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oc4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特戰之王-第二百五十四章:無殤·長生鑒賞-bvqmq

特戰之王
小說推薦特戰之王
在最快的时间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李天澜与约战之前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不同。
来自于各方面的消息开始增多。
城堡外直升机呼啸的声音连绵不绝,带起了一片又一片的狂风。
黑暗世界各大势力前来观战的代表象征性的关心了一下李天澜的状态,随后都急急忙忙的离开。
约战已经结束,李天澜自然没有留下他们吃饭的性质,所有人也都很识趣,第一时间告辞。
天南境内目前还没有正规机场,随着李天澜回到天南,一年多前就开始动工修建但却始终磕磕绊绊受到各方阻挠的军用机场至少要明年冬季才有可能投入使用,所以各大代表前来乘坐的都是直升机,离开轩辕城后,他们有的会去安南,有的会去南云乘坐客机或者战斗机直接回总部,要么就是直接去北海。
完全展开的无情变成黑色的华丽风衣披在李天澜身上,李天澜整理了下衣领跟秦微白走出来的时候,门外的军师刚好挂断了电话。
“圣徒和司徒阿姨走了?”
李天澜随口问道。
“直升机三分钟前刚刚起飞。”
军师点了点头,天南距离东岛极远,而北海决战爆发的又很突然,两位无敌境乘坐的直升机会就近全速飞往宁州,从宁州空军基地坐战机直入东山琴岛,然后从琴岛起飞进入东岛,一切顺利的话,大概需要三个小时的行程。
东山的形势复杂,虽然太子集团在东山占据着传统优势,但东南集团的力量也不弱,而具体到琴岛的话,那里曾经是白清浅多年前执政的地方,邹远山几年前也担任过琴岛的市长,影响力可谓根深蒂固,加上东城家族的面子,安排一架专机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
李天澜点了点头,走下台阶。
军师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了起来,清晰而沉稳:“刚刚接到自由军团宁军团长的电话,自由军团的一架武装直升机在训练的时候私自脱离了军团指定的区域,驾驶员关闭了定位系统,自由军团强行恢复定位是在十五分钟钱,那架直升机显示的位置已经从轩辕城方向绕过了宁边,进入南云行省了。”
李天澜脚步停了停,道:“接江上雨的?”
“极有可能。”
军师点点头:“江上雨的计划很清楚,这次约战,他根本就没指望能赢,你和他约战的赌盘中,有大量的资金都是来自于南美蒋氏,疾风御剑流甚至是圣殿的。不过他对自保很有信心,提前安排好了直升机,约战之后乘坐直升机逃离,这个时间,估计对方已经快要到南云基地了,下一步他必然是去北海。”
军师的语气顿了顿,继续道:“我们目前分析猜测,江上雨约战陛下有很多目的,首先是将黑暗世界的视线吸引到天南,从而完成在北海最后的布局,其次,是试探陛下的状态,确认你的真实战斗力,从而进行有效的针对性行动,最后,江上雨也许是想要消耗轩辕锋的能量。目前来看,他的计划执行的很成功,这次去北海,陛下务必要多加小心。江上雨的领域,李狂徒的剑,还有数位无敌境高手配合,局面非常复杂。”
他飞快的看了跟在李天澜身边的秦微白一眼,见她没什么表示,继续开口道:“唯一的好消息是,我们已经成功与燃火取得联系,燃火几个小时前已经出发,走乌兰国的通道,他会比陛下稍微晚一些到达北海。”
柔和的灯光下,秦微白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李天澜挑了挑眉:“燃火?”
“黑暗女王,望月弦歌。”
军师轻声道。
“很长时间没见了。”
李天澜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微微摇头,按下了电梯。
“直升机已经安排好了,陛下随时可以起飞。”
军师跟在李天澜身边,一丝不苟。
三人走出电梯,李天澜微微摇头:“不用,我直接去宁州,更快一些。”
直接去?
不用直升机?
军师愣了愣,迟疑道:“轩辕锋的能量?”
“没事。”
李天澜笑了笑,看了看身边的秦微白,轻声道:“等我回来。”
“小心点。”
秦微白替李天澜整理了下衣领,柔声开口道。
李天澜嗯了一声。
轩辕城的城堡前方亮起了一道剑光。
剑光直入高空,转瞬之间已经出现在了远方。
耀眼的光束朝着高空收拢。
剑光再次闪烁,已经在夜空中彻底消失。
秦微白抬起头默默的看着夜空,没有说话。
“你…”
军师的声音响起来的第一时间就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哎,哎…哎?我去,走了?怎么就这么走了?真快…太快了,啊,啊啊,太快了…”
军师一脸错愕的转过头。
视线中两道提醒迥异的身影从夜幕下走了过来。
长相憨厚看上去有些喜庆的年轻胖子小跑到了军师面前,似乎是怕军师误会,所以站在了一个很安全的距离上,而他身边,一名身高起码超过了两米二的魁梧巨人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
两人在距离军师不到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同时抬起头,默默的看着李天澜离开的方向。
“啧…”
胖子叹息一声:“开局不顺啊…”
“你是?”
军师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疑惑,可他的身体却暗暗紧绷起来,有些警惕。
他并不认识面前的胖子,也可以肯定对方不是东皇宫的人,因为他身边的巨人不是东皇宫的人。
将近两米三的夸张身高,这样的人就算是不懂武道都能带给人巨大的压迫感,东皇宫中如果有这号人的话,军师不会没有印象。
这同样也不会是各大势力中前来观战的代表。
不是东皇宫的人,也不是各大势力的代表。
这样的人却在无数守卫的视线中出现在了东皇宫的核心区域。
军师内心提高了警惕,但却没有主动出手,因为从对方身上,他感受到的只有好奇,没有半点恶意。
“你们是什么人?”
