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oy2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起點-第1252章 無風-afgzf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苏诚仰望着头顶晴朗的天空。
缕缕自东边吹拂而来的东风,划过他的肌肤。
“团长……”
正与苏诚一起并肩站立在希佩里安号甲板上的穆得,摆着张神色难看的脸,接着沉声道:
“今天……风向还是没有改变……”
这些天,穆得每日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今日的风向有没有改变。
而每一次的结果,都令穆得大失所望。
“团长……我们该怎么办?”
穆得接着朝苏诚问道。
“风向若是一直不变为西风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发动火攻……!”
在展开东征之前,苏诚、穆得、布莱兹曾经就“如何击败法拉克帝国的舰队”为题,展开过讨论。
也正是在这场讨论中,苏诚跟穆得与布莱兹说出了他的计策——火攻。
在1号战船上装满火油等发动火攻必备的物事,对法兰克帝国的舰队展开火攻。
虽然苏诚的这个计策,从理论上来讲,相当地完美,他的这火攻的计策,也得到了穆得和布莱兹二人的一致同意。
但在这场安加湖水战的战斗打响后,苏诚他们却迟迟无法发动火攻。
原因无他——风向不对。
自进入安加湖后,苏诚他们的联合舰队便一直位于法兰克帝国的皇家舰队的西侧。
而风向,却一直都是东风。
也就是说——如果在此时发动火攻,苏诚他们将要逆风前行。
在这种逆风前行的情况下,火焰都还没有烧到敌舰,就先将己舰给烧成一片火海了。
这些天,苏诚他们也有在设法改变舰队的方位,让舰队处在上风向、让皇家舰队处于下风向。
然而——皇家舰队的总指挥官奥托似乎看穿了他们的意图。
凭借着皇家舰队的船只比联合舰队的船只要多、要大的优势,不断地卡着苏诚他们的位置,让苏诚他们迟迟无法摆脱身处下风位的尴尬位置。
既然无法摆脱身处下风位的尴尬位置,那唯一能仰仗的,便只剩祈祷风向的改变。
只可惜,不论穆得他们怎么祈祷,风向一直没有改变。
用忧心忡忡这个词汇来形容穆得现在的心情,已经有些不够格了。
相比起穆得的忧虑,苏诚的反应倒一直都比较平静。
这也不是穆得第一次向苏诚诉苦风向没有改变了。
每次向苏诚诉苦,苏诚都会轻轻一笑,然后说:“再等等吧,说不定到了下午的时候,风向就变了,就算风向一直没变也没有关系,我还有最终计策。”
果不其然,在穆得的这番诉苦刚刚落下后,苏诚又微微一笑,说出了这一番此前已经和穆得说过很多遍的话。
“最终计策”是什么?
对于苏诚提出的这个“最终计策”,穆得一直都很疑惑,不知这是什么玩意。
询问苏诚,苏诚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做出任何的正面回答,只说“等到了真的需要发动这一最终计策的时刻,我会告诉你的。”
……
……
“嗯……?”苏诚突然微微皱起了眉头,看向对面的皇家舰队的船阵。
“团长,怎么了吗?”
穆得一边这般问着,一边循着苏诚的目光向皇家舰队的船阵看去。
目光刚投到皇家舰队的船阵上,穆得的瞳孔便微微一缩。
因为他看到——皇家舰队的船阵正进行着不同寻常的行动。
一艘艘如小山般巨大的新式战舰驶到船阵的最前方,每艘新式战舰都贴得极近。
虽然他们的阵型还没有部署完毕,但穆得已经隐隐约约看出了这一艘艘新式战舰打算整合成什么阵型了——楔形阵。
由如小山般巨大的新式战舰组成的楔形阵——这会有多么地壮观,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会有多么地惊人,穆得不敢相信。
“……穆得先生。”苏诚此时突然用平静的语调出声道,“传令全军——后撤。绝不能正面迎击敌舰。”
“是!”
……
……
随着奥托攻击命令的下达,已排成密集楔形的新式战舰立即呼啸着朝联合舰队的船阵压去。
奥托把他们皇家舰队的这最终底牌——也就是这个船阵命名为:“山压之阵”。
因为排成密集楔形的新式战舰展开冲击时,其威势、其威力就跟一排接一排的巨山压过来一般。
……
……
尽管苏诚已经提前下令撤退,但还是有不少舰船来不及撤下。
凡是被这“山压之阵”撞到的舰船,其结局无一例外——被撞沉入湖底。
不论是灵活小巧的3号战船,还是船型最庞大的1号战船,都无力与这“山压之阵”相抗衡。
展开了“山压之阵”的新式战舰,一路前冲,所向披靡,所有挡在他前路的物事,统统被粉碎。
转眼之间,已有十数艘联合舰队的战船被撞沉。
脸上一向没什么波澜的苏诚,此时的脸上终于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
……
碰!!
震耳欲聋的巨响轰然响起。
这不是皇家舰队的新式战舰撞上联合舰队的舰船所发出的声音。
这是2艘皇家舰队的新式战舰互撞所发出来的声音。
一艘正往前冲的新式战舰突然方向一偏,撞上了旁边的友舰。
一直站在赫列斯号的船头上督战的奥托也见着了这一幕。
“哎呀……”奥托呢喃着,“到极限了……”
说罢,奥托偏转回头,朝旁边的将官下令道:
“传令——停止攻势,重整阵型。”
“是。”
……
……
“山压之阵”的威力巨大,但它也有一个缺陷——极其容易误伤友军。
操船——尤其是操纵如此巨大的船只,是很有难度的。
在平地上骑马展开冲锋,一个操作不慎,都有可能撞倒旁边的战友,那就更别说是在水面上操船了。
每艘新式战舰都贴得这么地近,在冲锋时不慎撞上旁边地友舰,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一旦舰船发生互撞,就得立马停止攻势,重整阵型,否则互撞的舰船会影响到周围的战舰导致阵型越来越乱。
在新式战舰终止攻势、重整阵型时,苏诚他们也终于获得了喘息之机。
“后撤。”苏诚下令道,“撤退到西南方的那片礁石林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