不要在这儿围着了。”
巷子口停着的警车吸引了周围路过人的注意力,不少人转过身,在‘安心餐馆’门口驻足,围着,有些好奇着,往着餐馆里张望着,
维持着秩序的警察喊着,劝着,喊声却又再被餐馆门口嘈杂的话语声掩盖。
“……昨天我还说过来这餐馆吃饭呢,幸好昨天没空,就没过来成……”
“……这姓安的简直是畜生啊,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
“……呕……呕……”
一些围着的人说着,一些刚来的人听着,有些人煞有其事,有些人兴致勃勃的往里张望着,有些人脸色发白,弓着腰,干呕着。
“……女儿,女儿……”
就在这时候,那对夫妇慌乱着,从远处跑了过来,中年女人手里还攥着未重新揣起了的手机,
“……我女儿,我女儿……”
挤到最前面,中年女人眼睛红着,眼眶里带着泪花,望着警察,又望向餐馆里。
维持秩序的警察看了看这中年女人,沉默了下,将两人放了进去。
进了餐馆,夫妇慌张着,转动着头,望着餐馆里,却什么也未看到,
“……警察通知,警察同志……我女儿她,我女儿她……”
噙着泪水,眼眶红着,夫妇中的中年女人抓住了走过来的,那领头的警察,一遍遍说着,却什么也没能问出来,
领头的警察看着这对夫妇,沉默着,没能说出什么,只是转过头,看着餐馆里,一众警察正收拾着的骨头,
夫妇也循着警察的视线,望着餐馆里,渐渐似乎明白过来,
“……昨天,昨天她都还在,都还在啊……”
失神着,中年女人似乎浑身失去了力气,往地上栽倒着,被警察伸手扶了下,才勉强重新站稳,
“……姓杨的,都怪你,姓杨的,你凭什么要打她,你要不是不打她,她怎么会……”
“……你还我女儿,你把女儿还给我……”
哭喊着,中年女人扑在了中年男人身上,拍打着,
中年男人站着,只是沉默着,
“……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要不是我,女儿怎么会……”
中年女人哭喊着,一遍遍说着。
餐馆外,哭喊声传出,干呕着,嘈杂着的,一众围着的人,相继止住了动作,话音,看着餐馆里那对夫妇,有些沉默。
“……我早说啊,像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迟早啊……”
那叫朱姨的老太太这时候,转过头,嚼着舌头,
“……朱婶,这人都没了,你嘴上还是留点德吧。”
“……就是,你这老太太怎么说话的呢,对了,我看你之前也是从餐馆里出来来着吧,你也吃了吧?”
周围几个稍年轻些的人,转过头来,出声说道,
“……事情做得出,还不让我说了……谁从这出来了,谁吃了,你嘴巴别乱讲话……”
听到有人反驳她,那老太太脸上变得有些难看,转着头,嚷嚷着,
“……哎呦,谁推我,谁推我……”
似乎被推了一把,正嚷嚷着的老太太,一把栽倒在了地上,正好嘴磕在旁边台阶上,吃痛着喊着,
周围几人看了看,各自往旁边走开了。
……
“……我等见过天师。”
踏出了那餐馆,廉歌两人沿着街道,往前走着,那餐馆也随之,在身后远去,
再停下脚步,是条街道旁,
两位鬼差出现在廉歌身前,恭敬着朝着廉歌见礼道,
“……杨氏女儿已带下地府,我等特来向天师复命。”
其中位鬼差躬身着,恭敬着朝着廉歌说道,
廉歌闻言,看着这两位鬼差,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那天师,我等就先告退了。”
两位鬼差再次躬身,往后退了两步,紧随着,骤然消失在视线内。
……
“……廉歌?”
见廉歌停下脚步,挽着廉歌手的顾小影,也跟停下了脚,转过头,看向了廉歌叫了声,
看着两位鬼差消失在视线内,再看了眼视线范围内,系统面板上,往前多出一点的‘极恶之人’进度条,
廉歌转过了视线,看向了顾小影,
“还想再吃东西吗?”
微微笑了笑,廉歌带着顾小影,继续往前走去,
“想啊。”
挽着廉歌手臂,顾小影笑着应道,
“……我们今天好像就吃了早饭吧,这都晚上了。说,廉哥哥平时一个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吃饭不规律。”
顾小影先是望了望已经暗下来的天色,紧随着,脸凑近到廉歌眼前,有些凶巴巴的说道,
顿了下脚步,看了眼顾小影,廉歌笑了笑,转过了身,继续向前走着,
“那你选一家吧,看吃什么。”
“……这次还是廉歌你来选吧。”
闻言,廉歌再笑了笑。
……
“……就这家吧。”
在家餐厅门前,两人再停下了脚,
“这家没什么问题吧?”
看着餐馆里,顾小影凑近问道,
闻言,廉歌笑了笑。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有些眼馋的望着餐馆里,
“……嗯,看来是没问题了。”
转过头,顾小影看了看小白鼠,笑着说道,
“……廉歌,它是不是在催我们进去。”
“对。”
……
“……来,张嘴,吃口这个。”
之前的事情浑然没影响两人的胃口,腻味着,两人吃着饭。
“……啊……嗯,好吃。”
张着嘴,顾小影看着廉歌,廉歌笑着,夹了筷子菜,递进了顾小影嘴里,
“……mua~”
靠近着廉歌,顾小影再亲了口廉歌。
……
“……啊啊啊,好烦啊,假期为什么这么短。”
腻着,花费了些时间,两人吃完了饭,回了酒店房间。
小白鼠被关在了卧室门外,转动着脑袋,望了望紧闭着的卧室门,蜷缩着,在一边沙发上趴了下来。
房间里,顾小影拿着她从首都,顾母给廉歌带的零食,靠在座椅上吃着,又嚎了声,
“……廉哥哥,你说吧,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可以加快学习速度的符篆,法术,能让我提前毕业的。”
放下了手里的零食,顾小影撑着下巴,看着坐在沙发椅上的廉歌,表情严肃地说道,
“暂时没有能给你用的。”
看了眼窗外,廉歌转过了视线,看向顾小影,笑了笑说道,
“……哼哼,我用办法,”
顾小影哼哼了两声,翻过身,跨坐在了廉歌的腿上,俯身,靠近了廉歌耳边,
“……廉哥哥,我们造个廉小歌吧。”
脸上红着,顾小影说着,
“……这样,你老师不就会让我休学了吗。”
“……我怕你爸把我腿打断。”
“……他哪舍得啊……廉哥哥,你怎么老是想着骨科的事儿,说,是不是真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廉哥哥……哥哥……”
房间里,两人话语声响着,灯,渐渐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