或许是胖子的长相很容易给人好感的原因,军师的声音极为心平气和。
胖子愣了愣,他似乎只顾着追李天澜,这才注意到了军师,也听到了军师的问题。
你们是什么人?
胖子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巨人。
巨人沉默无声的低着头,默默的看着他。
“那个…”
胖子想了想:“我们…”
他看着军师,讪笑着,小心翼翼道:“我们算是客人吧?”
“……”
军师一时半会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脑回路,一时无言。
对方此时的表情和态度结合说话的内容看起来有着一种纯天然的幽默感,即便是秦微白都被逗的一笑,军师有些无语:“进门是客,你们当然可以算是客人,只不过胖子,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胖子一张脸顿时皱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愁眉苦脸的包子:“胖子?”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材:“我也不算胖吧?”
他身边的巨人用力的点了点头,似乎深以为然。
军师有些头大,他很奇怪的对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没什么攻击欲望,但也不想陪着对方在这里瞎扯,尤其是在这个注定会无比关键的时间点,他低下头看了看时间,刚想开口,秦微白清冷平静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说重点,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正一脸忧伤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的胖子抬起头来,他似乎才看到秦微白,眼神微微一亮。
朦胧的夜色下,一身浅色长裙的秦微白站在那,清清冷冷,安安静静,梦幻而缥缈。
她的眼波流转,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胖子的眼神有些恍惚。
那并非是痴呆的眼神,也不包含很恶心的色欲,而是一种仿佛见到了完美的单纯与欣喜。
“突然好想作诗一首啊…”
胖子喃喃自语了一声,他的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澈,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很认真:“嫂子,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士之一,只有我的母后,呃…我的母亲能够跟你相比。”
秦微白听过了无数的赞美,对此不以为意,她在意的是对方无意间说出来的那个词汇。
那个现代人基本接触不到但却绝对听到过的词汇。
“母后?”
秦微白的眼眸眯了眯。
这是什么见鬼的称呼?
“是母亲。”
胖子正色道,他认真的看着秦微白,眼神变幻,似乎有些疑惑,轻声道:“奇怪,你身上有秩序的影子。”
秦微白静静的看着他胡言乱语,不动声色。
胖子自言自语了一些什么,随即似乎懒得去想,只是伸出了大拇指,马屁拍的毫无下限:“嫂子不愧是女神。”
“我不是你嫂子。”
秦微白的声音有些冷淡。
“你当然是。”
胖子脸皮很厚,嘿嘿笑着指着李天澜刚刚消失的地方:“刚才走的那位是我大哥,那你就是我嫂子了。”
“大哥?”
秦微白笑了起来:“你大哥认识你吗?”
“呃…暂时还不认识,不过很快就认识了。”
莫名其妙的…
秦微白摇了摇头:“你的目的?”
这个问题简单而直接,几乎没有任何回避的余地。
胖子挠了挠头,讪笑道:“这个问题就有些复杂了。”
“我父…呃…我爸…”
似乎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别扭,他的语气再次停顿了下,笑道:“我爸让我过来跟大哥打好关系,实际上我来这里,是想要找个工作。”
秦微白和军师对视了一眼。
两年来投靠东皇宫的高手不计其数,只不过大部分都在考察期,真正能够获得信任的几乎没有,这似乎还是他们第一次听人把加入东皇宫说成是找工作的,有些新奇。
军师看了一眼那个让他都觉得有些不适的巨人,又看了看面前人畜无害的胖子,淡淡道:“你们的境界?”
“境界?”
胖子愣了愣,巨人也是一脸茫然。
“惊雷境?还是燃火境?”
军师再次问道。
“啊,哦哦哦。”
胖子不断的点着头:“没有,我没有境界,我从来不打架,我从前是个护士,现在我是个医生,自学成才哦,医生。”
提起医生这个职业,胖子的脸上流光溢彩,带着一抹极为清晰的骄傲。
“你们甚至可以称呼我生物学家,我是真正的人才,嫂子,这里需要我,大哥也会需要我的。”
男护士…医生…生物学家…
军师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看着胖子身边的巨人:“他呢?”
“他…”
胖子有些为难:“他没什么擅长的,暂时跟着我跑腿吧,有机会了,可以去做个健身教练,体育老师什么的,嗯,他篮球玩的也是不错的。”
随随便便的,胖子就把看起来极为吓人的巨人给安排了:“或者让他在门口做个保安也成,绝对尽忠职守,他这体型没问题的,嗯,没问题的。”
军师深呼吸一口,平静了下心情:“你们有没有可以证明你们职业能力的证件?”
“保安还需要证件?”
胖子目瞪口呆。
“我是说!医生证!”
圣徒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这个,没有啊…”
胖子喃喃着:“不过我的能力很不错的,绝对专业。”
“那你擅长什么?”
秦微白突然问道。
“人体工程学,遗传学,基因学。”
胖子的回答毫不迟疑。
“我还做过一段时间的战场医生,十分精通内外医学。”
胖子眉飞色舞的自吹自擂。
“你们叫什么名字?”
秦微白的目光掠过巨人,缓缓问道。
巨人低头看了自家少爷一眼,刚想开口,胖子已经摆了摆手,顺手一拍身边巨人的肚皮:“他是刑天。”
巨人身体一震,没有说话。
“我叫轩辕无殇。”
胖子笑呵呵的开口道:“不过我更喜欢母亲给我取的名字,嫂子,你可以叫我长生。姬长生。”
轩辕无殇,姬长生…
秦微白的眉头皱了皱,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姓轩辕?”
胖子有些呆滞的看着秦微白,半晌,他才弱弱的开口道:“因为我父亲姓轩辕啊…”